557、孤城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徒手攀岩,是极限运动里最消耗体力的运动之一,秦笙在攀岩的过程里休息了7次,每一次都能在休息的位置看到前辈的留字。
 
    那一个个名字在他向上登顶的过程里,就像是一句句温暖的问候,也像是无声的力量。
 
    老李就在秦笙后面跟着,不快也不慢,对于老李而言,他享受的不是登顶的喜悦,而是寻找那些老朋友们名字的乐趣。
 
    回去了他见到那些老朋友们就有了新的谈资:你老小子当年攀岩的时候休息了8次,你有点不行啊!
 
    这也不是老李一个人的恶趣味,而是所有骑士在这个组织里待久了,都会养成这个坏毛病。
 
    当秦笙爬到最后十米的时候,他双臂已经开始颤抖了,老李却在下面喊道:“爬上去,如果你现在掉下去,那么今后再无新的骑士了!”
 
    话音刚落,秦笙怒吼一声,继续向上攀岩。
 
    此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正午的太阳也已渐渐西沉,正在落往绝壁的背后。
 
    山里起风了,不知何处袭来的风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秦笙一路向上爬去,就像是在追着渐渐消逝的那一束余晖。
 
    老李没有帮他,因为每一个骑士的路都要自己去走。
 
    记得那位骑士刚刚成立这个组织的时候就曾对一位老前辈说过,千里路途我只陪你们一程,从此风雪艳阳我都不再过问。
 
    此时,秦笙的右手手掌已经抓住了绝壁的边缘,他使劲最后的力气,以右手为借力点,将整个身子都拉扯了上去,只是趴在绝壁顶端剧烈喘息的他,忽然看到这顶端有着密密麻麻的刻字。
 
    那一句句话后面都缀有名字,张青溪、李应允、黄晓宇、闻蒙、吴定远、罗云闲、许恪……
 
    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足有32人个之多。
 
    李应允是老李的真名,而许恪这个名字让秦笙都很意外,说实话,外界恐怕没人知道许恪也是骑士的一员,只有来过这山巅的人,才能看到这个名字清晰的印刻在这里。
 
    每个人刻的话,都是同样的‘唯信仰与日月亘古不灭’。
 
    而秦笙忽然愣住了,他发现最前面有人刻了四个大字,却没有留落款。
 
    “永远少年。”
 
    就是这四个字,异常突兀。


  • 上一篇:556、唯有信仰与日月亘古不灭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558、走还是不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