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业务广泛的医生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东湖在陷落。
 
    不,准确的说,东湖迟早还会回归原本平静的模样,只是那条灾变前的隧道陷落了。
 
    任小粟看着这一幕,仿佛就像是看着文明即将消失一般触目惊心。
 
    人类之间的战争与算计,也许真的是永恒的主题。
 
    可还没等他感慨太久,任小粟就已经看到隧道外围正有人包围过来。
 
    影影绰绰之间,对方手持着黑色的陶瓷刀,似乎要将这片草丛里的人全都给围剿在这里。
 
    任小粟恍然明白,这大概是火种公司的后续计划了,火种公司要立威。
 
    以往只是安京寺和暴徒一直在跟他们对着干,而这次不太一样,安京寺仅仅一条短信就招来了这么多牛鬼蛇神,这让火种公司察觉到了危机感,他们也必须通过这次事件让整个地下世界明白,火种公司的东西并没有那么好惦记。
 
    火种公司并没有打算好好跟这些地下世界的牛鬼蛇神交流沟通,他们坚信只要把这些乌合之众杀的胆寒了,下次自然不会有人再响应安京寺的号召。
 
    起码在来之前,要先掂量一下自己到底够不够格!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八个字就像是今日午夜的应景写照。
 
    直到这一刻,那些为了火种公司实验室资料而来的人们才意识到,火种公司有多么心狠手辣。
 
    可是晚了。
 
    那包围过来的三十多人骤然发力,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缩小的包围圈子,草丛里的近百人见势不好,便要一哄而散冲破包围圈。
 
    可是那火种公司围剿过来的人凶悍异常,有人从他们身边闯过的时候,竟被对方闪身挡在前面,一刀便捅了个透心凉。
 
    不仅如此,火种公司在73号壁垒内的潜伏人员绝对不止40人。
 
    远处有狙击手开始狙杀火种公司成员,似乎是安京寺开始了反击,可是那狙击手只开了两枪,便发出痛呼声,被人枭首。
 
    而那偷袭狙击手的火种公司黄昏小队成员,却又被一根金属细针穿透了头颅。
 
    玩糖画的老头坐在香草身边铺开自己的铝板、炉子、铁锅,随着糖块在烧红的铁锅里熬成琥珀色,这老头大手一挥便在铝板上画出一条龙来,紧紧的守护在香草身边。
 


  • 上一篇:537、东湖陷落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539、花里胡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