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唯有信仰与日月亘古不灭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西边的崇山峻岭之间,人类文明的踪迹在这里被植物彻底抹去。
 
    老李带着秦笙清晨时启程进山,两人在这山峦跌宕中迅速穿梭,山林对于他们来说,宛如平地一般。
 
    当两人以极快速度抵达一条六七米宽的峡谷时,却见两人如同猫扑似的,眼都没眨就飞跃了过去。
 
    这种峡谷,好像并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
 
    每当这时,秦笙心中都会有一种征服了自然的豪气。
 
    可老师却总对他说,自然是不可能被人类征服的,骑士要做的,只是融于自然,成为这大自然里的独特的生灵。
 
    就像老李对任小粟说的那样,他始终建议人类走出壁垒,这样才能适应这个世界,不然只会被淘汰。
 
    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
 
    慢慢的,两人在逐渐接近目标地点,秦笙的体力逐渐消耗,老李停下步伐笑道:“你还不是真正的骑士,体力得省着点用,这次要徒手攀爬的垂直绝壁足有600米,想上去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老师,一定要爬这么高吗,”秦笙苦笑:“这可是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万一掉下来人可就没了。”
 
    老李却浑不在意:“你们骑士门徒,怎么能怕死?这是信仰。而且,这600米的高度是前面几位骑士总结出来的,为什么不爬500、不爬700?只是600就可以打开你身体枷锁了,所以没让你多爬。要知道当年那位骑士爬的,可是900多米。他的光辉你我是没法企及了,但600米高度是不能少的,少一米都不行。”
 
    老李口中的那位骑士,就是青禾集团的创始人了,而如今的骑士组织里,都是骑士的信徒,他们将征服自然、融于自然当做自己的信仰,将那位骑士当做自己的信仰,一直寻找着那位骑士的后人。
 
    所谓骑士打开身体基因锁的秘密,就在这征服自然、融于自然的过程之中,那是神秘的八项挑战。
 
    其中有力之涌动,也就是山地越野。
 
    还有天之降诞,也就是高空跳伞。
 
    水之生灵,也就是极限冲浪。
 
    风之涌动,也就是翼装飞行。
 
    如今秦笙已经只剩一项了:万有引力,600米无保护徒手攀岩。
 
    其实,骑士组织并不介意外界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他们只是没有对外宣扬过而已,这八项挑战必须由普通人来完成,才能彻底打开身体里的那一道枷锁。
 
    在这个过程里,如果不是极度热爱与信仰,绝不可能完成着八项挑战,如果有人完成了,自然而然也会成为新的骑士信徒,因为他们完成了这八项之后,看到那位骑士的光芒,也会明白生命之外还有另一座高山。
 
    这八项挑战,每一项就像是一道鬼门关似的,非得九死一生才能跨过这一道道门槛。
 
    老李看着秦笙年轻的面孔,充满了朝气,就像是十五年前的自己。
 
    如今他已经38岁了,不再年轻,虽然打开基因锁后,身体里的机能让他始终强大,但心境注定是不一样了。
 
    其他的骑士成员大概和他差不多,大家当下的心愿无非就是找到那位骑士的后人,没机会见到那位骑士,却想看看对方的后人,有没有那位骑士当年的风采。
 
    老李看着面前的600米绝壁叹息道:“这些年我们感觉,未来可能不会再有新的骑士出现了,你之后也有人去挑战过翼装飞行,结果却被禽类在空中袭击了,各个财团也放弃了飞机这种工具,高空跳伞也成了绝唱,最难的还是冲浪,据说孔氏海边最近经常有人看到庞然大物吞没船只,连出海都成了难事,冲浪就更不用想了。”
 
    且不说挑战本身的难度,就说这想要完成的条件,就比以前更加苛刻,你到不了天空,还怎么跳伞?跳伞的过程中,还有可能被禽类袭击,这就不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了,而是十死无生。
 
    所以当初秦笙开始挑战的时候,组织里就有人预见到了这些情况可能会发生,就先训练秦笙把其他的挑战先完成了。
 
    两人穿过树林,一面光滑的绝壁骤然出现在眼前,老李看着那面绝壁有些出神,当年他也是从这里爬上去的。
 
    老李笑道:“当年我叔叔带着我来这里时,我跟你的想法一样,这是人类能爬上去的绝壁吗?肯定不行的吧,但事实证明,我做到了,去吧秦笙,去完成你的最后一项挑战,成为最后的骑士。”
 
    秦笙脱掉了秋季厚重的衣服,换上了两人专门带着的攀岩鞋和背心、短裤,在腰间卡上镁粉袋,这镁粉是为了增加手掌与岩壁的摩擦力,防止手心出汗后的湿滑。
 
    老李笑道:“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秦笙看了老李一眼:“记得……唯有信仰与日月亘古不灭。”
 
    说完,秦笙转头向大山走去,秋日正午的阳光一点都不毒,反而在寒风中让人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徒手攀岩都需要提前熟悉路线,要从山顶吊着绳子把攀登者一点点放下去,不光是熟悉路线,还要清理岩壁的碎石。
 
    然而这面绝壁已经有许多骑士上去过了,秦笙甚至能看到绝壁上细微的痕迹,判断当年这些骑士们是爬的哪一条路线,就像是前人在为他指路一般。
 
    这一刻,秦笙回头看向老李,就仿佛那些曾经璀璨过的骑士都站在他身后对他微笑。
 
    一路攀岩而上,秦笙动作轻快的就像是猿猴,只是到了一百多米的位置,秦笙便开始感觉体力在加速消耗。
 
    他站在那里,手臂夹在石壁的岩缝中喘息休息,抬头望一眼头顶的绝壁,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尽头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秦笙看到他身旁绝壁上有人刻下一行小字:张青溪留。
 
    想来,这应该是当年青溪哥休息的位置吧,秦笙笑了笑,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向上爬去。
 
    此时,那些骑士仿佛正在与他一起登临绝顶。
 
    绝壁下的老李也活动了一下身子,背着一捆绳索开始向上爬去,只是对于老李这样的骑士而言,登上这样的绝壁早已不是什么难事了,更像是回忆自己的少年时。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