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匹夫有责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这一次,影子才是正面作战的主力,十多头实验体围着影子,却没有着急进攻。
 
    实验体之中,有领头的发出混杂沙哑的吼叫声,似乎在于同伴交流该如何对方眼前的“人类”。
 
    对方已经脱离了人类的正常语言,反倒更像是兽类的交流方式。
 
    可实验体不动,影子却动了。
 
    眼看着后方越来越多的实验体从地洞里钻出来,若是再不杀,恐怕地面上的实验体只会越来越多。
 
    这十多头实验体,分明只是在为后方的同伴拖延时间而已。
 
    影子一跃而起,竟是直接越过了一头实验体的头顶,飞向了地洞的方向。
 
    那实验体见没有拖住影子,便起身张牙舞爪的想要在空中与影子纠缠在一起,只是让它没想到的是,影子似乎早就料到它会有次动作,竟是一刀当头劈去。
 
    黑色的刀夹杂着呼啸的风声,竟有一种嗡嗡的声响,那实验体还没碰到影子的身体,就已经被一刀分为两半!
 
    影子身形未停,刚一落地便朝着地洞冲出,身后原本朝壁垒中心厮杀过去的实验体,一时间全部跟着影子而动,它们要替后方的实验体部队守住这个洞口,好让其它实验体能够安然的通过地道!
 
    这似乎是它们之中的那位智慧体,给它们下达的死命令。
 
    五六头实验体拔地而起,从影子的身后扑了过去,对方表面是人类,可那爬行的动作与灰暗的肤色,看起来仿佛一头头硕大的蜘蛛,诡异至极。
 
    就在身后实验体将要从头顶扑向影子的时候,影子竟然忽的弯腰,以贴地滑行的姿态堪堪避过了身后的追杀。
 
    一头实验体刚刚打算从地洞里钻出来,却看见一个人影从地面上滑行过来,一刀就砍断了它的头颅。
 
    那实验体的尸体无力的落回地洞里,将身下同样准备钻出地面的同伴给压在身下。
 
    下面的实验体发出怒吼,它将同伴的尸体给推到一边去,正当它准备钻出地道,却被头顶突如其来的黑刀给贯穿了头颅。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地道里竟有四头实验体死在了黑刀之下,那黑刀之锋利,连子弹都打不穿的实验体都挡不住。
 
    这四头实验体的尸体挡住了地洞的出口,而影子则站在它们的尸体之上,听着地洞里余下实验体不甘心的咆哮声,却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外面的那些实验体。
 
    街道上围过来的实验体看着那副冷冰冰的白色面具,还有那滴着浑浊液体的黑刀,竟一时间有些害怕了。
 
    眼前这个人类,杀它们竟如割草一般,若这人类在壁垒外,那它们大可以用数量堆死他,可现在壁垒里只剩下头实验体,它们竟有一种自己才是弱势的感觉。
 
    刚刚那电光火石之间,这人类竟以一己之力,阻碍了它们此次攻城中的最后杀手锏。
 
    城墙上的老李等人在墙壁边缘看到了这一幕,惊鸿一瞥中,影子一人面对那么多实验体,还将地道死死的封住。
 
    秦笙看着那背影,忽然觉得对方似乎有万夫莫敌的魄力。
 
    杀实验体不稀奇,但能将实验体震慑在原地不敢动弹,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从始至终,任小粟都没有自己参与战局,因为有影子就足够了,他在远处一栋楼顶制高点上趴着,狙击枪随时都可以喷射枪火。
 
    不过任小粟并没有轻举妄动,影子对付这些实验体足够了,若是随意开枪,这狙击手的出现,搞不好很容易让安京寺或者火种往周迎雪身上联想。
 
    当然,这个可能很小。
 
    如果需要的话,任小粟在这种时候也顾不上是否会暴露什么了。
 
    忽然间,任小粟看到一个年轻人,竟也是逆着人群往战场这边冲来。
 
    对方步伐虚浮,并不像是超凡者,甚至应该没接受过体能方面的训练,所以跑一段路之后就开始大口喘息起来,这样的呼吸方式,极容易伤到肺部。
 
    这年轻人脖子上挂着一个照相机,还有一块深蓝色的工牌,任小粟看不清工牌上的字,但他猜到,对方大概是记者一类的身份吧。
 
    此时此刻,壁垒居民已经明白他们在面对怎样的怪物了,之前他们还抱怨周氏太兴师动众,竟然拆掉了好多民居来修建城内防御工事,甚至还征召了所有成年男性,只有一小部分男性逃脱了征召,这事让壁垒居民意见很大。
 
    可当他们亲眼见过实验体如何撕碎人类后,就会发自内心的认可周氏部队,只有威胁到他们自身利益与生命安全时,他们才能明白周氏部队存在的意义。
 
    而就在居民仓皇逃窜的时候,竟然还有记者往战场方向冲过去,只是想要抓住第一手新闻而已,任小粟不太理解这些记者的想法。
 
    下一刻,地洞里的实验体似乎开始撤离,而影子面前的实验体忽然溃逃了,它们竟是转身远离影子,有实验体来到一处窨井盖上,直接伸出灰色的手掌想要将井盖掀开,然后钻入下水道里。
 
    可它一掀之下,竟然没有掀动!
 
    这时候任小粟忽然佩服起周氏部队来了,若不是周氏部队提前焊死了井盖,这会儿要是让实验体逃进了下水道里,恐怕日后这几头实验体会成为极大的不稳定因素,鬼知道它们再钻出来的时候会干什么!
 
    对方如果钻入下水道里分头逃跑,就算影子也追不上啊。
 
    实验体逃跑的方向,正是那名年轻记者的位置,那记者身边已经没什么居民了,大家都已经逃走。
 
    他呆呆地站在街道上停住脚步,年轻的记者看着实验体围在一块井盖边上,整个人都傻了,但出于记者的本能,握住相机的手却不停的按下快门键。
 
    而那些实验体身后,则是追杀而来的影子,影子的白色面具在镜头里异常突兀,那面具上平静的表情,和仓皇逃窜的实验体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焊死的井盖当然挡不住实验体,它们直接用手臂将井盖打碎,可它们才刚钻进去,下水道里却传来轰鸣声,任小粟用暗影之门投放了十颗手雷,竟又将它们给硬生生炸了出来。
 
    不过,进去的时候它们还是完整的实验体,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成破碎的实验体了。
 
    直到这个时候,壁垒内的周氏应急部队才赶来。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