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我不能走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在这场风波里,最让希望传媒记者失望的事情是,他拍了大量的难民照片,想要让大家多关注这场灾难本身,以及这些难民。
 
    可事实上,大家很快将难民的处境给遗忘了,这让记者有些难过。
 
    王氏将矛头指向庆氏之后,所有人都开始等待其他财团的反应,然而其他各方财团忽然像是失声了一样,全都保持着沉默。
 
    有记者上门想要采访孔氏和周氏的高层,竟然全都被挡了回来。
 
    其实大家又特么不傻,王氏突然跳出来也就跳出来了,你非在记者面前捎上我们干嘛,人家真特么有核弹啊!
 
    而且他们也想不明白,在明知道庆氏有核武器的情况下,王氏怎么敢就这么跳出来,不怕死吗?
 
    或者说,王氏还有其他的底气?如果没有底气的话,那王氏跳出来就显得有点彪了。
 
    在这些问题想明白之前,他们只能保持沉默。
 
    近年来,周氏和孔氏都渐渐开始感受到来自王氏的压迫力,不然周士济也不会主动和罗岚交朋友了。
 
    可是,一颗核弹扔下去,整个局势忽然混乱起来,让大家有点分不清谁才是敌人,谁才是朋友。
 
    或者更准确的说,除了自己之外全是敌人,只不过分不清谁的威胁更大而已。
 
    对于这颗核弹,周氏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实验体是让他们很头疼的一件事情,如果没有这颗核弹,他们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实验体的问题。
 
    让他们自己用火力直接覆盖整个74号壁垒,他们是不愿意的,现在庆氏也算是帮他们解决了这个难题。
 
    大家都明白,庆氏也是等事情无法挽回之后才投放的核弹,看样子也是不想伤及无辜,但这一颗核弹下去,74号壁垒附近就算是废了啊。
 
    你庆氏既然有这种魄力直接用核弹来解决实验体,那实验体在你自己的地盘上时,你咋不用呢?!
 
    所以,周士济觉得,与庆氏的建交也需要先放一放,等他们看清楚局势再说。
 
    时间一天天的过,有希望传媒的记者不远万里跑去了庆氏,想要问一下庆氏对此事怎么看,是否会自己放弃核武。
 
    结果庆氏的回答就太让人惊讶了,庆氏的新闻发言人当中疑惑:“这核弹并不是我们发射的,为何王氏要把矛头指向我们,难道现在财团说话都可以胡编乱造了吗?”
 
    记者们当场愕然,就在全天下都以为这是庆氏所为的时候,庆氏自己竟然并不承认。
 
    这时候再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证据说是庆氏干的啊。
 
    各个财团也无语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原的核试验基地都被暴徒给摧毁了,只剩下庆氏仍旧有这个实力,但他们确实没有这个证据。
 
    庆氏这是明摆着要耍赖扯皮了,也不知道是想拖延时间,还是想把这摊浑水搅的更浑一点。
 
    还没等大家琢磨清楚呢,身在孔氏做客的罗岚竟开始公开接受采访了。
 
    按道理讲现在罗岚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离开中原,回到庆氏的地盘上去,连周其也苦苦劝说罗岚赶紧离开。
 
    这要真是财团联手通缉,他周其也保不住罗岚啊!
 
    可罗岚非但不走,还大摇大摆的开始接受采访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罗岚面对记者的时候沉痛的说道:“可别随便栽赃我们庆氏,王氏说是我们丢的就真是我们丢的?很多人都知道暴徒在西南想要摧毁我们的核试验基地,可暴徒不也没找到吗,我们都没有这玩意,她们怎么找?王氏可不能随便诬陷我们啊。”
 
    记者懵懵的:“那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待呢。”
 
    罗岚更加沉痛了,几乎落泪:“不管是谁炸的,反正我感觉炸的好,据希望传媒的记者说,那时候74号壁垒已经沦陷了对吧,说明不管里面有没有幸存者,都会被实验体撕碎,我们庆氏可是跟实验体打了不少仗的,当初李氏壁垒被实验体袭击,我庆氏过去支援他们还损兵折将,令人惋惜的是李氏没有扛住实验体的攻击,我庆氏为了让李氏壁垒居民能够安居乐业,这才接管了他们的壁垒。”
 
    在罗岚口中,他们占领李氏壁垒,俨然是从正义出发的,他们想要去支援李氏,结果李氏没扛住啊,都怪实验体!
 
    这一副悲天悯人的语气,就像是一个慈善家。
 
    罗岚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继续说道:“不管是谁炸的74号壁垒,我罗岚首先感谢你们,你们替我西南百姓报了仇,替74号壁垒的居民报了仇,还替人类永绝后患!”
 
    说着,罗岚对着镜头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你们!”
 
    记者都傻了,等财团们看了记者的报道,差点大骂无耻!
 
    罗岚旁边的孔氏财团成员等记者走了以后笑着说道:“罗老板临危不惧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在我孔氏做客还跟没事人一样,佩服佩服。”
 
    这不是假话,而是他真的佩服,别的暂且不说,起码他要给罗岚的演技和胆色打一百分!
 
    孔氏的人没有问庆氏到底有没有核武,他们做事从来不看证据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庆氏干的,根本不需要再去追问。
 
    却见罗岚眯起眼睛来:“这才哪到哪,我不仅在你孔氏做客,过几天还要去王氏呢,我看谁敢动我。”
 
    等孔氏的人也走了以后,罗岚一下子摊在沙发上,他问周其:“老子现在慌的一批,你说他们会不会真把我给绑起来啊。”
 
    周其哭笑不得:“既然你这么担心,那就赶紧连夜回庆氏啊,前几天你出门在街上,壁垒里的老百姓都在你背后指指点点呢,我估摸着去了王氏,怕不是得有人在你头上砸臭鸡蛋?要知道,现在王氏的官方媒体,那些报纸全都开始将庆氏往大反派上塑造了啊。”
 
    “不能走,”罗岚起身看向窗外说道:“庆氏正值风口浪尖,庆缜也需要有人在中原把水搅浑,为他争取时间,我不能走!”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