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我相信她可以挺过来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周迎雪说的是客观事实,她两个手都占着呢,确实没法给李然抹药。
 
    若是她松开手了,怕是旁边的爬墙虎立刻就要把他吞没。
 
    而且周迎雪现在的心态跟看热闹似的,老爷你不是纯洁吗,连跟我牵个手都要戴手套,这会儿看你怎么办。
 
    任小粟想了想:“算了,不抹药了,我相信她能挺过来。”
 
    周迎雪:“???”
 
    这人命关天呢,说不抹就不抹了啊?老爷你还是人吗?
 
    却听旁边原本正昏迷的李然忽然开口说道:“我可以自己抹……”
 
    周迎雪和任小粟低头一看,原来是李然已经醒了,正挣扎着接过任小粟手里的黑药。
 
    “别松开我的手,不然那些爬墙虎还会攻击你,”周迎雪补充道,好戏是看不成了,强大的求生欲促使李然苏醒过来……
 
    李然一只手艰难的给自己涂抹黑药,脸上的血气以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这黑药不光是有疗伤的功效,还能造血。
 
    任小粟心想,这宫殿解锁给他的第一个商品就是如此万能的外伤药物,会不会就是怕他一不小心死了?
 
    那这黑药的内服作用又是什么鬼……
 
    李然发现自己的体力在快速的恢复着,她自己都惊奇了:“这是什么药,太好用了吧。”
 
    “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任小粟随口说道。
 
    话刚说完,李然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他:“你是专门来救我的吗?”
 
    说着,李然竟要伸手去抱任小粟了,结果中间的周迎雪一把就把她拉开:“我看你是在想屁吃,别你啊你的,救你的是俩人,请用你们这个词行吗,怎么就把我无视了呢?我们可不是专门来救你的,别臭美了啊。”
 
    李然没抱成任小粟心中有些遗憾,不都说英雄救美之后要以身相许吗,怎么美女要以身相许,对方还不乐意的样子呢,剧情不对啊!
 
    可来不及多想呢,整个壁垒的爬墙虎突然躁动起来,任小粟看着脚下的爬墙虎藤蔓,就像是波涛似的涌向壁垒中心。
 
    “这是怎么回事?”任小粟诧异了。
 
    “像是……新的狩猎开始了,”周迎雪说道。
 
    “快走,往壁垒中心走!”
 
    ……
 
    当罗岚等人藏身在商店之后,外界的视野就被卷帘门彻底隔绝开来,商店里俨然成为了他们最后的避难所。
 
    庆氏军人们围在周其和罗岚身旁,而周其则盘坐在地上,双眼中的蔚蓝颜色在不断暗淡。
 
    那些疯狂的爬墙虎从卷帘门下的缝隙渗透进来,但不管进来多少都会被周其用超凡能力抽出水分,转眼就变成干枯的藤条碎裂成粉。
 
    “还能坚持多久?”罗岚问道。
 
    “最多一个小时,”周其面带愁云,他问希望传媒的记者周涛:“你说王氏部队下午才来?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上午11点,”周涛靠在墙角坐下,他从商店里找来笔和本子,不停在上面写着什么。
 
    罗岚好奇道:“你写什么呢?”
 
    只见脸上都是灰尘的周涛说道:“我要详细记录灾难后发生的所有事情,电话里没法说清楚的事情,都要写下来。这爬墙虎应该只对生命体感兴趣,我写完就给总编打电话,告诉他这本子的位置,当王氏部队把它消灭之后,希望传媒的记者会来把这个本子取走,这就是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
 
    人可以死,但记录的东西要留给世人,这就是周涛的态度与尊严。
 
    罗岚乐呵呵的打量着周涛,此时周涛脸上还有血痕,手掌也因为之前摔倒时磨破了,他对周涛说道:“我以前总觉得中原人都挺虚头巴脑的,你就看王氏,明明自己有野心,结果非要往我庆氏身上泼脏水。不过没想到,你们这希望传媒的记者,还挺可爱的。”
 
    周涛头都没抬:“只是职责所在罢了。”
 
    “有你们这样一群人在,人类的传承就不会真的彻底断绝了,反正我是做不到这一点了,”罗岚敬佩道。
 
    罗胖子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一是重情义,明事理,二是绝不嫉贤妒能,对方比他强他就承认,承认又不会少块肉。
 
    这时罗岚又看向周其:“抱歉,把你带到中原来。”
 
    周其撇撇嘴:“老子是来赚钱的,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富贵险中求,老子心里有数。”
 
    “其实你不用这么拼命的赚钱啊,”罗岚叹息道:“虽然你死爱钱,但我和庆缜都拿你当最好的朋友,只是担心你不拿我们当朋友而已。”
 
    周其沉默了片刻:“死到临头了还在这满嘴说谎话,不怕下拔舌地狱吗?”
 
    罗岚嘿嘿笑了两声,周其也跟着笑了起来,旁边的庆氏军人也不知道这两位大佬都快死了,突然笑起来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最后,是跟你这个死胖子死在一起,晦气,”周其说道,慢慢的,他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状态了:“如果活着出去,你能把庆缜的那个秘书配给我吗?”
 
    罗岚瞪大了眼睛:“你老惦记我弟的秘书干啥……”
 
    话刚说到这里,外面的爬墙虎似乎是感知到周其已经力竭似的,竟突然将大量藤蔓席卷进来,而后,爬墙虎没有去攻击商店里的众人,而是硬生生用藤蔓将卷帘门给掀了出去。
 
    哗啦啦的噪声之中,罗岚目瞪口呆的看着卷帘门被爬墙虎掀走,整个商店豁然洞开,他喃喃道:“门都没有了。”
 
    周其也不知道这是在回答自己,还是在描述眼前的客观事实。
 
    只不过周其看到外面的场景便愣住了:“你们看外面是不是有仨人正走过来呢?”
 
    罗岚定睛一看:“老子是眼花了吗?那不是任小粟吗?”
 
    这一路上他就老嘀咕,要是任小粟在就好了,他们指定死不了。
 
    罗岚嘀咕的时候周其还有点不服气,可现在他服气了。
 
    却见任小粟和周迎雪、李然三人手牵着手走在爬墙虎藤蔓上,跟没事人似的!
 
    哭喊中,纷乱中,这世界的喧嚣中,每个人都在忙于保命,回忆人生。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三个人手牵着手漫步在大家的面前,看样子恨不得像是要放风筝、野炊似的。
 
    时间好像放缓了一些,这三人在大家眼中被一帧一帧的慢放,然后这一帧一帧的画面,击碎了所有人的世界观。
 
    任小粟看到罗岚便惊喜的挥了挥手,彼此就像是在某个街角重逢的老友,等会儿就要约着一起去吃羊肉泡馍了……
 
    周其服了,他真的服了。
 
    在狂猛暴躁的爬墙虎中,有活人就够让人震惊的了,他们居然还特么手牵着手,咋的,来逛街啊?!
 
    这也太诡异了吧!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