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你的名字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说实话,任小粟是真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江叙,之前也没人给他说过江叙在这里当客座教授啊是不是。
 
    不过今天还有惊喜呢,回去可以给秦笙说说,恭喜他表哥成了这门社会人文与政治课的课代表,这怎么也该算是好事吧……
 
    想到这里任小粟虽然有点心虚,但他觉得大方向是没错的。
 
    他坐到位置上,其实他明白江叙已经清楚他不是这个班里的学生了,但对方并没有拆穿。
 
    只见江叙走上讲台,看向下面所有学生:“上节课结尾,我让你们回去根据希望传媒的报纸来思考当下时事,现在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了。”
 
    一名女生忽然问道:“老师,上节课你讲到了王氏、周氏、孔氏的地缘政治,而我们洛城位于三家中间其实非常危险,现在学校都戒严了,是不是跟您说的这些有关系?”
 
    江叙想了想说道:“有一定关系,不过这还不是你们需要担心的事情,再大的事也不会波及到学校里面来。”
 
    另一位男同学说道:“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您说财团都是贪婪的,这一点并不会根据领导人的意志而转移,因为财团需要稳固自己的权力以及利益,所以这庞大的战车必须不断前进,然而想要维持这些,就必须有稳固的阶级结构,对吗?”
 
    “不对,”江叙摇摇头说道:“稳固的阶级结构有时候反而会产生腐朽的蛀虫,一个统治者如果有更大的野望,也许会选择率先打破阶级壁垒,让底层重新焕发活力。”
 
    “那王氏高调宣布61号壁垒接纳流民,是不是意味着王圣知有更大的野望?”一名男同学问道。
 
    “是的,”江叙说道:“我从不怀疑这一点,而且61号壁垒接纳流民,给周氏和孔氏的工业体系造成了重创,这算是一石二鸟的策略,对此我也非常佩服王圣知的魄力。他要推行这个政策,一定会受到王氏那些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因为一座空虚的壁垒需要填补太多的权力岗位,而王圣知能够顺利的启用流民,这也说明他在王氏内部的统治权柄十分稳固,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任小粟愣了,江叙到底是比他看的更远一些,他只看到了王氏对于周氏和孔氏的伤害,却没想到其他东西。
 
    江叙侃侃而谈,他用了20分钟的时间竟从一件事情里抽丝剥茧丝的把王氏给分析的明明白白。


  • 上一篇:628、课代表任小粟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630、下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