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下棋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当江叙喊任小粟去办公室的时候,同学们抱以同情的目光。
 
    任小粟跟在江叙身后穿过了校园,学校里有同学看到江叙,都会非常尊敬的打招呼,也非常好奇跟在江叙身后的任小粟是什么人。
 
    江叙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着,然后对任小粟笑道:“你本名叫什么?”
 
    任小粟想了想,自己也没有瞒着对方的必要:“任小粟。”
 
    “是你啊,”江叙感叹道,“世界还真小,之前还和人讨论过你来着,结果你就出现在我面前了。”
 
    “总编知道我?”任小粟纳闷道。
 
    “奥,你不知道吗,我跟张景林是好朋友,他打电话时跟我提起过你,”江叙说道:“不过你不在西北呆着,跑中原干嘛来了,别跟我说你视权力如粪土,我听张景林的意思,可是想让你当178要塞下一任司令的。”
 
    任小粟顿时颇有一种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要当178要塞司令员的感觉,他跟江叙解释道:“我来中原找人。”
 
    “找谁?”江叙好奇道。
 
    “杨小槿,”任小粟说道:“也是您的学生,只不过我刚来,她却离开了。”
 
    这时候江叙停下脚步饶有兴致的看向任小粟:“你就是她喜欢的那个人吧,倒是般配。”
 
    任小粟忽然对江叙好感大增!
 
    不过他有点疑惑:“什么她喜欢的人,您很了解她吗?”
 
    “这个事嘛也是学校里的八卦,”江叙乐呵呵笑道:“杨小槿在青禾大学可是有很多追求者的……”
 
    任小粟挑挑眉毛打断道:“他们在哪?”
 
    “没大没小的,不知道长辈说话的时候不能打断吗,怎么,你还想打他们?这可不是在荒野,”江叙说道:“你听我说完,之前有个男生跟她表白,兴许是她不耐烦了吧,就说她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她喜欢的人绝不是青禾大学学生这样的温室花朵。”
 
    任小粟怔然,其实他之前有担心过,万一杨小槿以为自己死了,然后就慢慢忘记了他,那可怎么办。
 
    但现在看来,杨小槿没有忘记他,而且还对别人说了。
 
    不过任小粟疑惑道:“您这么大一总编,也喜欢听这种学生的八卦?”
 
    江叙乐了:“不八卦怎么当记者?记者就应该对所有事物始终保持好奇,对生活充满热情,谁规定总编就不能八卦了?”
 
    江叙继续往前走去,他带着任小粟进了一栋办公楼,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我一般只有上午在这里,下午就回希望传媒去了。杨小槿的事情还想听吗,想听就进来陪我下盘棋。”
 
    任小粟赶忙进屋,却见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桌子上放着一副象棋。
 
    江叙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任小粟,起初他对任小粟的观感,只是因为一句话,可现在不同了,当他得知任小粟的身份后,就更加感兴趣了。
 
    他很想知道,张景林所选中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江叙年纪很大了,他一直在思考希望传媒未来该由谁来接手,谁接手他才能够放心,他相信张景林这样的人,恐怕面临着和他一样的困境,所以当对方说有可以托付的人时,江叙心中竟还有一丝羡慕。
 
    观棋如观人,江叙要跟任小粟下一盘象棋,看看任小粟是个什么样的人。
 
    双方在椅子上坐下,江叙把拐杖放到一旁:“你先走吧,回去了可别给张景林说我欺负你。”
 
    任小粟沉稳的挪动了一枚棋子,江叙当场就愣住了:“你不会下象棋吧?”
 
    任小粟诧异问道:“您怎么知道?”
 
    江叙没好气道:“我下了这么多年棋,第一步就走帅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任小粟:“……”
 
    江叙也无奈了,跟一个棋盲下棋,还能看出个屁来!
 
    能看出来的,就是对方不会下棋!
 
    “咳咳,”任小粟有点尴尬:“以前在集镇上生活,流民一般都是不下象棋的,只打扑克。不过也有人下的,很少,我只是偶尔见到过,却没机会了解。”
 
    别说象棋了,就连斗地主也是他有了爆裂扑克之后现学的……
 
    以前的他,哪有时间去琢磨这些玩物,只是活下来就已经很艰难了。
 
    这时江叙好奇道:“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要先走帅?”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帅肯定是这些棋子里最强的吧,最强的人躲在后面被人保护,算怎么回事。”
 
    江叙听完一愣,他叹息道:“我大概明白张景林为什么选你了。”
 
    下棋不像做人,做人要藏着掖着,要考虑利弊得失,要考虑人情世故,但下棋不用,你是怎么想的,就会怎么做。
 
    有人喜欢兵行险招,有人喜欢中正平和、以正克奇,这都是本心。
 
    “这样,”江叙说道:“我也不教你象棋的规则了,你想怎么下就怎么下,可以吗?”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行!”
 
    江叙心中笑了起来,或许这样也能看出任小粟性格里的一些端倪来。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任小粟说道:“你输了。”
 
    江叙哑然看着棋盘,这怎么还没动棋子就输了?
 
    “这车是坦克吧,你看,我都知道你老将在哪了,远距离一炮轰过去就好了啊,”任小粟解释道。
 
    江叙:“……这样,咱们这是古代的战争,不是现代战争。”
 
    “那好吧,”任小粟勉为其难的答应道。
 
    过了一会儿,江叙看着任小粟一枚小卒子在战场上疯狂乱窜,一次能跳五六格,江叙终于忍不住了:“小卒子哪有这样的机动性,你这不是胡来吗。”
 
    “我在西北战场就是一个小卒子啊,我就有这个机动性,”任小粟耐心解释道。
 
    江叙愣愣的看了任小粟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最终只能说道:“好,就算他有这个机动性,那也不能回头吧,这不成逃兵了吗。”
 
    “卒子怎么就不能回头了,”任小粟反驳道:“战术上还讲究个迂回游击呢,哪有必须勇往直前的道理,那不就成炮灰了吗,炮灰的命就不是命了?我在西北战场的时候不也得回前进基地修整吗?要是不能后退,张小满他们早就死在战场上了!”
 
    江叙都懵了,这特么跟张小满有什么关系,张小满是谁!?
 
    江叙沉默良久,然后把棋盘一掀:“不下了!”
 
    “行,”任小粟老老实实的坐着:“那您讲讲杨小槿的事情吧?”
 
    江叙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说吧,你想听什么?”
 
    “我就想听她还说了啥,”此时的任小粟坐在椅子上格外乖巧。
 
    “她没再说什么了,追她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只不过她连理都不理,这下开心了吧?”江叙没好气道:“只不过因为她把青禾大学的学生都形容成了温室的花朵,所以等于把自己放在了所有同学的对立面,跟班里同学的关系不是太好。”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