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与正直无关(第八更)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任小粟和周迎雪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因为这场混战拉开序幕的关系,街道上已经看不见行人了。
 
    “你怎么跑过来了?”任小粟好奇问道。
 
    “我本来在家里准备给王宇驰他们做饭呢,后来就听到爆炸声,”周迎雪解释道:“一开始我也没在意,毕竟跟我也没啥关系。可后来旁边的邻居家急哄哄的往外跑,还喊着说青禾大学出事了,他们要去找自己的孩子,我这才想着老爷你会不会有事。”
 
    这些天周迎雪在家里闲着也没什么事干,俨然成了王宇驰等人的保姆,天天给他们变着花样的做饭吃补充营养,好让他们专心应付高考。
 
    以至于,周迎雪在王宇驰等人心中的地位,正直线上升……
 
    别的不说,周迎雪做饭确实非常不错,以前纯属懒不愿意做,现在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竟然天天做饭,然后跟任小粟邀功。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今天这一战必不可免,不过现在只是前奏而已,夜晚恐怕才是最关键的时刻。你这就回去看好王宇驰他们,我们本就是帮个忙而已,要是因为帮别人的忙,反倒让王宇驰他们受伤,那就太不划算了。”
 
    王宇驰等人虽然有纳米机器人在身,可问题是他们身上的纳米机器人数量并不多,连外覆式装甲都没法完成。
 
    而这场混战里的那些超凡者至今都按兵不动,必然是有极大的图谋,王宇驰他们被这些人波及到,都说不定会被踩死。
 
    任小粟这时候想到,既然王宇驰他们的同步协调率已经提升上来了,那是不是可以找罗岚要点纳米机器人,给王宇驰他们武装一下?毕竟接下来的日子,王宇驰等人还要在青禾大学深造呢。
 
    虽然纳米机器人很宝贵,庆氏自身的产量也不高,一副外覆式装甲的纳米机器人数量,都足够配备几十个普通纳米战士了。
 
    但任小粟觉得他开口的话,罗岚应该不会驳他的面子。
 
    “行了,赶紧回去吧,”任小粟说道:“你也注意安全。”
 
    “老爷你是怕我出事吗?”周迎雪喜上眉梢。
 
    任小粟挑挑眉毛:“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行啦,我这就回去,”周迎雪喜气洋洋的往院子方向离去。
 
    她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道:“我炖的汤还在煤气灶上呢,老爷你晚上处理掉那些人之后早点回来喝汤啊。”
 
    听着这句话,任小粟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这怎么处理超凡者好像日常工作似的,很轻松的样子?
 
    一点都不轻松好吧,人家这次几个财团汇聚在这里,再强的过江龙今晚都有可能分分钟阴沟里翻船。
 
    任小粟给秦笙打电话:“青禾大学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那边怎么样?”
 
    秦笙回答道:“对方控制了几十个人质躲在建筑里不好强攻,现在有点棘手。”
 
    “嗯,”任小粟表示理解,他这边能解决掉匪徒还不伤及人质,完全是他从内部突破的缘故,如果他从外部强攻肯定也能做到,但对方杀一些人质是必不可免的事情:“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少年秦笙狠声道:“天黑之前,如果没有其他的好办法那也只能强攻了,死几十个人质,总比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强。对方白天所为,八成是想用这些人质把卫戍部队拖住,我们不能让敌人得逞。”
 
    任小粟松了口气,骑士愿意强攻是好事,他最担心的是这些正直的骑士突然妇人之仁,不忍心伤害人质。
 
    可事实上,就算骑士他们真的允诺了这些匪徒的条件,对方就能放过人质?这些匪徒都是死士,敢在别人地盘上劫持这么多人,本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临死前拉一些垫背的再正常不过了。
 
    不强攻,就是因小失大了。
 
    骑士并不迂腐,这才是任小粟愿意跟骑士组织交朋友的主要原因。
 
    任小粟问道:“强攻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秦笙平静道:“这点人,若不是手里有人质,还不够我打的。”
 
    “那就行,保持联络,”任小粟挂了电话。
 
    秦笙默默的看着面前的建筑,他刚刚也听说任小粟解除青禾大学危机的事情了,张青溪就在他旁边叹息道:“人家外援顺顺利利的解决了危机,一个人质都没死。我们却只能选择牺牲那些人质,高下立判啊。”
 
    孤傲的张青溪,也有点佩服任小粟了。
 
    距离天黑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几乎是同一时间,老李和秦笙两边一起发动强攻,卫戍部队发起冲锋,在强大的火力支援下,建筑里挟持人质的匪徒尝试组织起来的抵抗都无济于事。
 
    卫戍部队没有动用炮火,却用重机枪把建筑的墙壁都给打穿了!
 
    兴许混战之后青禾集团要面临人质家属的质询,但他们必须度过今晚,才能谈以后。
 
    今天的青禾集团,突然一改往日的温和形象,开始展露他们本质里的血性。
 
    每个骑士都必须九死一生的考验,才能站在那绝壁之巅留下自己的名字,此时此刻秦笙等人面对着枪林弹雨,忽然兴奋起来。
 
    骑士是什么?很多人对他们的定义是正直,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骑士为了信仰而生,不管是翼装飞行还是徒手攀岩,他们所做的就是一次又一次挑战生与死。
 
    就在骑士开始强攻的时候,任小粟来到希望传媒门外。
 
    学校里发生混战之后,江叙就立马赶回了希望传媒主持大局,现在任小粟登门,江叙放下手中的事情下楼迎他:“青禾大学那边怎么样了?”
 
    任小粟咧嘴笑道:“人质一个没死,危机解除。”
 
    江叙也笑了:“佩服。”
 
    旁边的希望传媒工作人员远远看着江叙和任小粟交谈,心想这少年谁啊,竟得到总编亲自迎接?
 
    江叙问道:“你现在来希望传媒是有什么事情吗?”
 
    “秦笙老李他们那边暂时不需要我帮忙,”任小粟解释道:“我想了想,就来你们这,保你们平安。”
 
    “好,”江叙没有推辞:“那我继续工作了,今天有太多事情需要记录与整理。”
 
    “嗯,给我把椅子就行。”
 
    希望传媒的大楼里,所有人都忙着记录今天的真相,紧急排版,加印报纸。
 
    而少年则带着一把椅子坐在大楼门口岿然不动,等不速之客上门送死。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