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8、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财团多年的筹划,有人里应外合才送进洛城了这么多人,结果这一天时间便败了。
 
    在骑士的围追堵截之下,一些超凡者分头逃走,要是只有那么几个骑士过来,他们也不用这么急着走。
 
    可望春门长街的两端,已经有卫戍部队过来,那装甲车和重机枪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再厉害也不至于跟正规军死磕。
 
    不然他们也不用费劲巴拉的非要抓捕江叙、周迎雪、胡说了……
 
    孔二哥坐在民居里,客厅的灯也没开,面庞全都被笼罩在黑影之中。
 
    他忽然说道:“其实我们都错了,从那个西北的超凡者出现时,我们就应该收手了。”
 
    黑暗之中没有人回应他,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孔二哥自己并不是一位超凡者,只是孔氏情报外勤都归他管理,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当初,与许氏亲戚最先接触的人,也是他。
 
    可以说,当下洛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孔二哥起的头。
 
    这一次财团准备的很充足,在此之前,他们甚至将火种公司的力量也计算在内。
 
    当他们发现火种公司根本没有支援的意思时,心中还有些轻松,这样一来他们吃下青禾集团的计划,也就更加稳妥了。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一个西北的少年到来,竟然搅动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从青禾大学开始,再到抓捕江叙失败,好像每一步都错了。
 
    一步错,步步错,这错的根源,也许就在于大家都小看了一名超凡者可以对世界造成的影响。
 
    当然,他们也小看了这位超凡者的丫鬟。
 
    孔二哥坐在这黑暗的客厅里偶尔在想,也许晚上不派人去军民巷的宅子,以及福利院,现在局势会更有利于他们一些。
 
    就在这时,孔二哥开口问对面的王闻燕:“你们王氏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出兵洛城,还是这口气就咽下去了?还有周氏,你们又打算怎么办?”
 
    周氏的负责人冷笑道:“孔二哥的意思,是想要怂恿中原开战?只怕到时候三家齐聚洛城,谁也没法收手了吧。”
 
    到时候就不是夺取洛城了,三家部队相见,怕是整个中原的战火就点燃起来了。
 
    这时,孔二哥发现有点不对:“王闻燕?”
 
    他起身去开灯,却发现这客厅里早就没了王闻燕的踪影,他对面的沙发上,只有一团黑色的烟雾保持着人形轮廓,孔二哥伸手去触碰,黑烟便随即消散了,就像是一只被戳破的气球!
 
    孔二哥愣在当场:“王闻燕去哪了,这王闻燕竟然还是个超凡者!”
 
    他们刚刚就坐在屋里,孔二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听到有人开门开窗户离开,甚至连王闻燕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过,可这人却凭空消失了。
 
    下一秒,孔二哥原本坐着的沙发开始爆发出剧烈的火光来,不知何时被人藏置的炸弹发出巨大的声响,那火焰只是眨眼间就将整栋建筑给吞没了。
 
    此时洛城很多地方都在燃烧着大火,这里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无非就是等消防员过来把火熄灭,然后发现这居民楼里的尸体。
 
    一阵黑色的烟雾飘荡到了空中,就像一条黑色的纱巾一般,不断飞向青禾大厦。
 
    夜色里,这样一阵黑烟飘过头顶,大家只以为这是一小片乌云,或者压根发现不了。
 
    来到青禾大厦外面,黑烟从通风管道钻了进去,只要这大厦还有缝隙,就完全无法阻挡它。
 
    黑烟在通风管道里迅速飘荡着,最终在11楼的一个布满了电子仪器的房间里落下,黑色烟雾慢慢凝实,终于显露出王闻燕的身影来。
 
    他笑意盈盈的走向一台设备前,并拿出一台巴掌大的黑色设备,将它接入机器的数据端口。
 
    巴掌大的黑色设备上,突然有绿色的灯亮起,王闻燕忽然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通过这设备进入了整栋青禾大楼,甚至进入了那些卫星。
 
    整栋青禾大楼的灯光明灭了一下,只是一瞬就又全都恢复正常,就仿佛整栋青禾大楼都“重启”了一下似的。
 
    王闻燕不再逗留,再次化作一团黑烟通过通风管道离去。
 
    整栋大楼的监控录像都即将被不可知的力量篡改,没人会发现他来过这里。
 
    其实孔二哥和周氏的那位负责人都不知道,王氏其实没打算劫持许恪,又或者是占领整栋青禾大厦。
 
    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想要夺取卫星,未必需要打打杀杀。
 
    当然,许恪死了更好,有人帮忙吸引注意力也更好,不死也没关系,只要孔氏和周氏死的人足够多就行了。
 
    对于王氏而言,这次行动非常成功。
 
    虽然他们也死了一些精锐士兵和超凡者,可孔氏和周氏死的更多。
 
    今晚,王氏剩余的超凡者根本就没有去望春门长街,而是一早就趁乱离开了洛城。
 
    那些望春门长街上看起来像超凡者的人,不过是王氏精心装扮的普通士兵罢了。
 
    这一次,他们不仅要卫星,还要削弱孔氏和周氏的实力。
 
    所以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像是王圣知为将来埋下的伏笔。
 
    孔二哥说的没错,一步错,步步错,孔氏和周氏的错误,就从今天开始。
 
    望春门长街旁,一栋高楼之上,一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年轻女人正站在楼顶,身旁则是十多只千纸鹤围绕在身旁,盘旋不停。
 
    女人带着黑色的鸭舌帽,默默的看着另一栋楼上还在扣动扳机的鸭舌帽女孩,她忽然将自己的黑色鸭舌帽摘了下来,扔到了风中,风把鸭舌帽不知道刮去了何方。
 
    杨小槿忽然察觉到什么,转头看向自己的姑姑,两人就在楼上对望着,天空中的乌云散去,弦月又重现天空。
 
    杨小槿欲言又止,却终究没有说什么转身下了高楼,向着任小粟的方向直奔而去。
 
    于是,高楼之上只剩下杨安京一人独自伫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从远处眺望着青禾大厦,直到看见整座大厦的灯火熄灭又重新亮起的一瞬,才终于离开。
 
    ……
 
    感谢古刀文儿、依然Yiran、舍近求媛、三千世界333、林西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
 
    感谢米魅、君掌、幻羽、被欺负的很惨的熊熊三位大额打赏,老板们大气!
 
    月底最后一天了吧,预定凌晨的下个月保底月票!
 
    今天看开心的各位读者大爷们请投票~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