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载歌载舞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营地里许多人都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起身查看发生了什么。
 
    程羽看向守夜的任小粟,因为任小粟距离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最近,所以他便直接问道:“刚刚有发现什么吗,是咱们营地的人吗?”
 
    “不是,队伍里所有人都在营地,我听起来像脚步声,但很轻盈,如果真是有人靠近的话,那得是个小孩子吧,”任小粟解释道。
 
    程羽身旁的助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大半夜的荒郊野岭,哪来的小孩子。”
 
    “我就是做个比喻,”任小粟环顾所有人,发现大家都眉头紧锁比较担心的样子,他忽然说道:“看你们这么紧张,不如我表演个才艺……”
 
    “不用,谢谢,晚安,”程羽转身就回了帐篷,与其在这里疑神疑鬼的听任小粟表演才艺,还不如回去睡觉!
 
    任小粟惋惜的砸吧砸吧嘴,这次并不是宫殿发布了任务,而是他自己的热情。
 
    毕竟想要在这7天完成完美级惩罚任务,那自己就要用一副新的精神面貌去面对这些惩罚,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出击,一切都为了新的技能!
 
    这时大忽悠也睡醒凑到任小粟身边去了:“确认刚才那声响是脚步声吗?”
 
    刚刚大忽悠还胆子特别大的去山野里溜达一圈,结果一个脚印都没发现,这就很奇怪了,就算对方脚步再轻盈,总得留下点痕迹吧。
 
    “确定,是有节奏的靠近,”任小粟说道:“你之前也说过,那圣山的变异范围在不断扩大,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接近那个范围了,而且里面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也很正常。总之,小心无大错。”
 
    “行,你去睡吧,”大忽悠说道:“该我守夜了。”
 
    “嗯,有事随时喊我。”
 
    这会儿,大家似乎为免自己出现意外,连厕所都不去上了,好几个人打算硬生生憋到天亮来着。
 
    虽然大家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高手了,但面对圣山这样的诡异存在,终究还是心中存了一丝畏惧。
 
    大忽悠这边坐在篝火旁边思考问题,还留意着风吹草动,可直到天色微亮都没再有什么异常。
 
    然后,大忽悠就看到任小粟轻手轻脚的钻出帐篷,他刚打算跟任小粟打招呼,却见任小粟竖起食指放在嘴上:嘘!


  • 上一篇:685、混淆视线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687、奇怪的超凡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