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不能多一个,也不能少一个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合适?”任小粟有点不理解杨小槿说的意思:“这火种的人都太擅长牺牲别人了,P5092这几次计划你也看到了,连同青禾学生都被蒙在鼓里,那些学生们还兴高采烈的载歌载舞呢,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人当成诱饵啊,这种人怎么就合适西北了?”

    “不是合适西北,”杨小槿摇摇头:“是合适你。”

    “这话怎么说,”任小粟好奇道。

    “你看,他喜欢拿别人当诱饵来设置计策,在大石山里的时候甚至拿自己当诱饵,”杨小槿耐心解释道:“而你,喜欢当诱饵……”

    任小粟顿时明白杨小槿的意思了,在圣山里的时候,他就开始用自己当诱饵来给杨小槿创造狙击环境,然后大石山里又是故技重施,加上这次追杀黑袍,他连续三次都是拿自己当诱饵来用的。

    不过任小粟有这个底气,因为他知道自己死不了,今晚遇到黑袍,虽然看起来任小粟受伤了,但他仍旧有底牌没用。

    所以杨小槿的意思是,既然P5092那么喜欢用诱饵计策,而任小粟现在又有当诱饵的资本,那俩人配合一下说不定会非常精彩。

    搞不好,史上最强诱饵可能就诞生了。

    别人去当诱饵,那是担惊受怕小心翼翼,而任小粟当诱饵,敌方来吃诱饵的人说不定会被诱饵反杀……

    如果能和P5092商量好,永远在任小粟能力范围之内诱敌深入,那其实也很不错啊。

    杨小槿白了他一眼:“我是在讽刺你,让你以后别老是以身犯险,结果我看你还认真考虑上了?”

    “咳咳,没有没有,”任小粟赶紧解释道:“我这边纸条已经写好了,先扔去前进基地的指挥部,然后去与三一学会的人汇合。”

    说着两人快速离开,没过一分钟他们就听到一声炮响,看样子火种已经麻利的把蛮子给平推了。

    他俩绕了一大圈悄然与王京等人汇合,然后任小粟他们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车子旁边,等待火种清理现场。

    这时候三一学会等人早早躲在了前进基地外面,正遥遥观望着基地里的战火。

    王京等人见到任小粟也没多问,而且已然猜到突然出现的狙击手可能就是这俩人了,要知道他们可都听纪一和青禾学生们说了,若不是有神秘狙击手出现,他们全都得死。

    这一刻,王京等人心中感慨,与任小粟同行果然能够活的更久,这次也是任小粟最先判断出会有敌袭的。

    任小粟小声道:“如果火种问起……”

    “放心,你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王京说道:“我给他们交代过了,大家都知道该怎么说。”

    任小粟这才放下心来打量四周,那些青禾的学生正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惊魂未定,就像是一群受到了惊吓的小鹿一样。

    纪一朝任小粟走来,他小声问道:“战况怎么样,我们是否需要逃离前进基地?”

    “不用,”任小粟摇头:“火种已经掌握局势了,等会儿就会有人来找我们了吧。”

    “那就好,”纪一叹息道:“之前出来的时候我还跟校长保证说,带出来多少人,就一定带回去多少人,万一这路上死掉几个,我可就算是失言了。”

    “倒也没那么严重,你说的这个事情比较好解决,”任小粟乐呵呵笑道。

    纪一眼睛一亮,难道是这位守护神要保护青禾的学生了吗,之前纪一并没有向任小粟提出这个要求,只因为他知道让对方保护这么多人有点过分,但如果是任小粟自己提出来要保护学生不死,那就太好了啊。

    纪一迫切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任小粟说道:“真要有人死亡,那就让其他学生在路上生几个嘛,这样一来你回去的时候人数就还是当初那个人数了。”

    纪一:“???”

    这特么说的是人话吗……

    之前他说过,不多一个,也不少一个,结果到任小粟这里,对这句话的理解就立刻扭曲了?

    纪一心中叹息,其实这是任小粟在扯开话题吧,看样子对方是不打算帮青禾的学生们了,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战争之中谁又有余力去管旁人死活呢。

    他看了一眼任小粟,再看一眼青禾的学生们,然后心想他们之前是不是真的把学生们保护的太好了?

    眼瞅着任小粟的年龄可比他们还小好几岁,但任小粟做的事情却比这些青禾学生多了太多。

    曾经,这位少年甚至自己肩扛着整个希望传媒的安危。

    如今青禾的学生们一个个连妆都没卸,因为出汗或是流泪的关系,看起来格外的惨。

    “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劝他们回到洛城去比较好,”任小粟缓缓说道:“虽然我知道他们还要慰问前线将士什么的,但你也看到这战争有多凶险了,稍微出点什么意外,死人是在所难免的。”

    可纪一叹息道:“只能这样了,我去跟他们说,然后由火种派人护送他们回去。”

    “这才是最好的选择,”任小粟点头。

    纪一回到了学生队伍里,结果渐渐的队伍中竟传出喧哗声,任小粟仔细听去,赫然有几个学生提高嗓音,一副热血青年的模样慷慨陈词道:“老师,青禾的校训是什么?实事求是,敢为人先,江叙总编遇到那么困难的情况也要坚持自己,我们如果刚出来遇到危险就退缩回去,那我们还怎么有脸当青禾的学生?”

    “对,三一学会那边看起来比我们年纪更小的人都没说走,我们怎么能走?”

    任小粟寻思着,这说的不是自己吧?!

    而纪一听了这话都不知道作何反应了,你们和任小粟能一样吗,他杀的人比你们现在加起来的人数都多……

    任小粟远远的听着,心说这群学生本事不大,心气还挺高。

    其实这群学生也不是没本事,只是他们学到本事用不到战场与战斗上来,然而青禾的治学还是比较严谨的,甭看学生们都吓坏了,但骨气还是有的。

    不然,这些人也不会长途跋涉北上送物资了。

    慢慢的,其他学生也被这几个慷慨激昂的学生给感染了,他们纷纷表示不愿离去,誓与人类共存亡……

    只是纪一没跟他们废话太多,直接作出了决定,并且准备等火种的人来了之后就沟通送回学生的事情。


  • 上一篇:865、火种面前无人质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867、自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