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真相不会因为谁而改变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洛城里,江叙在完成一篇稿件之后便换上了一身休闲一些的西装,他在办公室里喊来一名副总编,将稿件交到对方的手中:“这篇稿件安排明早发出去。”

    “第几版?”副总编问道,希望传媒一共三位副总编,原本安排稿件是纪一在做的,但现在纪一去了前线,便由其他人来协助江叙来完成。

    江叙说道:“第一版。”

    那位副总编在稿件上随意扫过,赫然发现稿件上出现了王氏、未共享情报、导致火种损失惨重之类的字眼。

    他再仔细看了一下,结果发现自家主编对王氏的谴责已然升级了。

    之前接到的消息是令人愤怒的,有人匿名送来情报说,王氏提前一天发现远征军团离开了大牛山,很明显这消失的部队会对火种造成威胁,然而王氏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火种。

    结果第二天就传来火种被远征军团伏击的消息,连续损失两支主力部队,还有第三师沦为没用的后勤序列,这都是非常不好的消息。

    虽然火种此次作战失败有自己贪功的原因,但如果王氏能早一天将远征军团消失的事情告知火种,那火种怎么可能误判局势?

    倒不是说王氏有这个共享情报的义务,可是王氏在面对外敌时,还想让外敌消耗自己的竞争对手,这种态度太让人心寒。

    接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江叙都在亲手撰写稿件,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将他们所知道、确定过的事情给公之于众,然后隔空喊话希望王氏能在这场战争中团结起来。

    慢慢的,整个壁垒联盟里都对王氏意见非常大,江叙作为一直以来的意见领袖之一,在社会上本就很有影响力。

    副总编说道:“总编,王氏有一队人来到了洛城,他们想要约你见面?”

    “是什么人?”江叙问道。

    “是来交涉的人吧,我查了一下领队的履历,是王氏负责外交的著名武官之一,”副总编解释道。

    “外交的就算了,”江叙说道:“无非就是想让希望传媒停止针对王氏的报道,不用管他们,你就回复他们,说我要去青禾大学教课,没时间。”

    “可……”副总编欲言又止,这年头,真的不用顾虑财团的想法吗。

    江叙笑着对他说道:“放心,我扛得住。行了,我在青禾大学还有课,先不说这些了。”

    说着,江叙便一路驱车前往青禾大学,硬是将王氏的外交团队给晾在了一遍。

    可是,当他抵达青禾大学的时候,那支王氏的团队竟然已经等在了学校门口,只见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人对江叙笑道:“总编您好,我是王氏的王淮正。”

    江叙看着对方笑了笑:“各位看样子是非谈不可了。”

    “嗯,总要见一面的,”王淮正客气道。

    此时,学校门口学生越聚越多,江叙本就是学校里有名望的人物,此时大家得知王氏在门口拦住了江叙,还有学生从学校里面拎着铁棍跑出来,说是要保护江老师。

    江叙跟学生们挥挥手,示意大家不要这么激动,他看向王淮正:“不知王氏团队来洛城有何贵干?”

    “能否私下谈谈?”王淮正说道:“我们尊重江先生的远见卓识与声望,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解释一下。”

    江叙摇摇头:“私下谈就算了,要谈就在这里谈吧。”

    王淮正慢慢扫过学生们的面孔,他心中有些无奈,毕竟他要谈的事情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江叙拄着拐杖朝学校里走去:“回去吧,真相怎么可能因为谁而改变,真相就是真相,若王氏也为中原之团结而努力,希望传媒也会如实报道的。我去过61号壁垒,我报道人工智能的时候也非常客观,利弊都说的一清二楚。”

    “但您这次对王氏的报道,明显带了主观的看法,”王淮正说道。

    江叙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王淮正望着江叙一瘸一拐的背影,等学生们渐渐散去之后,一名助手问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回去吧,”王淮正叹息道。

    “不再尝试一下吗?”助理问道。

    “对方故意让副总编告知我们行程,让我们来青禾大学门口堵他,但这正合了他的意思,”王淮正思考道:“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王氏的人见面,本就是避嫌的举动,他的态度非常坚决,不会回转了。”

    此时,江叙正往学校里面走去,一名学生在他身旁忽然问道:“江老师,您会因为王氏而改变您的态度吗,他们毕竟是财团……”

    江叙驻足而立,他再次说了之前说过的话:“真相会因为谁而改变吗?如果会,那它就不是真相了。”

    ……

    61号壁垒,那处并不是特别显眼的人工智能大厦,如果从远处看去,与其他的办公大楼并无什么不同。

    可是乘坐电梯一路下行,来到那充满科技感的技术研发中心,看着那些穿着防尘服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便会莫名的感受到这里的重要性。

    此时,穿着蓝色防尘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将一条一条的数据载入服务器中,以便于“零”的计算与推演。

    传说灾变之前全世界都已经可以连接互联网络了,若是那个时候有人工智能,便不用如此麻烦的手动输入一些数据,完全可以让“零”自己去随意获取。

    在工作人员看来,应该还没有什么“墙”是能够阻挡零入侵的,事实也证明过,零在突破“墙”这方面表现极其优秀。

    王圣知坐在轮椅上,亲自看着这些工作人员忙碌着,这时,杨安京乘坐电梯来到下面,为他整理了一下膝盖上的毛毯。

    王圣知将一份文件递给杨安京:“零已经找到庆氏一直藏匿的地方了。”

    杨安京接过文件看了一眼:“我去西南走一趟,清除掉这个之后,庆氏就没有依仗了。”

    “嗯,”王圣知平静的点点头:“那时候说不定他们就愿意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了。”

    ……

    晚上还有两章


  • 上一篇:请一天假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906、黑色屏幕上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