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好吃懒做的任小粟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杨小槿的厨艺是大师级的,一开始任小粟还在想,大师级得是做什么样的菜,和普通人有不同吗?

    然而他尝过才明白,原来杨小槿做饭光是对火候的掌握都异常精确。

    任小粟有点好奇:“你为啥厨艺这么好,看你也不像专门练这个的人啊?”

    “暗杀训练时我姑姑专门找老师教的,”杨小槿说道。

    任小粟震惊了:“这跟暗杀有什么关系?”

    “可以假扮厨师潜伏,或者以帮厨身份潜伏,然后在适当的时机进行投毒,”杨小槿说道:“不过后来一次也没用上,姑姑也不让我用这个方式去潜伏。”

    “为啥呢?”任小粟纳闷了。

    “学厨艺的时候我还小,没长开,”杨小槿随口解释道:“后来越长越好看,姑姑说我这长相没法去厨房潜伏了,看起来就不像个厨师。”

    任小粟噎了半天竟无言以对,面前这姑娘夸自己漂亮,就跟说要喝杯白开水似的稀松平常。

    “您就不会谦虚一点吗?”任小粟问道。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杨小槿反问。

    “行行行,您说的是事实,”任小粟说道:“今天周二啊,该你洗碗了。”

    杨小槿纠正道:“我做饭了,你洗碗。以后家里的饭都由我来做,碗都是你来洗。”

    任小粟端着碗筷进了厨房,而杨小槿则坐在餐桌上没动,撑着下巴看着任小粟洗碗的背影:“我看桃树上已经开始结果了,估摸着再等几星期就能吃了。不过两颗桃树被照料的很好,结的果子很多,咱俩肯定吃不完。”

    “吃不完就去摆摊卖掉嘛,卖的钱咱去给你买个新的炒菜锅,”任小粟说道。

    “好啊,现在这个锅太小了,”杨小槿说道。

    “不过今天买菜的时候我发现菜价、粮价涨了不少,我以为是西北物价不同,结果一问才知道,是前年和去年,要么发洪水,要么干旱,很多地方都颗粒无收,”任小粟说道:“也不知道张先生那边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杨小槿想了想说道:“恐怕不好解决,早先我就听说,在西北与中原贸易通商中,王氏提供的货物并不包括粮食,恐怕那时候王氏就对西北的情况有所预估了。当然,西北这边也有很多矿产是不对王氏开放的,这本身就是双方的策略所致。”

    “也不知道他们开荒顺利不,”任小粟嘀咕道:“咱们来的路上不是见到好多流民在开荒吗?”

    “估计也不容易,”杨小槿分析道:“你看西北的稳定河域并不多,地形又沟壑交错,这种地方种出来的庄稼没有什么好的生长条件,得下功夫解决水利才行。”

    “是的,开荒的代价很大,但即便如此,想要让居民们吃饱也得跟这自然环境死磕啊,”任小粟叹息道。

    ……

    就在俩人居家过日子,享受安静的时候,整个西北高层心里都冒出了许多问号:自家少帅去哪了?

    这周氏刺杀一事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按说少帅早就该回来了吧?

    有些高级将领并没有见过任小粟,一直听说着少帅的故事,却无缘得见,这就让他们心里有点痒痒。

    所以,他们就想等任小粟回来之后赶去见见,也没什么事,就是先认识认识蹭个脸熟……

    结果,自打周氏刺杀之后任小粟与杨小槿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就连那些骑士也不知所踪。

    这让大忽悠他们一头雾水,寻思着少帅不会又跑路了吧?

    之前张小满当着记者面说:先定下来,省得他跑了。

    当时很多人以为张小满是开玩笑,但大忽悠他们其实很清楚,这特么是真的啊!

    王封元为这事还专门去找了张景林:“司令,这小粟一直不回来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去找一下?”

    张景林倒是很淡定:“不用,我猜他只是躲起来休息一下,等他休息够了自然就回来了。”

    大家一听连张司令都不急,那他们也不急了,慢慢等吧,对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之前很多人虽然没有反对任小粟成为司令后选,但其实还在观望。

    这次任小粟为江叙报仇一事,也算是侧面的体现出了任小粟的性格,别人不说,反正西北人都觉得很解气。

    所以,渐渐的西北军内部公开支持任小粟的人也越来越多的。

    为江叙报仇是品性,能在周氏之中取首脑性命是能力,说实话除了军事战略方面以外,大家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至于军事战略方面,任小粟也拐回了P5092和王蕴俩人弥补了这一短板。

    西北军司令嘛,也不需要是军事天才,能驾驭军事天才也算本事,对不对?

    时间过了大半个月,任小粟和杨小槿早早起来便去了后院摘桃,西北这边的脆桃又大有甜,白里透着嫣红的颜色分外好看。

    俩人摘了两筐就去菜市场摆摊,为此还专门交了5块钱的摊位费。

    任小粟兴致勃勃的说道:“今天是周末,菜市场的人要比往日多,咱们这些桃子很快就卖完了。”

    寻常人抱着一筐桃子都费劲,任小粟自己却能抱动两筐。

    等在摊位上安顿好,任小粟对杨小槿说道:“咱还没吃早饭呢,我去买几个包子对付一下。”

    “嗯,我吃韭菜鸡蛋的,”杨小槿笑着回应道。

    结果任小粟刚走没多久这摊位上便来了一个熟人,胡姐。

    胡姐看到杨小槿便是一愣:“你怎么在这摆摊呢?”

    杨小槿笑了笑拿起两个桃子塞给胡姐:“家里桃子熟了,我们想着俩人也吃不完,就出来把桃子卖掉。”

    可是这时候胡姐欲言又止,这副模样把杨小槿倒是弄迷糊了:“怎么了胡姐?”

    却听胡姐埋怨道:“你家那位来西北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出去找工作,竟然让你这么水灵的姑娘出来卖桃子养家,这是男人该做的事吗?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什么好男人找不到,怎么偏偏喜欢了这么一个好吃懒做不工作的……”

    杨小槿愣住了,紧接着便抿嘴笑起来:“胡姐,不是这样的。”

    ……

    大家晚安


  • 上一篇:1010、文明的起点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12、心疼杨小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