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从未止步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财团为了控制这废土之上的人民,早就习惯于将所有生产资源全都牢牢抓在手中,水资源,土地资源,可以说一切人民赖以生存的东西都被控制了。

    张景林在113号壁垒时,就曾对任小粟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是一个被财团精心设计过的世界。

    早先,就连张景林也没这个魄力打破一切,178要塞甚至没法去接纳所有流民,只因为如果你做了这个规则的破坏者,那么所有人都会对你群起而攻之。

    例如洛城有心想要完全开放,再也没有流民与壁垒人之分,但刚刚开始变革就被孔氏、王氏、周氏警告。

    最终弄出了“签证”这么一个东西,流民与壁垒人之间依旧有着巨大的鸿沟。

    而现在,任小粟不光想推行土地改革,还想在西北彻底推倒壁垒人与流民之间的那堵墙。

    其实144号壁垒已经这么做了,毕竟你通商贸易不可能不让人进城。

    任小粟说道:“我看过很多书,但这一切都是纸上谈兵,所以需要各位群策群力。我现在单纯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144号壁垒作为西北的最大通商壁垒,这里本就应该比其他地方更开放一些,革新的速度也理当比其他地方更快一些。不要怕出错,有什么错误我来扛着就是了。”

    大忽悠默默的看着任小粟,关于张景林对144号壁垒不管不问的态度,他是最了解的。

    他很清楚,张司令这么做本就是想看看任小粟要如何带着这一城之人,玩出一个新世界来。

    恐怕任小粟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只是想解决粮荒问题,但其实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已经涉及到“路线方针”这个高度了。

    此时,王蕴想了想说道:“但其实关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利弊,我们还是要讨论一下的。各位也都清楚,这个制度推行起来,一定会有很多人愿意拥有‘自己的土地’,即便这土地只有几十年。但是从耕种效率来讲,这反而不利于大规模的机械化生产。”

    任小粟想了想回答道:“我认为,现在正是开荒的时机,西北有太多的土地需要人们走出去开垦,我们可以把发展过程分成阶段来走,当下这个阶段提大规模机械化生产还早,我们也没有这个条件。得先把农民的积极性提起来,让荒野先变成农田再说。”

    “我赞成,”王蕴点头说道。

    “这种私有化的过程,我们还是要注意一下大户吞并土地的事情,所以最好在承包合同上加以限制,”王越息思索着说道:“而且我觉得不仅可以承包土地,还可以让他们来承包砖厂,承包作坊,承包许许多多的东西。但前提是,经济命脉要始终掌握在178要塞手中,这是不能被动摇的根基。”

    任小粟眼睛一亮:“王越息说道点子上了,如今我们西北的生产力跟中原一比还是差了几个档次,但如果把大家的积极***出来,利用大家逐利的天性,或许西北会有突飞猛进的变化。不过各位要注意,当砖厂这种东西被私人承包后,很可能会出现极其恶劣的剥削事件,所以配套的劳动法案也要跟上。”

    一旁杨小槿始终都默默的坐着,她撑着下巴看着任小粟的侧脸。

    以前任小粟总是捧着书看,只要一有空闲就看书,哪怕在荒野也是如此。

    有人觉得读书无用,可杨小槿此时却从任小粟身上看到了书籍的魅力,这个流民少年从未停止给自己充电,如今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刻。

    现在她如果问王越息:你信不信任小粟以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流民,连学都上不起。

    恐怕王越息是坚决不会相信的。

    如果任小粟没有持之以恒的看书、了解这个世界,那么任小粟即便以武力卓绝于当世,也不可能成为西北真正的主人,张景林也压根不可能器重一个只会武力解决问题的莽夫。

    早先所有人都不理解张景林为何选中任小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这少年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

    这个少年还是流民的时候,就愿意蹲在围墙上听课了,那求知的态度曾经连张景林也要自愧不如。

    任小粟在充实自己的道路上,从未止步过。

    在其他人眼里,庆缜就是一个大智近妖的先天妖孽,这样的人物活该在这个时代里光芒万丈。

    但在杨小槿眼里,任小粟这个坚信勤能补拙的务实少年更加难能可贵。

    任小粟对王越息交代道:“整个壁垒行政中心都要忙起来了,宣传要跟上,给所有人做思想工作是你们的事情。”

    王越息点头将事情记在本子上:“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开荒是需要种子的,西北的种子储备并不足以支持这么大规模的开荒。”

    任小粟笑了笑:“这时候就能看出朋友的重要性了,我们需要的种子,过几天就会有庆氏的人送来。”

    王越息愣了一下,早听说少帅与庆氏关系莫逆,没想到是真的。

    任小粟对王越息继续交代道:“劳动法案、承包制度,都需要你们尽快完善,178要塞银行那边也需要沟通,我们要开放小额贷款来支持居民的承包意愿。他们买种子需要钱,承包工厂后购买原材料也需要钱,我们要把方方面面都考虑上。”

    这时候王富贵乐呵呵笑道:“这个西北商会就可以做,我们有钱,要不我们自己成立个银行……”

    结果任小粟坚决的摇摇头:“这种事情决不能让云粟参与其中,你们可以自己承包点什么,但涉及到西北经济命脉的事情你们别插手,事关整个大兴西北的计划,经济不能被商人劫持在手里。或许我还在的时候西北商会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但你我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不能看着一个新财团诞生在我的手里。”

    西北的土地上可以有大富商,这个富商甚至可以富甲天下,但他一定不能有动摇西北根基的能力,这是任小粟的原则与底线。

    王越息深深的看了任小粟一眼,他知道云粟其实是任小粟的私人产业,能在这时候克制住这种诱惑,足以让他王越息高看好几眼了。

    


  • 上一篇:1022、革新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24、挖墙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