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8、先礼后兵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任小粟手里土豆还多,但他不给这些难民吃,并不是心中毫无怜悯、冷酷无情,而是只有让这些人保持着饥饿的状态,他才能够顺利的带着对方一起大兴西北。

    一个人什么时候最缺乏理智?是完全饥饿的时候吗?并不是。

    而是一个人完全处于饥饿状态,却发现自己马上能吃到东西的时候。

    任小粟发自内心觉得,周氏是不会管这些人死活的,王氏同样拿他们当做武器,庆氏又没法将他们带走,所以难民们唯一的出路就只剩下大兴西北了。

    他不会让这些人饿死的,等蒸汽列车载着这些人一抵达西北,任小粟就会立马把土豆分发下去。

    到时候不仅救了人命,而且还会有不少感谢币吧……

    如今他的感谢币早就破了8000大关,距离解锁第三件武器也只剩咫尺而已,任小粟寻思着自己这是救命之恩,怎么也得收获一人一枚感谢币才行。

    而这周氏附近的难民,足有数十万,自己少说也能带着十万人大兴西北吧?

    十万感谢币,他恐怕连第四件武器都能够解锁了!

    想到这里,任小粟看向这群难民的目光越发炽热起来。

    只是,难民们一听说要跟着任小粟走,便有些犹豫了,毕竟这乱世危险重重,正常人本能就会考虑对方免费给土豆、又要带他们离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远不远?”一名年轻人犹豫了一下问道。

    任小粟咧嘴笑了笑:“不远,最多一天就能到。”

    大家盘算着,一天就能走到的地方,撑死了也就七八十公里的样子吧?要知道他们现在的状态可走不快。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任小粟所说的一天就能到,那是坐着蒸汽列车的,周氏距离144号壁垒直线距离足有两千多公里,就算是蒸汽列车也得23个小时才能抵达。

    说实话,等这群人去了西北,想再凭自己走回中原都已经不太现实了,可以说是绝对没有回头路的……

    这时候任小粟说道:“你们数千人在这里,就算中途想要离开,也都可以随时返程,我们就两个人,还能拦得住大家吗?”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群人给哄上蒸汽列车,等到蒸汽列车以120公里每小时行驶起来的时候,任小粟真不信谁有勇气跳车。

    真要有那个勇气,也就不会呆在这里饿肚子了啊。

    难民人群面面相觑着,大家确实还有很多担心,怕任小粟是拐了他们去当人贩子什么的,卖给土匪之类的。

    大家的猜测天马行空,总之就是觉得任小粟与大忽悠目的并不单纯。

    大家是难民,又不是傻子,也不至于真的就为了几颗土豆跟人跑了,鬼知道任小粟带他们去的地方是不是真有吃的?

    一名年轻女性牵着一个小女孩说道:“你刚才帮忙赶走了那个欺负我们母女俩的人,我相信你,我跟你走!”

    任小粟笑着点点头,然后从兜里又掏出两颗奶糖塞进小女孩的手里,他对周围所有难民说道:“记住,我这次虽然带各位离开,但如果你们之中还有为非作歹的人,请提前告知我将其清理出去,因为我们那世外桃源不欢迎恶人,以免有人成为害群之马。”

    其实这是一种心理暗示,任小粟直接把自己放在了恶人的对立面上,很多人就会下意识的把他往好的方面猜想,甚至会给他冠以“侠客”之类的揣测。

    一时间,好些人站出来:“我们跟你走,但你必须遵守承诺,我们到了地方就能有吃的。”

    任小粟笑眯眯的说道:“放心,到了地方绝对管饱,如果我做不到,各位这么多人可以一起揍我。”

    在此之前,他与王越息商讨过关于周迎雪种植土豆与市场经济的事情,大家都认为周迎雪种植土豆不适宜大规模推广,以免影响西北的正常运作机制。

    但这土豆可以应急,例如眼下这种情况,以土豆来养活这么多人,让大家一起大兴西北,绝对是上上之选!

    只要熬过今年,从明年开始西北将越来越繁荣!

    短短半个小时里,难民里差不多有一半人都决定跟着任小粟走了,但任小粟还是觉得不够,他的目标可是带走百分之八十呢。

    然而就在此时,他这边动静太大了,导致周氏守备部队都被惊动过来。

    大忽悠一直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城门口的守备部队刚有动静,他便小声对任小粟说道:“周氏的人过来了,怎么办?杀了吗?”

    以他俩的实力,对付这一百多人的守备部队真是没什么问题。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先礼后兵吧。”

    这时候,守备部队的周氏军人已经荷枪实弹的靠近过来,他们看着聚集着的难民人群吼道:“散开!都散开!不许在这里聚众闹事!”

    难民们一听这话立马做鸟兽散,钻回了各自的临时窝棚,他们也想看看任小粟会怎么处理周氏这边的事情,如果这俩人解决不了周氏,那说什么带他们走也都是空话罢了。

    只是,难民们忽然发现,任小粟与大忽悠就坐在篝火边上一动不动,好像根本就不害怕这些守备士兵似的。

    上百名守备士兵发现任小粟和大忽悠就是这次群聚的始作俑者,立马将两人团团包围住了,一名军官排众而出,冷声说道:“你们是难民还是间谍,在此聚众有何目的?”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我不是间谍,也不是难民,就是普普通通的西北人,至于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以你的级别恐怕无法与我对话,你喊周士济或者周守石来跟我说吧。”

    那守备军官气笑了:“周士济和周守石那两个老东西都已经死了,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

    任小粟沉默了一会,只见他右手手臂上突然包裹住金属质感的外覆式装甲,而后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

    感谢龙二一家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

    晚上还有一章

    


  • 上一篇:1047、大兴西北进行时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49、过两天还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