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6、178要塞的军旗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哨所所在的地方,山势连绵起伏,张景林与任小粟跟着哨兵一路沿着巡逻路径走去,站在某处山峰之上顿时心生壮阔。

    哨兵对两人说道:“司令,少帅,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你们顺着我指的这条山路往前走三十公里,便是下一个哨所。”

    张景林与任小粟分别和哨兵握手:“辛苦了。”

    哨兵笑道:“不辛苦。”

    张景林拍了拍年轻哨兵的肩膀:“哪能不辛苦呢?”

    说完,彼此便分开了。

    下了山坡,张景林对任小粟感慨道:“若是条件允许,我甚至想在这里多陪他们几日,你知道么,这里每个哨所都配了一条电话线路,可以打电话到要塞总部。一开始哨所士兵太孤独了就总打电话回去,连羊丢了这种事情都要专门汇报一下,上午羊丢了,下午羊又找回来了,乐此不疲。”

    任小粟哭笑不得,这里的一些大哨所是养了几头牛羊的,这事他知道。只不过这些牛羊不能宰杀,也算是要塞的公共财产了,战士们最多就是喝点羊奶。

    张景林继续说道:“虽然这样可以排遣战士们的孤独感,可面对战争不能如此随意,万一有人占用了线路,最后导致情报传递不及时,反而是个麻烦事,所以后来就要求他们不要这样打电话了。然后要塞规定,如果没有敌情,那么每个哨所一周只有一个固定时间才能打电话回要塞。哨所里的战士们每天都在盼着这一天,然后轮流打电话回去。”

    “要塞那边有专门负责哨所的接线员,接线员里有男有女,对他们来说如果遇到女接线员就算是撞大运了,但遇到男的也没关系,他们照样能聊满一个小时……”

    任小粟默默的听着,这段时间以来,他听大忽悠说了很多哨所的事情,也听张景林说了许多。

    但感受最深的便是这些哨兵战士的孤独感。

    突然间一回头,任小粟豁然看见送他们离开的那位哨兵竟然还站在山峰之上对自己敬礼,对方笔直的身子宛如一根旗杆。

    “他们都是我178要塞的军旗,只要他们还在这里,这西北领土就还属于我们178要塞,”张景林说道。

    “用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为西北插上的军旗么,”任小粟说道。

    张景林叹息道:“都是大好青年,如果不是为了守护身后的家园,谁又愿意到这种地方?”

    说着,张景林和任小粟一同向对方回礼,而后转身继续前进。

    任小粟突然说道:“我大兴西北3.0计划,似乎有点头绪了,但具体还没想好,想好了告诉你。”

    “好啊,”张景林笑道:“你这1.0和2.0版本都已经让人足够惊喜了,我期待着你的3.0版本。”

    西北的景色与中原不同,只因为这里每一寸土地都发散着辽阔高远的味道。

    有时候天空中飘来一朵乌云,前一分钟乌云还很远,下一刻就已经飘至头顶。

    可在那乌云之中,竟还有一束巨大的光穿透下来,光柱贯穿乌云,看起来就像是苍穹漏了个大洞。

    有时候,傍晚时分天空中如鱼鳞般深红的火烧云,宛如一幅壮丽的油画,色彩让人心醉。

    这种奇诡的景色,是中原很难看到的。

    此时,任小粟他们还没有深入荒野,所以偶尔还能看到牧民放养出来的羊群,也能看到骑马的牧民从远方奔腾而过。

    任小粟说道:“大忽悠给我说,早先西北军中流传着故事,说有一个哨兵冬天没吃的,大雪封山所以补给运不进去,所以他只能徒步走了四十多公里找到一户牧民家,要一口吃的。结果牧民家中的小女儿看上了哨兵,就说必须得娶了她,才给吃的。最后没办法,哨兵就从了。”

    张景林嘴角微微上扬,他应该也听过这个故事。

    紧接着任小粟说道:“然后大忽悠听了这个故事之后就主动去当哨兵,结果他到了哨所才发现,那特么牧民全是男的,家眷都在要塞里呢,故事根本就是骗人的!”

    张景林哈哈大笑起来:“那是老司令忽悠大家去当哨兵,才编出来的故事!”

    “太缺德了啊,”任小粟也笑了起来:“不过大忽悠后来也说,其实当哨兵五年,他后悔了五年,可如果没有这五年,他会后悔一辈子。”

    这时候,任小粟看到一片羊群,他四下寻找着什么。

    张景林问道:“找什么呢?”

    “找我昨天看到的那两头羊,”任小粟说道:“昨天没有再见到它们跟着,可我总觉得他们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任小粟找了许久也没什么头绪。

    主要是那草坡上足有数百头羊分布着,羊的长相又差不多,所以很难辨认。

    任小粟重新背起大石头,而张景林则手脚麻利的重新坐到了石头上面,优哉游哉的欣赏起美景来。

    待到他们翻过一座小山头消失不见后,那羊群中突然有两头羊再次脱离了羊群的队伍,朝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两头羊相视一眼,彼此心中都有余悸。

    刚刚任小粟搜寻它们的目光跟刀子似的,让他们胆战心惊,只是他们想不通,这仆从的感知如此敏锐吗?

    两头绵羊一路小跑着继续盯梢,别看腿短,跑起来竟然还挺快。

    只是,当他们翻过任小粟他们离开的山头时,一瞬间便看到任小粟正笑眯眯的盯着他们……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任小粟乐呵呵的笑道。

    两头绵羊心中一惊,立马低头吃草,吃了几口后抬头还咩了两声,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

    可任小粟才不管这些,他闪电般跨步向前扯住了一头绵羊的羊腿,被扯住的绵羊奋力挣扎,然而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另一头绵羊见势不妙转头就跑,任小粟并没有去抓他,而是对那头被抓住的绵羊笑道:“自投罗网!”

    说着,任小粟一拳捶在了绵羊的脑袋上,将他给彻底打晕了过去。

    绵羊陷入昏迷之前,用仅存的意识祈祷自己醒来的时候千万不要在锅里……

    ……

    晚上还有两章

    


  • 上一篇:1065、牧羊人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67、不速之客来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