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第二枚真视之眼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刚才对方那一手火柱术释放出来,我就知道对方的实力远在我之上,”梅戈说道:“所以你没追上他其实是好事的,下一次你可千万别这么鲁莽了,不然会丢掉性命的。”

    任小粟奇怪道:“怎么随便蹦出一个巫师,用一个巫术,你都知道他实力远在你之上?是因为比你弱的巫师就没几个了吗?”

    梅戈:“???”

    梅戈当场整个人都不好了,但他又仔细想想,感觉确实是这么回事。

    不过为了挽回自己身为巫师的颜面,梅戈还是强调了一下:“你可能没见过最基础的火柱术,但我是见过的,温度比这个低的多了。这巫师没有长年苦修,根本没有这样的实力。对了,你有没有看到他的装束?”

    “看到了,”任小粟点点头:“上身棕色皮甲,手臂上竟然还带着袖箭,非常干练,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巫师。”

    “这就对了,”梅戈点点头说道:“这是赏金猎人,并非正统巫师。这些赏金猎人其实身份很敏感,通常都依附在大巫师的世俗家族羽翼之下,专干脏活累活,一旦事情败露,就说自己真视之眼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抢来的,反正跟巫师组织没有关系。当然,也有真正游离在社会边缘的赏金猎人,那些则一直在被巫师组织通缉。”

    梅戈继续说道:“这种赏金猎人跟正统巫师是不一样的,正统巫师追求巫术的极致,而他们则更加追求杀伤。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专职杀人,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很难从正常途径得到更高阶巫术的冥想图。你看这个赏金猎人就很典型,火柱术的冥想图算是比较普及,黑市上经常可以看到,而且杀伤手段也比较有效,火球术的释放是有弹道的,但火柱术却可以一瞬间暴起,算是赏金猎人们的最爱了。”

    “实力不怎么样,懂的还挺多嘛,”任小粟乐呵呵笑道。

    梅戈痛心疾首的说道:“你就非要天天刺激我是不是,我被你扎心了能让你更强大还是怎么的?”

    “咳咳,没有没有,”任小粟安慰道:“我这不是催促你上进么?不然你怎么抢回你的爱人?光靠我一个人吗……好像也行。”

    “你不吹牛会死是吧,”梅戈无奈吐槽道:“你连一个赏金猎人都追不上,凭什么帮我啊,哪里来的自信啊这是!”

    一旁刘庭和李成果也撇撇嘴,虽然现在大家关系熟了,但任小粟这莫名的自恋与自信,让他们还是有点不太适应。

    不过任小粟是没法跟这仨人说实话的,如果他就直说了:那个赏金猎人我已经杀了!

    然后呢?梅戈马上就该想,你既然有实力杀这个赏金猎人,那当初为何还会被地缚之术捆住?

    紧接着,大家就会关心赏金猎人的那块真视之眼了,任小粟自己留着?还是上交?

    谁能保证李成果和刘庭这俩人真的就把任小粟当成朋友了?任小粟到现在都没见过刘庭给的感谢币呢,就算刘庭真心感谢过他,人也是会变的。

    任小粟没必要把身家性命赌在这些人身上。

    此时还没人知道,巫师历史上最客气的巫师已经诞生了,见证这一幕的人已经死亡。

    梅戈并未继续休息,而是带着任小粟他们快速赶路,如今杀手已经到来,他必须在对方发起下一次袭击之前回到约克郡。

    对方选择在这里动手,恐怕也是不想在巫师国度领土上动手,毕竟国境内有巫师被人刺杀的话,那就代表着有人想要挑衅整个巫师组织。

    巫师组织既然把自己比拟成神明,将草根巫师宣扬成神赐之子,那他们就必须维护这个权威。

    能被人杀掉的神明,那还是神明吗?

    所以,巫师之间也有潜规则,有些事情即便做了,也不能让世俗社会太过关注。

    就在几人离开不久,一名中年男人悄然来到任小粟他们修整的地方,他先是查看了一下战斗情况,之前赏金猎人释放的火柱术痕迹还在。

    紧接着,他便追寻着戈壁荒漠上的脚印一路向南走去,看的越多,他便越是心惊。

    因为他发现,赏金猎人在撤离路上竟是选择使用火墙术,这就意味着对方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敌人,想要用火墙术拖延对方追击的步伐。

    中年人皱起眉头来,这和他得到的情报并不相符,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这次计划竟然会失手。

    想到这里他继续往前走去,于是马上就看到了眼花缭乱的施法现场,有陷地术,有风缚术,甚至还有一些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的巫术……

    紧接着他便看到地上的一滩血液,几乎要被戈壁上随时刮起的黄沙覆盖了。

    他小心翼翼的将覆在血迹上的黄沙拂去,而后看向一旁的某个陷地术痕迹,他能辨认出,有人曾陷入其中,并用突石术给自己解了围。

    看样子,这里就是赏金猎人遭遇不测的现场了。

    中年人慢慢站起身来,从腰带上抠下自己的真视之眼吟唱咒语,下一刻,一头海东青从他真视之眼飞了出来,想要朝着西北方向飞去。

    可还没等海东青飞远,地底的土层骤然暴起,中年男人仓促中想要后退施法,可这时他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扬起的黄沙与尘土中,一柄黑刀以闪电般的速度破开这一切,而后洞穿了巫师的心脏。

    带着白色面具的老许顺着刀势贴上了中年巫师,仿佛与对方拥抱在一起似的,它将手中黑刀一拧,彻底绞碎了对方的所有生机,然后才慢慢将中年巫师放平在地上。

    老许从中年人手里拿走了真视之眼,对方手指攥的很紧,仿佛死后仍旧对这块石头带着巨大的眷恋与不舍。

    任小粟操控着老许将真视之眼拿在手里仔细打量,看样子,搞真视之眼其实并没有多么费劲嘛,等敌人自己送过来就好了。

    他操控着老许将这块真视之眼揣进兜里,这才开始正式的毁尸灭迹工作。

    之前任小粟留着这一切,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再钓点什么……

    


  • 上一篇:1091、太客气了!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93、大兴西北天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