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打自闭了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泛黄的书页上记载着罗素的人物小传:罗素,生于公元1981年,是那个时代里最伟大的巫师之一。

    他曾致力于巫师组织发展,主张吸纳平民与外族成为新的巫师,为巫师传承引入新鲜血液。

    在灾变之中,他曾带领巫师组织与平民寻找新的净土休养生息,在当时,罗素便是所有人崇敬与爱戴的对象。

    然而,罗素不仅是伟大的巫师,也同样是巫师历史上最厉害的巫师之一。

    他使用黑色真视之眼,是历代黑色真视之眼的保管者之一。

    他一生专精陨石星落术,辅修抗拒火焰术与火龙术……

    罗素的人物小传足有一千多字,任小粟看了半天才意识到,原来这货是真的厉害,连这巫师志的作者都是这货的粉丝啊。

    只不过对方秉承的包容兼蓄理念并不符合当下巫师组织的策略,所以那本巫术总纲才会经历7次删减,以至于现在连作者署名都看不到了。

    而眼前这本有80年历史的书籍,也算是有关罗素记载资料中,侥幸存活下来的吧。

    任小粟快速翻看着罗素的人物志,不过前面那些部分讲的都是这货做了些什么,例如少年罗素是一个开朗活泼的人,如何帮助同学,如何组织年轻巫师,如何成立新的巫师协会……

    能看的出来,这个罗素是一个非常擅长交际的人,当时应该常年活跃在巫师圈子里。

    书里写道:“罗素有着巫师历史上最卓绝的天资,以至于凝聚了大量青年巫师在他身旁,以他作为自身进步的榜样。”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罗素无法忍受旧时代巫师协会的封建与保守,开始凝聚他身边的力量寻求变革。”

    “旧时代的巫师协会认为,巫师更加应该注重保护纯正的血统,以及保护真视之眼的秘密不被泄露。旧时代的巫师协会坚持,真视之眼便是巫师的命运,不应该有外人来插手,这很可能导致真视之眼的流失。”

    “然而罗素却认为,巫师群体想要被世人所认可,那就必须坚持兼容并蓄的主张,只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巫师,并影响世界,这样才可能让巫师光明正大的站在世人面前。”

    “旧时代的利益群体与新时代的青年巫师发生碰撞,大量青年巫师不惜与自己的家族对抗,也要追随罗素的脚步。”

    “这个时期的罗素,拥有着强大的个人魅力,并且拥有着众多的追随者。”

    不过,关于罗素的性格,在中年的时候突然有了巨大的转变。

    巫师志的作者记载:“罗素47岁的时候,突然决定辞去巫师协会主席,突然到所有人都毫无防备,他的好友廷根斯曾多次写信劝说,希望罗素继续带领新巫师协会前进,可罗素始终没有同意复出的事情,反而沉下心来,决定要研究无吟唱施法。”

    巫师志写到这里,并未提及罗素到底是为何产生了这样的转变。

    而任小粟看到这里便点点头,这就对上号了,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确认罗素确实是巫术总纲的作者。

    至于对方为何会突然性格大变,任小粟严重怀疑是任禾直接给罗素打自闭了……

    任小粟心说,这任禾也忒凶残了点吧,竟是能给一个乐观开朗的社交型人才,硬生生打成沉闷的研究型人才……

    不过有点可惜的是,看巫术总纲可以发现,罗素哪怕研究了很久也没法研究出无吟唱施法的方法,即便他手上有黑色真视之眼也不行。

    “但是这本书也没讲两枚黑色真视之眼的事情啊?”任小粟疑惑道:“梅戈说他就是在这本书上看到的啊。”

    任小粟往后翻去,突然发现这书籍后面31页到61页之间,竟都罗素与好友廷根斯的书信内容。

    廷根斯:“亲爱的罗素,自从你辞去新巫师协会主席职务后,那些贵族们便开始旧态复萌了,他们想要驱赶外来的巫师,以此来维护巫师的血统与真视之眼,他们认为巫师本就不该光明正大的站在世人面前,我们的努力只是徒劳……”

    罗素:“亲爱的廷根斯,我已经知悉你的苦恼,然而我现在醉心于无吟唱施法之中,根本没有精力去管理新巫师协会了,希望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一位新的领袖来带领你们前进……”

    廷根斯:“伟大的罗素,请你坦率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产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我将于下个月15号去拜访你,请你不要拒绝……”

    罗素:“廷根斯,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生命是短暂的,我必须要在有限的生命中,探索无限的巫师奥义,这让我非常苦恼。”

    廷根斯:“亲爱的罗素,我可以不去打搅你,但是希望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有旧贵族的巫师挟持了你的家人?”

    这一次,罗素的信件内容里终于提到了最关键的线索:“亲爱的廷根斯,我遇到了那位强大的中土骑士,他从我这里拿走了一枚黑色真视之眼。你我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不是他的对手。”

    简单讲就是,我特么打不过他啊,黑色真视之眼都被抢走了,没脸当巫师协会会长了啊!

    你们另请高明吧,我真的没脸了!

    难怪这巫师志的作者不提此事,对方分明就有这些可以考据的信件,也知道罗素是为什么转变的,却对罗素的转变只字不提。

    任小粟突然有点理解这位巫师志作者的心路历程。

    想象一下,当你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偶像突然被人打到自闭是种什么感觉?

    巫师志的作者不提此事,是因为巫师志的作者也自闭了啊!

    不得不说,这事倒是让任小粟感觉挺新奇的,没想到任禾在那个时代里竟如此彪悍?

    他往后看去,忽然有一组信件内容吸引了他。

    廷根斯:“亲爱的罗素,很抱歉听闻此事,我对此表示悲痛……可是我不明白,那位中土骑士为何要抢夺你手上的真视之眼?”

    罗素:“他说要用真视之眼救他的孩子。”

    ……

    第三章,晚上还有一章

    


  • 上一篇:1097、巫师罗素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99、第二条关于任禾的线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