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暗中观察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商队从约克郡出发后的第一个晚上,负责整个队伍的约克郡商会副会长组织大家扎营。

    任小粟发现,这些人扎营还是挺有讲究的,马车在营地外面围成一圈,甚至还用行李箱抵住车马。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那些各式各样的马车便像是城墙一般,树立在营地外围。

    “专业啊,”任小粟在梅戈旁边赞叹道:“这副会长是干嘛的,怎么这么专业?”

    在任小粟看来,一旦形成这种城墙般的营地后,土匪、马匪就很难冲进来了,尤其是任小粟还看到商会的人还带着弓箭、弩箭,在没有热武器的平民阶层里,抵挡四五倍的敌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这副会长是个退伍老兵,以前在皇室部队中似乎官衔还不低,”梅戈解释道:“其实他并不懂做生意,商会之所以给他副会长的职位,并给他开很高的薪水,就是看重他在跑商这方面的能力,约克郡商会的所有大型商队,基本都是由他带队的。”

    “所以他也不负责谈生意,就是带好商队的那群护卫就可以了,”任小粟点头说道:“难怪看着一点都不像商人呢,一个商会的副会长成天背着一把弓,腰间还挎着一柄长刀,看着怪怪的。有一说一,你看这周围的马车,高马车与低马车之间错落有致,他手下那些商队护卫一个个看起来精神奕奕,站岗放哨从不放松,说明这人确实是个带兵打仗的好手。”

    “亲随大人过奖了。”

    正当任小粟夸这副会长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忽然对任小粟笑着感谢。

    梅戈回头看去,赫然正是商会的副会长钱卫宁就站在俩人身边。

    任小粟好奇道:“这去往根特城的路上有什么危险么,需要这么小心谨慎?”

    “亲随大人不是巫师国度的人吗?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钱卫宁笑了笑:“光是这北方一路,被土匪控制的山脉就有十来座,而且这还是四个月前的数量,如今四个月过去了还能再多些。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竟是越来越多了。”

    “没人管么?”任小粟问道。

    “那些土匪一个个身经百战的,除非巫师大人亲自出手,不然谁能管他们,可巫师大人们……哈哈,梅戈大人我可不是说您,我晓得您的,您是好人,”钱卫宁说道。

    这下任小粟明白了,巫师国度如今本就在崩坏,再加上去年一场旱灾,导致属民全都没法足额交税。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就只有两个选择了,要么占山为王,甭管什么时候被围剿,反正还能快活一段日子。要么,就去监狱里,受尽折磨。

    钱卫宁这时候说道:“不过梅戈大人放心,有您坐镇商队,一定不会有事。”

    梅戈微笑道:“嗯,如果真有土匪来袭,我会出手的。”

    任小粟心说这巫师国度真是把巫师们都给捧天上去了,梅戈也完全是一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样子。

    就梅戈那风缚术和地缚之术,撑死了控制四五个土匪,当对方几百人一起冲上来的时候,就算他是巫师也得被乱刀砍死……

    此时,营地里已经点燃了数十堆篝火,数百人围在自己的篝火旁边,一些年轻人甚至已经载歌载舞起来。

    女人们提着自己蓬松的裙摆,与男人们手挽手跳着自己没见过的舞蹈。

    钱卫宁让人送来了准备好的饭菜,任小粟一边吃饭一边环顾四周,他赫然发现,自己白天见过的那个中年妇人似乎并未下车,仍旧是躲在自己的马车里。

    他朝那架马车看去,车窗的窗帘被人拉起一线,似乎有人在帘子的背后悄悄打量着他。

    待到任小粟看去时,对方便赶忙放下了窗帘。

    车内,小女巫压低了声音说道:“姨妈,那小子好像发现我了。”

    妇人说道:“你偷偷打量他了?”

    “嗯,”小女巫嘀咕道:“我想观察他一下的,可他目光突然扫过来,我感觉自己像是被看穿了一样。”

    那妇人想了想竟直接将窗帘拉开一半,对任小粟微笑着招手,似乎还有让任小粟上车的意思在里面。

    马上,任小粟便转移了目光……

    妇人对小女巫说道:“这个人不简单,现在我们也无法确定他是否已经开始怀疑我们,所以你就不要再偷偷打量他了。”

    “哦,”小女巫安安回答道。

    夜深人静时,马车围城的围墙外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许多人惊醒,还没等大家弄明白怎回事呢,所有人便听到嗡鸣声从天上破空而来,而后哆的一声,一枚羽尾箭矢扎在了营地中间!

    有人尖叫起来:“土匪!有土匪!”

    正在休憩的钱卫宁一骨碌从地上翻了起来,冲着商队护卫大喊道:“跟我走!”

    土匪从东面过来的,恰好就是任小粟与梅戈他们所在的位置,只见钱卫宁带人快速集结,以马车窗户为箭垛,开弓便射!

    梅戈有些仓皇,他虽然是巫师却还没见过这种阵仗,一支支箭矢从天上飞来,黑夜里根本就看不清箭矢的踪迹。

    所有人寻找掩体躲着,而任小粟则一把扯起梅戈快速转移位置。

    期间,梅戈有些惊愕的发现,有两次箭矢飞来的时候,原本按照他们的行动轨迹应该会中箭的,可任小粟却每次都带他似是无意间的躲开了。

    虽然动作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只要命还在,狼狈一点又算什么?

    梅戈却不知道,此时远处还有一辆马车里,正有人偷偷从车窗里观望着一切。

    虽然姨妈交代过不要偷偷打量,但是当土匪到来的第一时间,安安还是忍不住去寻找任小粟的位置,想看看对方如何应对,也许这危乱的时候能看出对方更多的底细来。

    只不过,任小粟让她失望了。

    安安嘀咕道:“怎么土匪一来就知道跑啊。”

    姨妈撇了她一眼:“这是聪明人的选择,你以后要遇到箭雨,记得第一时间先寻找隐蔽位置再说。”

    ……

    这是第三章,晚上还有一章

    


  • 上一篇:1110、出征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112、好箭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