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不需要谁来保护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其实绝大部分的人都没看懂今晚的这场战斗。

    那群都铎家族的骑士跟随某位有望崛起的私生子过来厮杀,数百人分作两队,一队以高机动性围射压制,另一队则藏在暗处,随时准备动手突袭。

    他们此次过来准备的异常充分,大家也分析过了:商队护卫应该都是燃烧骑士团的人,但是这些人骑的都不是正儿八经的战马,而且还没有带燃烧骑士团的重甲与军械,所以真要冲杀起来,他们近三百人配备战马与军械,足以打的这支商队毫无还手之力了。

    至于梅戈,他们当然也计算在内。私生子带人去查看了昨天的战场,便已经做好周密计划,一旦突破营地,立刻对梅戈进行围杀。

    到时候梅戈就算能念几句咒语,那损失几条性命换下一个巫师,也是值得。

    这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柄手枪,但你只要冲上去的足够快、人数足够多,那手枪的威胁对于最终的胜利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手雷就不一样了……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手雷,不仅来无影去无踪,还能被人隔着几百米塞进你的手里、兜里!

    这谁受得了?

    开战时,老许隐藏在暗处帮任小粟找人定位,梅戈吟唱咒语掩护,当手雷一颗颗丢出去的时候,这场战斗的天平就已经倾斜了。

    任小粟没打算墨迹,自己一个满级大号跑来虐一群小朋友,墨迹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啊。

    一时间,这群都铎家族的人被炸的晕头转向,想反抗都不知道该怎么反抗。

    其实年轻人也有杀手锏的,他父亲交代过,如果他最终没有成功,那就自己冲进去送死。

    只要私生子死在营地里,那他的那位野爹便可以通过血继召唤术降临过去,尝试以最快的手段取走梅戈的性命。

    如果事成,私生子的野爹承诺他可以进入族谱当中。

    这事听起来很荒诞,但那位私生子却莫名的兴奋,似乎进入族谱对他来讲就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将一个私生子纳入族谱,根本就不是他这位野爹能够决定的事情。

    说起来,这不过是一场骗局而已,让人心酸的是,这位父亲骗自己儿子送死的时候,情绪也没有丝毫的怜悯。

    最终,围杀梅戈的事情并没有成功,私生子死掉的那一刻,他的野爹想要通过血继召唤术降临过来,结果刚凝聚个冰雕头颅,这头颅就被紧随其后的一枚手雷炸飞了……

    ……

    此时,梅戈身边围着一群不知情的同行者,大家用自己能够想象到的所有赞美词汇来夸奖他,搞得梅戈有点不知所措。

    还有人央求着梅戈说说细节,讲讲那神奇的巫术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下子,梅戈便更加不知所措了……

    梅戈敢保证,他才是最想知道真相的那个人好吗!

    所以,在梅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只能始终保持着微笑,笑的脸都僵了。

    从始至终,钱卫宁都只是跟梅戈道一句大人辛苦了,没有再问任何事情。

    在钱卫宁眼里,这俨然就是一场诺曼家族与都铎家族的斗争,他才不愿意闲着没事掺和进去。

    这位钱会长现在心里只惦记着一个事情,如何能摆脱梅戈?!

    对他而言,梅戈在队里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啊。

    就比如今天晚上,他足足死了三十多个下属,而梅戈还是屁事没有。

    钱卫宁甚至在想,会不会还没等他们走到根特城,自己的这些下属就已经死完了……?

    到时候自己拿头去完成任务?说不定他自己也都死在路上了啊!

    喧闹中,任小粟一个人靠在马车边上笑眯眯的打量着所有人,突然间他和小女巫安安四目相对,然后安安便赶紧钻进了马车里。

    中年妇人陈静姝问道:“梅戈有说什么吗?”

    “没有,”安安摇头:“很多人问他那是什么巫术,但他都不说。”

    安安他们会巫师语,这是从小就要必修的课程,可他们也不知道空爆术的咒语是什么,梅戈又跟嘴被烫到了一样念的飞快,导致安安等人根本没听清梅戈念叨的什么。

    所以,他们也就没法确定是不是真的空爆术。

    “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巫师,竟然还是隐藏的高手,”陈静姝嘀咕道:“难道真的有诺曼家族在背后帮他?”

    “可咱们也调查过梅戈啊,他确实就是个边缘巫师而已,就算诺曼家族帮他,也没法把一个边缘巫师两年内提升成为一个大巫师吧,姨妈,你对上这个梅戈有几成胜算?”

    陈静姝摇摇头:“不好说,他巫术的爆发力极强,被沾上一次就非死即伤,跟这种人交手太危险了。”

    当然,高爆发也是诺曼家族能够在巫师国度立足的原因之一。

    安安嘀咕道:“先是冒出来个诡异的任小粟,现在又冒出来个诡异的梅戈,我总感觉就这么闹下去,咱们未必能顺利抵达根特城。来杀梅戈的都是都铎家族的人,以都铎家族拿睚眦必报的性格,下次怕是要直接派大巫师过来了。”

    听到这话,陈静姝也皱起眉头:“确实很危险。”

    “要不咱们先脱离队伍吧,”安安说道:“那个任小粟也是要去根特城的,他之前也跟您说要脱离队伍来着,那咱们就在根特城等他?到时候派人去城门口守着,总能找到他的。”

    陈静姝沉思片刻说道:“有个事情我想给你们说一下,咱们现在不能抛下他离开了,如果真有危险,我们得保护他才行!”

    陈程和安安并不知道创始人能让人流泪的事情,陈静姝却是知道的,现在这种情况,她怎么能抛下疑似创始人后人跑路?

    一旁陈程忽然说道:“但你们注意过那个任小粟没,他全程都很轻松的样子,我怀疑他就是在等那些大巫师过来啊。”

    安安仔细回忆着任小粟在瓦杜兹城镇里追索他俩的情形,这少年在偌大的城镇里不慌不忙的,最后把他们堵在里铁匠铺里,而且有着极其诡异的手段。

    陈程这个猜测很荒诞,毕竟谁会闲着没事跟大巫师作对,那都是一个个修习巫术一二十年的强者了,非常危险。

    但不知道为什么,安安忽然觉得陈程很有可能猜对了。

    陈程看着安安与陈静姝说道:“我觉得,他可能并不需要谁来保护。”

    


  • 上一篇:1145、乘风破浪!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152、亲自制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