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6、城墙塌了!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温斯顿家主听着任小粟的话语,脸色越发的阴沉了:“烧死他!”

    火海的温度高得离谱,当热浪扑面而来的时候任小粟便明白,这大概是温斯顿家族最后的杀手锏了,自己不能硬扛。

    难怪178要塞还没崛起的时候会被这群巫师祸害,有一说一,巫师们的手段确实非常狠辣诡异。

    任小粟在外覆式装甲里笑了笑,今晚这点动静还不足以打消伯克利北伐的决心,该来的战争迟早会来,那时候他应该已经在根特城里安心的等待时机了。

    如今这场战斗,不过是为二十多万英灵收点利息,自己也很久没有经历高强度战斗了,正好热热身。

    下一刻,刚刚才被他驱散的蒸汽列车从虚无中驶出,温斯顿家主急了:“拦住他,在火海包围他之前不要让他跑了!”

    可是他这狂怒吼声并没有什么用,温斯顿家族年青一代早就被任小粟杀破了胆,根本没人敢来阻拦。

    倒也不是这温斯顿家的人胆小,而是他们很清楚,以他们的实力过来阻拦确实没用,那就别去做无谓的牺牲了。

    而且万一真的拦下来了怎么办?当这俩狠人拼死一搏的时候,大巫师倒是可以用子嗣替死,他们这些年轻的上哪说理去啊?

    血继巫术可不是想学就能学会的,一般都掌握在少数大巫师手中。

    等蒸汽列车来到身边的时候,任小粟与老许抓住列车的铁栏杆,跟着列车一起向王从阳消失的地方驶去。

    就在温斯顿家族的人以为任小粟这就要离开的时候,任小粟忽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杆黑色大狙来,隔着火海随便轰了一枪。

    刺耳的轰鸣声把年轻巫师们吓了一大跳,紧接着便听到火海另一端传来奥斯顿大巫师的惊呼声:“埃布尔!埃布尔你怎么了!?”

    这一枪太快太突然了,埃布尔大巫师竟是连血继巫术都没来得及用,直接暴毙了!

    任小粟心中笃定,对方用血继巫术来替死也得有个施法的过程,这玩意是主动技能,并不是被动!

    只要不是被动,那以后再遇到温斯顿家族的大巫师就好办了……

    原本温斯顿家的大巫师还想再联手追杀任小粟的,结果这一枪把所有计划都给轰翻了。

    任小粟没有尝试着用暗影之门穿透火海夺取对方的真视之眼,这个杀手锏,他还藏着有大用处。

    今晚的收获已经足够丰厚,任小粟将老许那边兜着的真视之眼也收进空间里,眼瞅着他手里的石头数量都快破七十了,其中有一枚还是红色的,橙色更是数不胜数。

    再反观温斯顿家族那边,熊熊的火海已经将庄园烧成了废墟,温斯顿家主茫然的站在庄园里,默默的看着族人的尸体,还有身旁的残垣断壁……

    温斯顿家主:“我特么……”

    话还没说完,西方竟又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轰然崩塌。

    “快去查看怎么回事,都愣着干什么?”温斯顿家主咆哮起来。

    几名圣歌骑士听到命令赶忙骑上战马向西方追去,大约半个小时候,他们回到废墟庄园气喘吁吁的说道:“家主,城墙被最早逃走的那头钢铁怪物给撞塌了!”

    “塌……塌了?”温斯顿家主精神一震恍惚,城池是一个家族权柄的象征,城墙如果被人破了是会遭到其他家族耻笑的啊。

    毕竟你连自己家门都看不住,那就代表着你的实力不行啊。

    此时万事皆休,今晚被人大闹了温斯顿城,自己损伤惨重也就算了,现在被人撞破城墙逃离,那就真是连寻仇的机会也没有了。

    圣歌骑士团的骑士长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查看了一下城墙坍塌处,发现那段城墙只有外体是砖砌的,里面全是填筑的泥沙,甚至还有稻草……”

    温斯顿家主愣了一下,虽然他们不如伯克利家族有钱,但修筑城墙一事还是扎扎实实的。

    那城墙外面看着是残破了点,可当初修筑的时候温斯顿家族拨付了不少钱,用料都极为扎实。

    这么做,本身也是温斯顿家主知道他们早晚会与北方开战,所以才格外舍得下血本。

    温斯顿家主声音更加阴冷了:“这是哪段城墙?”

    “7年前修筑的那一段,”骑士长回应道:“这逃离的敌人似乎是知道这段城墙有问题,所以才敢撞上去的。”

    这一点就是王从阳的精明之处了,这货来到巫师国度以后别的事情没干,先从侧面摸清了很多细节,例如从一些三教九流那里得知某段城墙偷工减料,以此来作为自己日后的撤退路线。

    真到了危机关头,谁能想到他连大门都不走,直接选择撞塌城墙离去呢?

    温斯顿家主勃然大怒:“七年前?丹尼尔给我滚出来!”

    “大人,丹尼尔已经死了,”一旁的巫师回应道。

    温斯顿家主愣了一下,然后麻木的站在原地不再说话,他沉默很久之后说道:“搜查全城,那两名敌人虽然跑了,但说不定策应他们的人还在。另外,观察家族领地北方,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出现,记住,尤其是从根特城过来的人。如果这事真是都铎家族幕后操控,那他们一定在北方还留有后手,这说不定是他们南下的前奏。”

    “家主,您觉得这是都铎家族所为吗,那小子说的未必是实话,”骑士长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让你查,”温斯顿家主说道:“另外,把今晚的事情整理成文字送去瓦杜兹城,亲自交给伯克利家主。”

    “是,”骑士长领命而去。

    温斯顿城镇发生的事情,被各个家族的间谍们向外传递出去,这天下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只一夜间,有人大闹温斯顿家族的事情便传开了。

    任小粟最终也没能追到王从阳,从温斯顿庄园离开后,他就朝对方的逃离路线追去,正好从断掉的城墙处离开。

    然而,这时候王从阳早就趁着他暴打小朋友的功夫,跑远了。

    任小粟索性翻墙回到城内,等待着新的风暴到来。

    其实他今晚刻意的多次穿上外覆式装甲,就是想让西北情报人员知道,他们的少帅来了。

    但任小粟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巫师们传递情报不准确,最后搞得西北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外覆式装甲怎么办?

    现在王从阳直接把墙都撞塌了,任小粟立马放下心来:这个信号应该足够明显了吧?

    ……

    第四更,大家晚安

    另外,感谢书友20190205131814792书友大额打赏。

    另另外,求月票求订阅。

    


  • 上一篇:1165、血继巫术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167、少帅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