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8、通缉王从阳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大半夜的闹完事,任小粟一觉就睡到了中午。

    许久没有高强度战斗了,这次热完身之后他甚至还感觉格外的舒畅,所以睡的也比较香。

    至于温斯顿家族的人能不能睡着,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只不过当任小粟来到驿站楼下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已经聚满了人。

    钱卫宁作为商队的负责人站在中间,而其他人则把钱卫宁围成一圈,七嘴八舌的嚷嚷着:“钱会长,这怎么就突然不让出城了啊,咱们带了这么多货物该怎么办?”

    另一人对旁边的梅戈说道:“梅戈大人,要不您以巫师的身份去跟温斯顿家族商量一下,放咱们离开吧?这在路上耽误一天,可就是耽误一天的成本啊,喂马喂牛都是要钱的。”

    任小粟看了一眼,钱卫宁的几百个手下围在驿站旁边进行警戒,此时驿站已经被钱卫宁带的这支商队给包下来了,不再接待其他客人。

    而那些围着钱卫宁和梅戈的,则是真正的行商。

    大家也不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一整晚光听着混乱的倒塌声,还有圣歌骑士团在街道上疾驰的马蹄声,如今闹的商队人心惶惶,大家不敢再在这里多呆了。

    钱卫宁对大家安抚道:“我这边已经派人去探查情况了,温斯顿城的城门从昨天开始封锁,咱们现在就算想走也走不掉啊。大家稍安勿躁,等我的人探查清楚,然后咱们再商量怎么办。”

    梅戈在一旁说道:“嗯,先听钱会长安排。”

    这时,陈程和安安见到任小粟睡醒出来,便凑到他身边小声问道:“昨晚舞会结束后你直接回了驿站吗?”

    任小粟笑眯眯说道:“是啊,我和梅戈大人直接回来了,路上听到混乱声也不敢多管闲事,回来就睡了。”

    陈程和安安一脸狐疑的看着任小粟,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们讨论了整整大半天时间,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这事到底是不是任小粟干的?

    陈静姝说这事不一定,但陈程和安安俩人始终认为,就算不是任小粟干的,肯定也和任小粟脱不了干系。

    任小粟看着俩人好奇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陈程和安安俩人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也还不太清楚具体细节呢,只知道有人偷袭了温斯顿家族,至于其他的就得等钱卫宁那边打听了。”

    “行吧,”任小粟走到梅戈身边低声问道:“中午吃什么啊?”

    梅戈明显一愣:“中午吃什么?”

    “对啊,”任小粟理所当然的说道。

    梅戈没好气的把任小粟拉到一边去,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还有心情问吃什么,你不知道自己把天都捅塌了吗?”

    “放心,没那么严重的,”任小粟安慰道:“虽然动静闹的挺大,但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夸张。”

    梅戈将信将疑:“是吗?”

    “是啊!”任小粟乐呵呵笑道。

    就在此时,钱卫宁派出去的人已经小跑着进了驿站,他气喘吁吁的来到众人面前:“我大概打听出事情的经过了,也知道这城门为什么要关闭了。”

    “赶紧说说,”钱卫宁催促道。

    护卫赶忙说道:“温斯顿家族昨晚死了62名巫师,其中还包括德文希尔、埃布尔两位大巫师,凶手不光杀了这些人,还抢走了61枚真视之眼,其中有一枚还是红色真视之眼!”

    梅戈:“嗝!”

    刚刚梅戈听任小粟的安慰,还以为事情真的并不算严重,结果现在听到了真相,竟是惊的打了个嗝出来!

    这特么就叫做不严重?你管死了62位巫师的恶性事件叫不严重?

    若不是怕露馅,梅戈当场就要咆哮着质问任小粟了。

    好在他还能保持理智,这才让他止住了冲动。

    所有人听到嗝声便看向梅戈:“梅戈大人怎么了?”

    “没事,”梅戈说道:“我听闻有如此多的巫师同僚死于非命,内心有些悲伤!”

    急于知道真相的钱卫宁看了梅戈一眼没有多问,而是继续催促护卫:“还发生了什么?”

    “圣歌骑士团倒是没什么大事,对方是冲着巫师来的,所以并没有跟圣歌骑士团纠缠,”护卫说道。

    “凶手抓到了吗,凶手是谁?”钱卫宁问道。

    “凶手是三个人,没有抓到,其中一人有人辨认出来是黑市里最近出现的王从阳,另两人就不知道是谁了,”护卫说道:“对了,凶手利用钢铁怪兽撞破了城墙,昨晚便已逃之夭夭。”

    护卫继续说道:“不过我打听到,那个王从阳好像只是个从犯而已,城墙虽然是他撞破的,但巫师全都是另一人杀的。这王从阳的手段是驾驭钢铁怪兽,主要的攻击手段就是吐痰了,并不厉害。所以,厉害的是另外一位。对了,我还带回了王从阳的通缉画像呢。”

    说完,护卫便从怀里取出了王从阳的通缉画像,看样子是刚从某个墙上撕下来的。

    大家凑过去一看,画上的王从阳五官端正、鼻梁高挺、浓眉大眼,若不是大家听闻此人故事,没人能想到这货竟会是穷凶极恶之人。

    任小粟也凑过去看了一眼,看完当即心说这画师可以啊,把王从阳的气质与特征拿捏的异常精准……

    确实是王从阳本人了。

    不过护卫说行凶者是仨人,这样看来温斯顿家族是把老许也算上了。

    昨天晚上王从阳与任小粟属于遭遇战。

    仓皇之下王从阳都没什么东西能拿来遮住脸,而任小粟则全程披着黑色斗篷,没有被人看清模样。

    所以结果就是,王从阳被画了头像通缉,任小粟则屁事没有。

    此时,商队里已经沸腾起来。

    一夜之间死掉62名巫师,这放在整个巫师国度也会是震惊所有人的大事件了,而且按照护卫所说,行凶者只有三人而已。

    三个人顶着圣歌骑士团,然后团灭了六十多个巫师?最后这三人不仅没事,还撞塌了城墙逃离?!

    这特么是神明降临了还是怎么的?

    ……

    晚上还有两章,求月票

    


  • 上一篇:1167、少帅现身!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169、一口黑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