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这世界从来都不相信眼泪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因为打劫者与突然陷入昏迷的事情,任小粟归来的时间比较晚,他看了一眼天色即将被黑暗笼罩,这个时候带着猎物通过集镇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白天的时候还有避难壁垒里的人出来统治秩序,夜晚那些人就回到壁垒里了。
 
  当然避难壁垒里的人也绝不是什么好心,而是他们担心集镇太过混乱会影响流民们劳作。
 
  “哟,任小粟今儿收获不小啊!”
 
  当任小粟扛着铁锅跑进集镇的时候有人与他打招呼,那人脸上都是黑呼呼的,像是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洗过脸似的。
 
  集镇里很多人都是这样,平日里为了换取食物就去附近的煤矿挖煤,这些煤运进避难壁垒里面,然后工人们能够得到刚刚足够活下去的黑面包或者土豆。
 
  不光挖煤,壁垒里所需要的脏活累活,都会由壁垒外面的人来干。
 
  集镇里井水都是配额的,每天就那么点谁也别想多打。附近又没有什么干净的水源,或者说干净的水源都太危险了,聚集着饮水的野兽。所以整个集镇的人都脏兮兮的看不清模样,任小粟也不例外。
 
  只不过任小粟从不去挖煤,他有自己生存的方法。
 
  此时任小粟见到有人打招呼也不回应,他只想快速回到自己的窝棚里。
 
  就在任小粟路过集镇小路的时候,他不远处就是巍峨耸立的壁垒城墙,抬头时仿佛望不到天空中的尽头一般充满了压抑感。
 
  集镇里没有太多土石建筑,更多的是窝棚一般的住所。
 
  原本还挺轻松的任小粟在进入集镇后忽然警惕起来,他甚至从腰间抽出了一柄骨刀。街道上的气氛凝重起来,似乎那些窝棚内隐藏着什么危险似的,只不过当任小粟抽出骨刀后,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又平息了下去。
 
  任小粟生活在这里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颜六元除外。
 
  路旁的窝棚里传来窃窃私语:“任小粟竟然又抓到猎物了。”
 
  “那算什么猎物,麻雀而已。”
 
  “这可跟古旧课本上的麻雀不一样,我估摸着灾变之前的鹰也就这么大吧?”
 
  “不要惹他,”一个声音结束了这一阵窃窃私语,似乎有人了解任小粟的过去。
 
  任小粟掀开自家的门帘,里面的暖意让他身体似乎不再那么僵硬。
 
  正坐在窝棚里面写作业的颜六元抬头看到任小粟回来了,便是一阵惊喜:“打到麻雀了?”


  • 上一篇:1、脑子有病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3、一座宫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