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墙与科学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学堂里的先生只有一位,叫做张景林,而且学堂里授课也都是由先生一个人教的。
 
  旁人都觉得先生厉害,什么都懂。但任小粟一直都有疑问,都说术业有专攻,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张先生也不可能全知全能吧?
 
  任小粟与旁人向来都不太一样,他看问题的时候很喜欢反思,后来听张先生讲课才知道,这叫辩证的看待问题。
 
  颜六元有时候很疑惑,因为任小粟经常反驳张景林先生的观点,却依然会有空就跑来听张先生的课……
 
  下午上课的时候任小粟专门带着颜六元去庆祝了一下,不为别的,就为他以后可以在院子里听课了。
 
  平日里蹲在墙头距离教室太远,终究是有点听不清楚的。原先张景林喜欢讲课的时候把门窗关严,这是害怕外面的动静影响到学生,导致大家分神。
 
  可后来他发现任小粟在偷听之后,就会留一扇窗户。
 
  现在呢,干脆就把任小粟给叫到院子里来了。
 
  很多孩子家长身处这乱世,把孩子送来学堂并不是为了给孩子长学问,而是送来这里方便孩子以后婚嫁,尤其是上过学的女孩通常都能许个好人家。
 
  这年代,看书识字、会三位数的算术就已经很不错了。
 
  大家都忙着生存,饭都快没得吃了谁还会管你有没有文化?
 
  所以大部分家长送孩子来上学并不是有多么长远的打算,这小小的集镇里也有穷人有富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攀比。
 
  颜六元看着任小粟去杂货铺买了一根带过滤嘴的烟,老王还专门得意的说自己这的烟绝对没有加什么大料,安全的很。
 
  一根20,物以稀为贵。
 
  颜六元疑惑问道:“哥,你买烟干啥?”
 
  “你们先生让我进院子里听课,我不交学费就算了,总得表示表示吧,”任小粟笑道的说道:“我知道这位张先生喜欢抽烟。”
 
  在任小粟看来,别人表达了善意,自己就要回报。
 
  俩人趁大家午饭的时候去了学堂的后院,张先生正吃着炒白菜呢,任小粟主动笑呵呵的把烟递给张先生。
 
  张景林也没推辞,而是让颜六元离远点:“你正长身体呢闻着烟味不好。”
 
  任小粟感谢道:“谢谢先生让我进院子里听讲。”
 
  “呼,”张景林拿自家生火做饭的火柴把烟点上,然后美滋滋的吐了一口烟气:“现在像你一样爱听讲的学生不多了,想听就听吧,你以后就站在门口,但不许进教室。”


  • 上一篇:5、学堂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7、代课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