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14、骗术

14、骗术

  天还没彻底黑下来,远方苍穹上就已经飘来了乌云。
 
  “酸雨来了,赶紧回家吧,”任小粟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妇人还在哭喊,可没人会去理会他们。
 
  那汉子的伤不像是意外,任小粟很轻松的就能看出那是刀伤。所以肯定也不是在工厂里不小心受伤的,而是打架斗殴时直接被人打死了。
 
  回到自家窝棚里,这酸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颜六元坐在床铺上忽然说道:“哥你是想要别人的诚心感谢对吧,医生倒是挺容易获得感谢的吧,以前老医生还在的时候大家都很感谢他啊。不过我不建议你当医生,首先医生很容易就陷入两难的处境,其次,你也什么医术都不会啊……”
 
  任小粟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看着颜六元:“那你在这放什么狗臭屁!”
 
  等等!
 
  任小粟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虽然他不会医术,但他可以学啊!
 
  之前脑海中宫殿奖励给他的那两张技能学习图谱可还没用呢,只需要用掉一张不就能学到对方的医术了吗?
 
  到时候自己就能给人看病,或者再退一步,自己有个什么病什么灾的,或者颜六元生病了,自己不都可以治了吗。
 
  老医生还在的时候经常出门采草药,当初老医生就笑着跟人提起过,说现在虽然野兽变厉害了,可草药的药效也好了。
 
  所以老医生靠着一手辨认草药的本领和过硬的医术,确实治好了不少人,而且他采来的草药还卖的很便宜。
 
  任小粟当然不是什么善人,他只觉得自己如果有这么一手医术,以后能应急!也能赚钱!
 
  要知道颜六元现在许愿后大多数后遗症也不过是个感冒发烧头疼脑热,他倒是不想让颜六元许愿遭到反噬,但有时候万一遇到形势所迫呢。
 
  “我要当医生!”任小粟说道,他眼中流露出坚毅的目光来。
 
  “哥你没事吧,”颜六元懵了:“你也不会医术啊,你可别把人治死了啊。咱虽然不救人,但咱也不害人……”
 
  任小粟虚拍了一下颜六元的后脑勺:“就你话多,我什么时候主动害过人。”
 
  这时候任小粟已经盘算起来,到时候自己如果当了医生,赚钱肯定是能赚到的,这就有了稳定的收入。
 
  这集镇上经常有人受伤,所以看病治伤这是刚需啊。
 
  想到就去做,第二天任小粟一睡醒也不去学堂了,塞两口黑面包就去蹲在诊所门口等着诊所开门。
 
  结果这诊所也是尿性,任小粟硬生生等到中午,它都没开门……
 
  等到下午,避难壁垒里敲响了两点的钟声,那年轻医生才慢悠悠的从里面打开门,伸着懒腰出来晒太阳。不过他这懒腰还没伸出来,就被蹲在门口的任小粟吓了一跳。
 
  “你是来看病的吗,带钱了没?”医生问道。
 
  这医生压根就没问任小粟是什么病,只认钱。
 
  任小粟笑眯眯说道:“我不看病,你忙你的。”
 
  医生一脸懵逼,你不看病你在我门口蹲着干嘛。
 
  然而这时任小粟已经默默的使用了自己宫殿中的第一张技能学习图谱!
 
  只见宫殿中那张牛皮纸材质的技能学习图谱无火自燃,转瞬间就烧的干干净净。
 
  “将随机学习目标技能。”
 
  “已随机抽取对方的吹牛逼技能,是否学习?”
 
  任小粟当时都傻了,老子学什么吹牛啊?
 
  他都差点忘了这技能学习图谱是随机抽取对方技能来学习的,并不是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
 
  可问题是你特么为什么会有吹牛这种技能,这也能算是技能?!你特么快完犊子吧!
 
  任小粟目光不善的打量着那个医生,心说这货真是恶心人啊,不过他是来抢人家饭碗的,总不能抢了饭碗还给人家打一顿吧,那就太不地道了。
 
  那医生被盯的有点不自在,他刚准备说点什么,却终于想起来任小粟是谁了!
 
  任小粟没来他这里看过病,但其实双方都听说过对方,一个是集镇上唯一的医生,另一个是集镇上出了名的狠人,相互听说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这年轻医生当场就怂了……
 
  “你要干嘛?”医生弱弱的问道。
 
  “你平时没事老吹牛吗,”任小粟没好气的说道。
 
  年轻医生都傻了:“啥玩意?”
 
  任小粟也不跟他废话,这吹牛的技能指定是不能学了,学了也没啥用,只当是作废了一张技能学习图谱吧。
 
  他再次使用第二张技能学习图谱!
 
  “将随机学习目标技能。”
 
  “已随机抽取对方的骗术技能,是否学习?”
 
  学个狗蛋啊!这都什么跟什么!
 
  任小粟死死的盯着那年轻的医生:“年纪轻轻的身上乱七八糟技能还挺多呢……”
 
  年轻医生都快吓哭了:“你在说啥啊?”
 
  “不是我说你平日里很爱骗人吗?”任小粟问道:“你都骗过谁,你给我说说来?”
 
  “你可不要乱说啊,我骗谁了我……”
 
  任小粟是个很理智的人,在惨遭损失之后他认真的分析着自己现在的处境,医术是肯定要学的,宫殿以后肯定还会给自己技能学习图谱,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发布任务了。
 
  所以现在任小粟想知道的是对方医术到底怎么样,值不值得自己继续学下去。
 
  他在脑海中问道:“这医生的医术是什么等级?”
 
  “已学习目标,可以告知。”
 
  “对方没有医术。”
 
  你特么!
 
  我尼玛!
 
  任小粟当时就差点把扛着的大铁锅给砸了,早上他是扛着锅出门的……
 
  难怪你特么会骗术啊,原来这些年你大爷的一点医术都不懂,全都在这招摇撞骗呢?
 
  老医生怎么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
 
  这小子这些年全靠着老医生留下的余荫过日子,反正集镇上也没第二个医生了,所以他就心安理得的行骗,那些病人能熬过去就熬过去,熬不过去大家也都习惯生生死死这种事情了,毕竟老医生在的时候也有医不好的人。
 
  而且老医生临走前给这小子留了很多草药,标明对什么症状,他只需要蒙着开药就行了。
 
  任小粟今天算是长记性了,下次再遇到第一回抽取技能不成功的情况,一定要搞清楚对方到底有没有自己想要的技能……
 
  ……
 
  感谢文在否同学成为本书第五个白银大盟,感谢失态大大成为本书的新盟主!
 
  今天因特殊情况提前1小时15分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