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20、狼群

20、狼群

  病号一听任小粟竟然还感慨自己怎么不跑快点,当时他就相当委屈了:“我都已经使出吃奶的劲儿去跑了好吗,是你太变态了!”
 
  任小粟砸吧着嘴说道:“其他人都交完钱走了,你这事怎么办你自己说,我们这是诊所,又不是慈善机构!”
 
  “那你说怎么办?”那汉子都快哭了,眼瞅着打又打不过,钱又不够,搞不好今天就捐在这里了……
 
  “你看是这样啊,”任小粟和颜悦色的说道:“你仔细想想家里是不是还藏着钱?”
 
  “没有,现在谁敢在家里藏钱啊,自家婆娘都信不过啊,”那汉子快绝望了。
 
  任小粟也有点不耐烦了:“大老爷们的别那么委屈吧唧,你就说你什么还有多少钱吧?”
 
  “距离发工资就剩四五天了,现在是月底,我们这干活的根本存不住钱……”
 
  “我问你还有多少!”任小粟怒吼道。
 
  “432,”汉子哭了。
 
  打欠条肯定是不能让对方打欠条的,这年头今天让人给自己打个欠条,明天说不定这人就没了……
 
  任小粟寻思着这人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值钱东西?
 
  忽然间任小粟想到了一个事情,他眼睛一亮说道:“是这样,我看你也不容易,要不剩下的就免了吧,你把你兜里的钱给我就行了,我给你留32块钱吃饭……算了,给你留2块钱吃饭吧。”
 
  那汉子一听,差点都感动哭了:“谢谢你,谢谢你!”
 
  “来自董明帅的感谢,+1!”
 
  任小粟心中狂喜,自己终于找到了获得感谢的方法!
 
  首先定价要合理,诊所收600他也收600,这样大家就不会觉得他宰人,其次要演戏,哪怕少赚点钱也要赚足感动!
 
  赚钱不重要,感谢才重要,有感谢就有钱!短短的一天时间,任小粟就已经赚了2230块钱,这可要比他去抓麻雀来钱快多了,还压根没有危险。
 
  如今任小粟的感谢币再次重回四枚,看上去并没有怎么增长,但重要的是他在摸索中找到了方法啊!
 
  这时候任小粟已经开始美滋滋的寻思,可以给颜六元再添一套秋衣秋裤了,他回头看了小玉姐一眼,嗯,小玉姐也可以添一身棉袄过冬!
 
  小玉姐现在已经进入了护士的角色里面,任小粟也不能让人家白干活是不是?
 
  不过不着急,先看看一个月大概能赚多少钱,然后再决定给小玉姐发多少工资。
 
  ……
 
  工厂锅炉爆炸的事情已经传到了集镇上,不少妇女都很着急,生怕自己家男人出了意外。
 
  任小粟下午一直坐在窝棚里等着扛人回来,结果一个也没见到。
 
  最难受应该是集镇上诊所里的那个骗子了,他听说锅炉爆炸以后一直兴奋的在等病人上门,结果到晚上的时候一个来就诊的人都没有!
 
  年轻医生出去打听了一下,他分明听说有三个人下午是跑回来的,都带着伤,怎么一个来自己这里包扎的人都没有呢?
 
  然而他一打听就蛋疼了,被人截胡了!
 
  他心想谁这么牛逼竟然敢截他的胡?结果再一打听,任小粟!
 
  年轻医生犹豫了半天最后咬咬牙,任小粟怎么了?任小粟就可以抢别人饭碗了?
 
  可这年轻医生觉得不对啊,任小粟怎么就忽然学会治伤救人了呢?他之前听说黑药的时候只当是任小粟随便配的草药,心里还有点不信,现在他不得不信了。
 
  他怒气冲冲的跑去找任小粟说理,刚到任小粟家窝棚门口,任小粟正拿着骨刀削土豆呢,只见任小粟把骨刀往土豆上一插,竟然直接扎了个对穿。
 
  任小粟若无其事的问道:“你找我?”
 
  “没事,我就问问你吃饭没,”年轻医生干笑道。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于童你也老大不小了,老医生的余荫也要快被你用完了,我劝你现在还是赶紧回去翻翻老医生的医书,这样以后才不会死的太惨。”
 
  “你在说什么?”于童心虚道:“我天天都在看医书啊。”
 
  “那就好,”任小粟低头不再理他,继续削土豆。
 
  说实话以前任小粟他们吃土豆是不削皮的,直接吃,因为削土豆会削去不少份量。而现在就不一样了,任小粟有钱,膨胀!
 
  这时忽然有几十人跑进集镇大喊:“不好了不好了!”
 
  任小粟皱眉,他拉住其中一个人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工厂锅炉爆炸的血腥味引来了狼群,”那人仓皇失措的说道:“这狼群不知道是哪来的,数量很多!”
 
  “很多是多少?”任小粟追问道。
 
  “怕是得有上百头!”
 
  这确实是大事了,留在工厂里的那些工人恐怕凶多吉少。
 
  狼群已经有一年多没出现过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大家几乎忘记了狼群的威胁,也不知道它们这一年多的时间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数量上竟然多了好几倍。
 
  不过狼群是不敢来劫掠集镇的,因为这里有高墙,而高墙上则有热武器。
 
  这就是流民们聚集在墙外形成集镇的原因了。
 
  “看啥看,吃饭,”任小粟对颜六元说道。
 
  说完他就坐下来继续吃饭,而颜六元一边吃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外面:“哥,当初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也一直都没说过。”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却始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旁的小玉姐也看了任小粟一眼,但她什么都没问。
 
  等颜六元吃完一颗土豆后任小粟又递给他一颗:“多吃点好长身体,这样才能比别人活下去的几率大一些。”
 
  “哥,你是担心狼会来集镇?”颜六元看着任小粟依旧眉头紧锁。
 
  “不会,”任小粟摇摇头说道:“它们比你们想象中的要聪明,不会来这里冒险的。那工厂如果不是锅炉爆炸造成了伤亡,它们也不会过去的。它们根本不是被血腥味吸引,它们是被死亡吸引过去的。”
 
  “那哥你在担心什么?”颜六元好奇。
 
  任小粟想了很久:“万一有一天这墙塌了呢?”
 
  小玉姐愣了一下:“这墙会塌吗?”
 
  “不知道,”任小粟再次摇头:“但这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我其实见过两次狼群,第一次离的很远我就跑了,第二次没那么幸运,但我总感觉……它们好像在变得更加强壮!”
 
  其实任小粟也在想,万一有一天这壁垒倒了,世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
 
  感谢烟灰黯然跌落成为本书白银大盟,感谢kingyyh、逆风之蓝泪、卢胤泓、花碧楦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