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梦都是反的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兴许是那支乐队这次确实太狼狈了,所以休整的时间比较久,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出来。
 
  按照对方所说,这乐队和私军肯定还要往境山走一趟的,只是早晚问题。
 
  境山到底有什么?任小粟总觉得这群人想去境山的欲望,远要大过什么受邀去112号避难壁垒表演。
 
  境山占地面积辽阔,如今恐怕还没谁真正探索过境山腹地吧,这壁垒里的管理者到底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清晨颜六元背着小玉姐刚给他缝好的新书包去上课,心里美滋滋的。
 
  只是到了学堂他就发现有点不对劲,怎么他一进门,所有同学都回望着他呢。
 
  颜六元不想搭理于是径自坐到了位置上,结果所有同学竟然都围了过来,杂货铺老李家的结实姑娘李有钱当先对任小粟说道:“六元,你能不能回去给你哥说说,让他别再拖堂了?”
 
  “就是,”王富贵家的傻儿子也抱怨道:“天天拖堂,大家都没时间玩了。”
 
  颜六元也正在纠结这事呢,他无奈道:“我要说了有用,那他早就不拖堂了。”
 
  这时候大家听他这么说就不乐意了,李有钱冷笑道:“张先生也没给你哥发工资啊,听说你家现在也不缺钱吧,这么上心干嘛?怎么,这就想接学堂了吗?他还只是代课先生呢,轮不着他来对我们指手画脚……哎哟!”
 
  李有钱一声痛呼。
 
  只见颜六元起身就是一脚踹在了李有钱的胯骨上,谁也没想到颜六元竟然会突然发火,只听颜六元冷笑道:“我哥教你们的东西,都是能让你们在荒野上保命的知识,不感激也就算了竟然还在背后编排他,以后谁再说这事别怪我不客气。”
 
  颜六元今年14岁,李有钱却是已经16岁了,如今俩人身高是差不多,可李有钱却比颜六元壮了一圈。
 
  当初王富贵想把李有钱介绍给任小粟的时候,颜六元说李有钱可结实了,当时颜六元真的没有说假话……
 
  然而这一刻其他学生看着颜六元的模样,就像是看到了缩小版的任小粟,两个人身上所爆发出来的狠劲简直如出一辙。
 
  平日里颜六元虽然经常噎人,但看起来可比任小粟温和多了,怎么一说任小粟,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原来颜六元骨子里,也藏着某种野性。
 
  李有钱原本想起身还手的,可她看到颜六元这副模样时,竟是悻悻作罢:“我可没编排他,我说的都是实话。”
 
  这时候反倒是颜六元最先开始纠结了,明明他才是那个最不想任小粟拖堂的人啊!
 
  学堂张先生背着手从门外走了进来:“都聚在一起干嘛?都回到自己位置上准备上课了。”
 
  所有学生赶紧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放学的时候张先生看起来都挺和蔼可亲的,可在学堂上课期间,他要比谁都严厉。
 
  王富贵的傻儿子王大龙在颜六元旁边坐下,他还是颜六元的同桌。
 
  王大龙偷偷的打量着颜六元,当他看到颜六元好像还在生闷气,就想找个话题化解一下刚才的尴尬:“我昨天做梦了,梦到我爹给我找了个后妈,对我可不好了。”
 
  颜六元看了他一眼:“没事,梦都是反的。”
 
  王大龙一听这个就喜上眉梢:“也对啊。”
 
  颜六元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他可能给你找了个后爸。”
 
  王大龙:“???”
 
  ……
 
  当天晚上任小粟他们正吃饭呢,吃完饭准备补习一下颜六元他们今天学的功课,结果这个时候就看到王富贵怒气冲冲的领着哭哭啼啼的王大龙进了诊所:“任小粟你给我出来!”
 
  任小粟端着饭碗愣了一下:“怎么了?”
 
  “你问你家六元给我家儿子说了什么,一到家就哭哭哭,”王富贵想起来自己儿子刚才哭着说的话就气不打一出来。
 
  任小粟看向颜六元,颜六元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我说老王可能给他找了个后爸。”
 
  任小粟:“???”
 
  哇的一声,王大龙哭的更厉害了。
 
  任小粟看向颜六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六元,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转头他便对王大龙温声安慰道:“放心,你爹最多给你找个后妈,后爸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的。”
 
  王大龙愣了一下,后妈也不行啊!继续哭!
 
  这给王富贵气的啊:“我真是谢谢你替我解释啊!”
 
  “来自王富贵的感谢,+1!”
 
  这时候任小粟眼睛一亮,虽然这感谢来的有点牙疼,但那也是一枚感谢币啊!
 
  不知道为什么,任小粟总觉得一扇神奇的大门,正向他缓缓打开……
 
  感谢币这就11枚了啊!
 
  忽然间王富贵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连气都瞬间消了,他提醒任小粟说道:“陈海东,就是咱集镇上的那个管理者昨天无意中提起来的事,他说其他壁垒好像都出现了奇怪的事情,咱们113号壁垒里面也是这样。”
 
  “什么事?”任小粟沉声问道。
 
  “具体的事情他好像也不是特别清楚,”王富贵说道:“有消息我再告诉你吧,反正万事小心,这年头但凡出现点稀奇古怪的事情,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
 
  等王富贵走了以后,颜六元好奇道:“为什么老王会说,这年头但凡出点稀奇古怪的事情,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因为我们对于好事的定义太过狭隘了吧,对我们好的事情,才叫好事。”
 
  “那我们这么想错了吗?”颜六元问道,他虽然上的课比任小粟多,可说实话他确实没有任小粟用功。
 
  以前他偷懒的时候,任小粟都是抱着他从张先生那里借来的书一直看,有时候颜六元也在想,反正任小粟都这么厉害了,自己还努力干嘛啊。
 
  任小粟看着颜六元说道:“你记住,这么想是没错的,对我们有益的事情才是好事,人自私一点没错。我是让你当个有底线的人,可没让你当什么烂好人。”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