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38、提条件

38、提条件

  任小粟在诊所的后院里闭目养神,等待着那支乐队的到来,不过直到清晨,他才听到避难壁垒闸门缓缓抬起时嘎吱嘎吱的响声。
 
  可惜了院子里刚中下的菜啊,那些大葱,那些蒜苗,那些青菜……
 
  该来的,终究会到来,任小粟睁开眼睛走向前面接诊的屋子,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
 
  “请进,门没关,”任小粟说道,他头也没抬,好像在写病历似的……
 
  门开了,外面清晨的阳光瞬间照射在任小粟的脸上,任小粟抬头看去,赫然看到一个精心打扮过的女孩站在门口,穿着任小粟从没在集镇上见过的衣服。
 
  任小粟之前趴在窗户上看到过对方,这女孩就是避难壁垒里有名的那位歌手骆馨雨了。
 
  花里胡哨的,任小粟心中念叨一句后便把目光投向骆馨雨的身后,那里站着乐队的工作人员还有避难壁垒的私人部队,这次私人部队竟然派出了12人,竟比上次的人还要多一些。
 
  不过任小粟最关注的,还是那个鸭舌帽姑娘……那个完美级枪械技能拥有者。
 
  这姑娘仍旧带着鸭舌帽并且把帽檐压的很低,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她似乎察觉到任小粟的目光竟停留在自己身上,于是微微把脸抬起。
 
  任小粟看到对方精致的下巴,却始终看不到对方笼罩在鸭舌帽阴影里的眼睛。
 
  而在这群人的身后,聚集了一大群学堂的学生……
 
  其实乐队的人也有点疑惑,这些孩子怎么突然就聚过来了?李发财的结实闺女小声在后面问鸭舌帽姑娘:“你们是要把任小粟带走吗?”
 
  没人回答李有钱,似乎鸭舌帽姑娘不太喜欢说话。
 
  可就在此时,任小粟忽然听到脑海中宫殿说道:“任务,拒绝同行前往境山。”
 
  任小粟愣了一下,怎么连宫殿都冒出来参合这事了,按照正常逻辑来讲这宫殿应该是为了自己好吧,可为什么宫殿不想让自己去境山呢?那里到底有什么?
 
  明明任小粟自己也曾到过境山,那里肯定是要比集镇上危险一点,但也不至于危险到需要宫殿出来提醒自己吧。
 
  难道出了什么变化?
 
  想到这里任小粟心生退意,他是想出去看看,可他是想出去看看外面广阔的世界,而不是去看看那个世界到底有多危险……
 
  骆馨雨在任小粟对面坐了下来,她微笑道:“你就是任小粟吧。”
 
  任小粟看着骆馨雨沉思起来:“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
 
  骆馨雨:“???”
 
  这脑子病的有这么严重吗?
 
  这时私人部队的一名军官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着任小粟笑道:“别装了,咱俩打过交道。”
 
  任小粟一抬头看到来人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货可不就是搜查过自己两次的王从阳吗!
 
  这下就装不成了,而且任小粟心里很清楚,这趟他不去可能都得去了。
 
  他原本坐直的身体朝背后靠椅的靠背上倒去,整个人身形突然懒散了起来:“我不去!”
 
  “任务完成,奖励基础级技能学习图谱,可学习他人能力。”
 
  任小粟眼睛一亮,任务完成了!
 
  果然,这宫殿判断任务完成与否的标准不是既定事实,而是只要任小粟的态度!
 
  这一刻,任小粟内心忽然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王从阳在一旁说道:“你不去怎么可……”
 
  “我去,”任小粟认真的说道。
 
  王从阳:“???”
 
  不过让任小粟大失所望的是,这次宫殿并没有再发布新的任务了,想想也是啊,之前赠予麻雀什么的任务也都只有一次机会,怎么可能让任小粟这样一直刷任务呢。
 
  这时候骆馨雨笑道:“你愿意去那是最好的,罗老板的手信想必已经有人给你转达,若是不去这集镇上也没有你立足的地方了。”
 
  “我可以去,”任小粟说道:“但是我还有几个条件。”
 
  骆馨雨笑吟吟看着任小粟,她觉得现在沟通起来顺畅多了:“你说。”
 
  “我要三万块钱酬劳。”
 
  “不行,一万块。”
 
  “可以,那我要加十袋盐,十条烟,一百公斤的米,还有……”任小粟掰着手指算了起来。
 
  骆馨雨平静说道:“打住别说了,我给你三万块钱。”
 
  “行,我还有条件,”任小粟说道。
 
  “你不能一次说完嘛?”骆馨雨不耐烦了。
 
  “刚才是你打断我的啊,”任小粟说道:“我可以去,但王从阳不能去。”
 
  这个王从阳摆明了是那个死掉的工厂管理者王东阳的亲戚,本来就以公谋私来查了自己两次,这要一起出发,路上还指不定闹什么幺蛾子呢。
 
  所以任小粟不能眼看着自己身边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咦,等等,这王从阳不会是因为私自搜查自己两次惹到了罗老板,所以被发配出来的吧?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啊,寻常私人部队谁愿意去荒野啊,是避难壁垒里的好日子过腻了吗?
 
  所以这王从阳被发配,心中肯定又加大了对自己的不满吧,那就更不能让他一起去了。
 
  有人说过,这废土之上最需要担心的是日益健壮的野兽,但任小粟不认同,野兽他遇到过一些,也杀过一些,但在这废土之上最需要担心的从来都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人。
 
  骆馨雨转头看了王从阳一眼,她没想到这俩人竟然还有过节。
 
  这时骆馨雨回头竟是看向那个鸭舌帽姑娘,只见鸭舌帽姑娘隐晦的点点头,骆馨雨说道:“可以,王从阳你回去吧。”
 
  王从阳看向任小粟,任小粟笑了笑:“其实你也不想去对吗。”
 
  王从阳嘴角扬起:“有点意思。”
 
  说完,王从阳便转身离开。
 
  这时任小粟说道:“我其实还有个条件……”
 
  可是骆馨雨已经起身,她的笑脸已经变成了冷漠:“少年,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任小粟心想这避难壁垒里的人怎么这么喜怒无常,刚才还笑意盈盈的呢,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
 
  感谢kevin周扬、丰年年年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