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40、我要和我的饼干在一起!

40、我要和我的饼干在一起!

  前往境山的路不好走,大多都是土路。
 
  有时候任小粟坐在车斗里面还看到地面偶尔会出现水泥道路,可那些道路早就不知道因为什么碎裂了,变得残破不堪。
 
  以前任小粟听学堂张先生提起过,这些水泥路都是灾变时代以前留下的,如今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路基已经坏掉,甚至绝大部分路面都被泥土掩埋。
 
  如今所有壁垒相通的“大路”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况,只不过来往的车辆相对多一点点,土路就会平一些。
 
  事实上,壁垒之间往来的车辆也多不到哪去,任小粟他们在集镇上一年里能看到十次有外部车辆来到113号壁垒,就算比较多的了。
 
  荒野上并不荒凉,相反,从集镇出发后只需要过了前面这几十公里,放眼望去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而且这些年植被的生长越发茂盛了。
 
  不过任小粟觉得这应该也不是坏事吧,平时集镇上食物都匮乏,吃不了肉那就多吃点菜啊,他注意看过,就连张景林自己种的白菜都比以往高了一些。
 
  任小粟还专门问过张景林是不是施肥了,结果张景林说没有。
 
  这是好事,说不定以后一颗土豆能够一家三口吃呢……
 
  刘步让任小粟坐在皮卡的后车斗里面时,可能万万没想到任小粟会干什么。
 
  车斗里放的都是他们从壁垒里带出来的食物和水,这玩意也没必要上锁啊,仅仅裹上了油布而已。
 
  任小粟坐在车斗里好奇之下掀开油布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饼干两个字,再掀开另一外块油布,又看到了瓶装水……
 
  因为颠簸的缘故,车在路上开的不快,要知道这乐队最害怕的事情其实不是遇到什么野兽,毕竟他们现在身边跟了十二位私人部队的军人,而且都是荷枪实弹的,根本不用太担心野兽这种问题。
 
  之前确实闹过狼群这种事情,但狼群早就躲远了,它们躲的那座山距离这边要有几百公里,根本不用担心它们会突然回来。
 
  按照避难壁垒的经验,它们回来这块区域活动,最起码也得是休养生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这会儿车队最担心的事情,是车子坏掉了怎么办。
 
  这些私人部队来的军人有一半都是学习过修车的,但他们总不可能带全套零件上路吧。
 
  行程慢点归慢点,总比走过去强。
 
  期间任小粟非要下车方便一下,以至于整个车队都要停下来等他,这就让车队里的人对他更加不满了,不过任小粟倒是无所谓,面对大家对他抱怨的目光跟没事人一样。
 
  车队继续行驶,到了中午,当车队停下来的时候刘步当先跳下了车子,他开心的笑道:“在壁垒里面待的时间长了,出来看看这辽阔的景色真是心情舒畅啊。”
 
  一名私人部队的军人笑道:“可不是嘛,老在壁垒里面也闷得慌。”
 
  事实上旅途一开始所有人都是这个尿性,有心情看风景,有心情谈天说笑,但过几天应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以前任小粟出来打猎的时候,第一天他也觉得很惬意……
 
  刘步招呼大家下车说道:“大家下车吃点东西吧,吃点东西咱们继续赶路,争取天黑之前能够过去云岭,那边咱们上次就去过了,有一块空地适合扎营。”
 
  越野车上的人们都有说有笑的下了车,几个私人部队的军人凑在一起抽烟,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表情。
 
  刘步招呼着工作人员一起往皮卡走去,他可使唤不动这些军人,这次出行请了十二名私人部队的军人可不是他和骆馨雨面子大,而是他们乐队原本就是来掩护这些私人部队执行任务的!
 
  这种情况下别人可能以为他刘步和骆馨雨的面子大,但他们自己要明白轻重。
 
  刘步一边朝皮卡走去一边对身边的乐队工作人员说道:“等会儿把咱们带来的烟也给这些军爷们散一散。”
 
  “好的,给他们散多少?”工作人员问道。
 
  “先拿出一条来吧,咱们不是带了十条吗,慢慢给不急,”刘步笑着说道:“这次有了新面孔,过几天大家都熟了就好相处了。”
 
  就在此时刘步来到皮卡后面,结果他一转头就震惊了:“卧槽,任小粟你在干嘛!”
 
  任小粟看向刘步:“别一惊一乍的,我什么也没干啊!嗝!”
 
  吃得有点撑没忍住,任小粟站起身来活动身体,顺便也拍了拍身上的饼干渣子……
 
  刘步扒着车斗往里面看去,当时就心痛了:“你是猪吗怎么这么能吃,一个人一上午就吃了五包饼干!?”
 
  说实话任小粟也好久没有吃的这么饱过了,最穷的日子里他都紧着颜六元吃,日子富裕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他还没机会奢侈呢……
 
  而且这些人带的饼干可好吃了,有甜的也有咸。
 
  要知道集镇上盐和糖可都是奢侈品,平时任小粟他们吃的都是干煮土豆之类的东西,哪能吃到这么有味儿的食物啊,车上能喝的水还这么多……
 
  “你看看你都把肚子吃成什么样了,”刘步怒吼道:“你这得有四个月了吧?自己不会撑的难受吗?”
 
  任小粟没好气的说道:“这不是你让我坐到这车斗里来的吗,不过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难受了。”
 
  说着任小粟下车就往远处跑去:“你们吃饭吧,我去拉个屎。”
 
  等任小粟跑远,只留下刘步他们在荒野的风中凌乱。
 
  一个乐队的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说道:“咱们还是让他坐到车里吧?”
 
  刘步把眼睛一瞪:“凭什么让他坐车里?他一个流民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坐在一起,嗯?”
 
  那工作人员气势立马弱了下来,不过他还是嘟囔了一句:“让他在皮卡车斗里再待两天,我们怕是熬不到112号壁垒了吧……”
 
  刘步一听这话,他大概估算了一下任小粟的饭量,然后感慨道:“确实熬不过去……”
 
  最终大家协商一致决定,让任小粟坐进车里。
 
  然而等任小粟回来的时候一听让他坐车里就不乐意了:“我不坐车里,我凭啥和你们坐一起,我是流民!”
 
  “你们放开我,让我和我的饼干在一起!”
 
  “你们还是不是人!”
 
  最后还是大家齐心协力把他给塞进车里才算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