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你是什么医生?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相比杨小槿的谨慎,任小粟看向队伍里的其他人似乎警惕性都太差了一点,12名私人部队在这里,竟然连个守夜人都没有。
 
  各个帐篷里面鼾声震天,明显都睡死了似的,大型野兽确实被挡在壁垒圈外面了没错,可你们这心也太大了吧。
 
  而杨小槿,呼吸声均匀细长,明显没有进入深度睡眠。
 
  任小粟觉得自己谨慎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他见过很多夜里被捅死的人,可杨小槿又是因为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才养成现在这样的习惯?
 
  他觉得一个人过去的经历决定了现在的思维和习惯,这杨小槿必然经历过极其危险的处境。
 
  天亮的时候任小粟趁着所有人还没起呢就去自己扔鱼骨的地方查看,昨天晚上他还专门留了一些鱼肉,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兽会被吸引过来。
 
  很多人恐惧野兽是因为他们觉得野兽那么凶猛不会害怕人类,然而野兽也没有那么鲁莽,事实上大部分野兽都十分机警,寻常独行野兽看到这边这么多帐篷恐怕就会离开,但这鱼骨鱼肉里宿营地很远,应该能让野兽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任小粟小心翼翼的靠近这扔鱼骨鱼肉的区域,并且时刻留心着周围有没有野兽来过的痕迹,然而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可是当他来到那里时忽然发现,地上的鱼肉鱼骨竟然全都不见了,而周围却没有任何野兽的脚印!
 
  任小粟顿时抽出袖中的骨刀来凝神警惕,一边戒备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后退,是蚂蚁把骨头和鱼肉弄走了?有这个可能,现在的蚂蚁都有手指指肚那么大,附近要是有个蚁窝,一晚上把这里搬干净简直再正常不过。
 
  但任小粟心中仍旧有疑虑,他回到营地的时候大家已经准备收拾东西出发,所有人都在折叠帐篷塞回越野车的后备箱里。
 
  刘步在那边继续跟骆馨雨抱怨道:“馨雨你就不该跟他换巧克力,流民哪配吃这种东西?”
 
  骆馨雨没理他,她也没想到会搭进去两块巧克力啊!
 
  车队出发,他们按照任小粟指引的路终于开始深入树林,天空的阳光透过树冠照射下来,整个树林看起来分外怡人。
 
  这时候大家早就忘了昨天晚上巨鹿脚印带给他们的恐惧,任小粟甚至听到后面车上传来了唱歌的声音,还有一群私人部队的军人讲着荤段子然后哈哈大笑的声音。
 
  好像大家来这里是野炊的一样。
 
  有一小段路距离河边挺近,任小粟跟司机说了一声:“尽量离河流远一些。”
 
  其实他也不知道河里到底有什么危险,只是昨天晚上那一幕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结果司机不以为然:“我们这距离那条河还远着呢,而且河里不就点鱼吗,鱼还能跳上岸来咬你?你别进去游泳就行了。”
 
  任小粟不再说话,他只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如果危机来临,自己一定要甩开这群蠢货迅速脱离危险。
 
  就在此时任小粟所在的领航车骤然刹车,那私人部队的司机仓皇道:“前面!”
 
  任小粟转头看去,赫然看到一头巨大的马鹿。
 
  马鹿是仅次于驼鹿的大型鹿类,本身就身形巨大,它们喜群居,以草、树叶、嫩枝、树皮和果实等为食,喜欢舔食盐碱。
 
  而面前这头马鹿恐怕要有两米多高的样子,它正在静静的站在路上望着车队。
 
  车队陷入了紧张状态之中,那群私人部队纷纷拿起自己的自动步枪拉开枪栓,忽然树林里有沙沙声传来,竟是又有两头小一些的马鹿钻了出来,看样子是第一头的孩子。
 
  许显楚的声音从车载对讲机里传了出来:“不要开枪!”
 
  那头马鹿看样子没有什么攻击性,只是看了看车队然后发出大概是“这特么什么东西”的疑问,然后就准备走了。车队里所有人都吐出一口气来,心情放松了一些。
 
  私人部队的军人笑道:“食草动物而已嘛,看把你们吓的,这里不会有大型食肉野兽的。”
 
  这会儿大家又互相调侃起来,仿佛刚才紧张的不是他们自己一样。
 
  然而就在此时那头马鹿忽然朝车队冲了过来,对方头颅已经低垂,巨大的鹿角正对着领航车而来!
 
  领航车的司机叫骂一句赶紧轰油门朝树林里面躲去,这时候也顾不得会不会撞树翻车了。
 
  万幸的是当那巨鹿到来时,领航车及时转弯与鹿角擦身而过,可后面的车辆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只见那鹿角坚韧无匹,竟是犹如叉车把捅进了汽车的引擎盖里,然后一甩头便将整辆车子给甩了出去!
 
  紧接着还没等其他车辆的私人部队军人下车,这头巨鹿就已经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跑进了树林,大有一种干一票就跑的感觉!
 
  有人朝着巨鹿的背影疯狂开枪,可是根本打不中,他们的枪法也是出奇的差。
 
  任小粟他们所在的车辆因为急速行驶撞到了泥土路旁的树上,引擎盖变形了,里面也冒出大量的白烟!
 
  这时车队方向有人呼喊:“快过来救人!”
 
  刘步的声音响起:“那个流民不是集镇上的医生吗,快让他过来救人!”
 
  任小粟从车上下来就往车队走去,不过他走到时便发现第二辆车的司机只是胳膊上有点擦伤而已,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啊。
 
  死亡从小就伴随着每个流民,就像是生活里的一件琐事一样,像这种擦伤真是不值一提。
 
  任小粟皱着眉头,他压根就没打算给这货治病,就这种私人部队的选手都不值得他浪费黑药,只是他很意外这巨鹿为何突然展现出攻击性来?
 
  刘步推搡着任小粟大喊道:“你不是医生吗,赶紧救人啊!”
 
  “哦,”任小粟答应了一声对那名司机的伤口念叨起来:“快点痊愈快点痊愈快点痊愈……”
 
  刘步都傻了:“有你这么治伤的吗,你这是什么医生啊!?”
 
  任小粟沉思片刻试探道:“巫医?”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