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的一切行为动力,都来自死亡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徐夏的尸体为什么会失踪,这失踪的尸体又去了哪里,这两个问题就像是每个人心里盘旋不去的阴影。
 
  而任小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说对方能够让那么大的一个尸体悄无声息的消失,那么为什么不对活人下手?
 
  以对方的实力来,绝对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整个营地造成极其重大的伤亡吧。
 
  这事里有蹊跷。
 
  所有人都坐在车里面,只有任小粟是坐在皮卡车斗里的。来的时候大家都打开车窗有说有笑,还唱歌!
 
  结果现在大家都把车窗紧闭,生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突然进来要了所有人的性命。
 
  他们觉得,多一层车窗都能让自己安全一些。
 
  而任小粟坐在车斗里面看着视野中倒退的树林,那晃动的树叶阴影里都仿佛藏着杀机,不得不说,就连任小粟都有点害怕了。
 
  可是那能怎么办呢,吃块饼干压压惊吧……
 
  任小粟每想到一点可能会令自己害怕的猜测,就吃块饼干压压惊……
 
  其实任小粟觉得,坐车里和坐皮卡里一样都不安全,反倒是他现在身体素质好,皮卡车斗里视野开阔,一旦出现危险了他也能第一时间寻找出路和对策。
 
  要知道这整个车队里,除了一个杨小槿的实力不明,其他人都跑不过他。
 
  任小粟没想过危险来临的时候要不要救别人之类的事情,他又不傻!
 
  这群人不给他这个向导提供食物,还让他坐车斗,任小粟不报复他们就已经不错了!
 
  大家像是后面真有怪物追赶似的向前逃离,刘步在车上的时候仍然在劝许显楚:“长官,咱们回去跟壁垒解释清楚,你的上司也不会真那么不留情面把你赶出壁垒的吧。”
 
  只是许显楚没回答,如果换了别人,上司可能真的不会这么绝情,但他不一样。
 
  王从阳和许显楚这两个私人军队的军官都是得罪过上面老板的人,事实上这点任小粟早就能看出来了。
 
  大半夜的荒野上有情况,第一个派的就是王从阳出来,而任小粟和骆馨雨这边要求换掉王从阳之后,对方又派了许显楚出来。
 
  在壁垒里左右逢源的那些军官一个个在壁垒里享清福,只有不受待见的人才会被排挤到荒野上执行任务,不然谁大半夜愿意离开家门去战斗?
 
  灾变之前的军人们都是有荣誉感的,但这些私人部队,任小粟认为他们没有这种东西。


  • 上一篇:47、诡异树林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49、活人莫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