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55、短暂的联盟

55、短暂的联盟

  从始至终许显楚都没说过他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而刘步和骆馨雨他们这样的乐队工作人员也明显是不知道的,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问许显楚。
 
  任小粟有些疑惑,许显楚他们的任务目标和境山里的变化有什么关联吗?
 
  许显楚忽然说道:“其实我们也没料到这里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不然也不会只来十二个人了,我能明确告诉你们的就是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们也不知情。”
 
  “现在大家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一定,为什么不能把你们的秘密与我们共享,”刘步现在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他只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所以一切线索他都不愿意放弃,他对许显楚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如果不说,也许这秘密都得随着我们埋进坟墓里!”
 
  眼瞅着刘步的脸都要贴到许显楚的脸上了,唾沫星子乱飞。
 
  许显楚一把将刘步给推开:“你们自己凑上来的也怪我们?我听说你们一直想去其他壁垒的吧,就算没有我们这个任务你们就不去了?这个时候撇的一干二净,好像是我们带你们来送死一样!”
 
  任小粟正看热闹呢,手里就差一把花生了,结果旁边的杨小槿忽然说道:“我饿了。”
 
  这话给任小粟说的一愣,您饿了跟我说什么?
 
  杨小槿说道:“匕首。”
 
  “嗷嗷嗷!”任小粟赶紧点头:“您坐好,我现在给您弄吃的去!您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杨小槿坐在土地上,骆馨雨坐地上还得铺一件衣服在下面,她倒是一点都不讲究。
 
  不过任小粟现在也有点惆怅啊,他原本提着的老鼠给弄丢了,当时他一手要提着司机,一手要拿着匕首,所以根本没办法再提着老鼠了,所以现在食材有点不太好找。
 
  而面前的那面茂密森林实在诡异,夜晚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必须等白天观察仔细了才敢进去找食物啊。
 
  结果这时候杨小槿看他有点犯愁的样子忽然说道:“老鼠我扔后备箱了。”
 
  任小粟怔住了,他依稀记得当时杨小槿在混乱中手里好像提着什么东西,但实在太仓促了他也没能仔细去看,原来对方提着的是那只大老鼠啊……
 
  不得不说,杨小槿的这一手准备真是省了任小粟很多事,以往任小粟都是在荒野上独来独往,从来都不会寻找帮手,所以他必须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危险和困难。
 
  其实集镇上也有人找过他,想要一起出去捕猎,但任小粟都拒绝了。
 
  不是对方能力不够,而是他信不过对方,到了荒野上是很容易疲惫的,这时候与人为伴,还不如与野兽为伴。
 
  任小粟曾经也想过要不要把颜六元培养起来,这样能分担他很多的压力,但后来想了想也就作罢了,任小粟并不想让颜六元身处险境。
 
  现在,任小粟第一次有了“自己有帮手”的感觉。
 
  不过任小粟转念就把这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们两个如今就是交易关系,双方因为信任对方的能力或者资源于是在荒野上结成短暂的联盟,这联盟甚至只是一种无声的约定,但其实大家并不信任对方,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任小粟去车上提了大老鼠出来,这时候其他人都很饿了,但是也没饿到饥不择食的地步,所以他们看到任小粟提着老鼠的时候,想到任小粟要吃它就感觉有些反胃了。
 
  其他人都在热火朝天的聊着该怎么办,杨小槿已经捡了柴火回来准备生火了,任小粟小声交代道:“退出森林的时候一定要面对着森林后退。”
 
  杨小槿挑了挑眉毛:“为什么?”
 
  “因为大型猫科动物的偷袭欲望会被激发,我感觉它们甚至会控制不住自己,那是猫科动物的本能,”任小粟解释道:“荒野上其实有很多野猫,张先生说那些野猫可能都是灾变前的家猫延续下来的,因为没了主人只能在野外自由生长,性子也越来越野。而且这些野猫的体格越来越大了,杀伤力惊人。”
 
  “很危险么?”杨小槿问道。
 
  “对,很危险,不过你面对着它们的时候也未必会攻击你,所以千万不要背对着森林,谁也不知道森林里面藏着什么,”任小粟说道。
 
  大概是因为任小粟也想暂时维持住这个短暂的联盟,以此来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所以就和杨小槿多说了两句。
 
  任小粟拿着匕首从老鼠身上切割起来,说实话他本来是打算拿这鼠肉来钓蜈蚣的,相比鼠肉来,任小粟觉得烤熟的蜈蚣好像更好吃一些。
 
  不过现在也是没办法了,经过人面虫那事,任小粟真有点担心自己再钓出来点什么诡异的东西来……
 
  他快速的切割下来这只老鼠粗壮的两条后腿,任小粟把这两条后腿递给杨小槿架在火上烤,不到十秒钟肉香味就飘荡出十多米远。
 
  原本刘步他们正热烈讨论着呢,这会儿闻到肉香味全都齐齐的咽了口唾沫,之前讨论的内容,也全都忘了……
 
  大家静静的转头看向任小粟,可这时只见任小粟一甩手就把剩下的鼠肉给扔到了森林里,现在的任小粟感觉自己力大无穷,那剩下的肉眨眼的功夫就扔没影了。
 
  刘步急了:“你扔了干嘛啊?”
 
  “你们又不吃,留这里招野兽啊?”任小粟没好气的瞥了他们一眼:“想吃自己去捡啊。”
 
  刘步愣了半晌冷笑道:“我才不会吃这么恶心的东西。”
 
  任小粟平静道:“那是因为你还没吃过更恶心的……”
 
  咦,不对,这些人分明吃过更恶心的东西啊。在任小粟看来,你们壁垒里的人连燕窝这种东西都吃,鼠肉算什么……
 
  之前任小粟听学堂张先生说壁垒里面很多大人物都喜欢吃燕窝来着,也不知道燕子哪来的那么多痰,可能是得了肺痨?难怪有个成语叫痨燕纷飞,原来是说这个呢。
 
  然而他也没跟这些人多说什么,剥过皮的肥硕鼠肉在火上很快就烧烤至焦黄,刘步他们也不讨论了,就在旁边狂咽口水。
 
  大家忙了一晚上,晚餐的时候因为恐惧,大家也都没什么胃口,这时候经过一晚上逃亡后体力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每个人都饥肠辘辘的。
 
  有人倒是想去森林里把剩下的那些鼠肉给捡回来,可问题是任小粟扔的太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