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63、全都失踪了

63、全都失踪了

  说到求生本能,这个队伍里除了任小粟以外,也就是许显楚和杨小槿两个人最不做作。
 
  任小粟说松针挤出来的汁液可以喝,他们两个就好不犹如的爬树上找适合挤的松针,瞬间还掰了许多松果。
 
  其实任小粟这种常年行走在荒野的人才明白,大自然是慷慨的,它不会计较是谁从它这里获取了什么,只要你用心,就一定能依靠大自然活下去。
 
  有人感慨道:“人活的还不如动物啊,来世要是变成动物就好了。”
 
  任小粟瞥了对方一眼:“动物活的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自在,我听说长颈鹿这种陆地最高的动物,虽然个子高一些可以抵御外敌,但交.配却非常复杂,所以在求偶前雄性长颈鹿就需要喝尿来判断母长颈鹿是不是在发情期。如果当时出现什么意外,尿也就白喝了……”
 
  队伍里其他人都怀疑任小粟是故意要恶心他们……
 
  不对,这流民小子一定是在故意恶心他们对吧……
 
  这时候任小粟有了枪就硬气许多了,整个队伍只剩下9个人,7把枪,其中3把在任小粟、杨小槿手里。
 
  而且任小粟和杨小槿一个是高级枪械技能,一个是完美级,除非和许显楚硬碰硬,不然他们这个小同盟遇到谁都是完胜。
 
  等着大家摘松针和松果的时候,任小粟闲着没事想起自己那张还没用的技能学习图谱,他瞥了杨小槿一眼果断在脑海中说道:“使用学习图谱。”
 
  “已随机抽取目标高级技能:制作炸弹。”
 
  任小粟愣了一下,他果断把这个技能给学了,但是他有点想不通,这杨小槿到底接受过什么样的训练啊,技能为何都如此暴力?
 
  而且枪械技巧、制作炸弹这两个技能和跳皮筋放在一起,看起来是如此的违和,这特么真是一个人身上的技能吗……
 
  任小粟忽然有了好奇心,他在脑海中随口问道:“目标身上有没有暗杀技能?”
 
  “已学习目标,可告知,暗杀技能高级。”
 
  任小粟忽然心念一动问道:“目标身上有没有唱儿歌技能。”
 
  “已学习目标,可告知,唱儿歌技能高级。”
 
  任小粟都无语了,这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技能啊……
 
  他刚才某一刻感觉自己真是疯了才会问这种问题,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人家还真会,还是高级的呢……
 
  此时,一大群人终于摘完了松果和松针,任小粟叹息道:“你们都不能换一颗树吗,非得挤一颗树薅,你们都快把人家给薅秃了!”
 
  大家听了这话抬头一看,果然快薅秃了啊……
 
  任小粟想了想说道:“我教你们怎么在荒野上求生,难道你们不该感谢一下我吗?”
 
  其他人都懵了一下,然后零零散散的有几个人跟任小粟道了谢,结果任小粟发现,只有许显楚和杨小槿的道谢是诚心的。
 
  感谢币86枚了,任小粟对那把未解锁的武器越来越渴望,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身边的这群人身上。
 
  此时任小粟忽然发现骆馨雨手中空空如也,要知道就连刘步都捧了好几个松果呢。
 
  骆馨雨发现任小粟的目光后便为难道:“我爬不上去……”
 
  骆馨雨这位壁垒里的明星曾几何时爬过这么高的树啊,所以只有她还空着手,人生最孤独的时候是什么呢,就是别人都有某样东西,但你没有……
 
  比如大家都有钱,你没有……
 
  比如大家都有松果,骆馨雨没有……
 
  这个时候骆馨雨犹豫了一下对任小粟说道:“我出一万块钱,你能帮我摘点吗?”
 
  任小粟眼睛一亮立马把自己用衣服兜着的松果和松针塞到了骆馨雨怀里:“以后你就是我任小粟的兄弟了!”
 
  骆馨雨愣了半晌:“谢谢。”
 
  “来自骆馨雨的感谢,+1!”
 
  之前任小粟不卖水,那是因为这瓶装水太珍贵了,既干净又方便携带,但松果和松针不一样啊,随手可得。
 
  而且……骆馨雨给的钱多!一万块钱能干嘛,一万块钱能在集镇上过上两年多好日子了,吃穿都不用愁的!
 
  其实在给任小粟钱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任小粟的兄弟,这一定律也被称为薛定谔的兄弟!
 
  骆馨雨接过松果和松针,但她发现任小粟没有再去摘新的,便好奇问道:“你不去摘松果了吗,那你晚上吃什么?”
 
  任小粟笑道:“我吃巧克力。”
 
  骆馨雨:“……”
 
  之前骆馨雨交换给任小粟的巧克力他还带在身上呢。正好,这巧克力带在身上好几天了确实化了一些,虽然是深秋季节但揣在兜里也有体温啊。
 
  一开始杨小槿说巧克力会化他还不信,毕竟没有吃过嘛,他原本是打算给颜六元带回去的,结果现在看来也带不成了。
 
  只是骆馨雨心中的感谢突然就烟消云散,这特么还是从她那骗走的巧克力呢!
 
  ……
 
  在傍晚来临之前,任小粟终于找到了一块巨大的岩洞适合宿营,这岩石向外凸出来犹如一块巨大的顶棚一样,岩石之下则形成了一片天然的半开放式庇护所,宛如山洞一般。
 
  任小粟经过一片空地时就发现天空中有鳞片状的云彩,虽然他不懂这是什么原理,但他明白这是雨天的前兆。
 
  所以有这么一块岩石遮风避雨,才能安稳的休息。
 
  等到他们在这岩壁下面刚安顿好,哗啦啦的雨便从天穹之上泼了下来,许显楚转头对任小粟问道:“这雨水能喝吗?”
 
  “不能,”任小粟摇摇头:“酸雨喝了会死人的,就算现在酸雨酸度没那么大了也不行。”
 
  任小粟还不太清楚这酸雨的形成原因和判定指标,所以只能粗暴的用“酸度”来概括酸雨的危害程度……
 
  忽然间,岩洞外的树林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声响,只是转瞬声响便远离了,甚至都没给任小粟他们反应的时间。
 
  结果就在此时,岩洞最里面的人忽然说道:“你们看,这里有人刻了字。”
 
  任小粟和许显楚往里面走去,赫然看到岩洞的顶上有人歪歪扭扭的刻着几行字:“我们在树林里看到了奇怪的黑影。”
 
  “失踪了,他们全都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