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戒断反应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那两名至今未归的私人部队军人可是看杨小槿她们没出什么事,自己才敢出去的,而且是结伴同行,可谓是做足了准备。
 
  可现在都过去将近十分钟了两个人还没回来。
 
  许显楚站在岩洞边缘打量着外面的森林,因为下雨的关系,尽管刚过傍晚但天色却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有人问道。
 
  “可是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有人缩在岩洞的角落里说道:“总不能两个人同时都被袭击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吧。”
 
  按道理讲是这样的,可最让人恐惧的难道不是这点吗,许显楚让出去的人必须结伴,可现在结伴了也依然出现了意外。
 
  许显楚说道:“不要多想了,也可能只是耽误了点时间,才十分钟而已。”
 
  岩洞里静悄悄的,虽然许显楚这么安慰大家,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两个人真的再也未曾出现过。
 
  许显楚说道:“你们谁愿意跟我去找一下他们?”
 
  任小粟愣了一下,这许显楚竟然是甘愿冒着未知的危险和酸雨,进入森林寻找他的下属。
 
  可是整个岩洞都没人回应他,谁愿意在这时候出去送死?有几个私人部队的军人撒尿都是在岩洞最里面,搞的整个岩洞都有一股尿骚味。
 
  任小粟他们只能坐在岩洞的最外侧通风处,虽然冷了点,但起码不用闻那个味。
 
  许显楚叹息道:“你们不救别人,可就别怪其他人在生死之时不救你们了。”
 
  任小粟倒无所谓,他也没指望过谁会救他,就连同盟杨小槿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恐怕都会直接舍弃所有人。
 
  大家不沾亲不带故,不互坑就已经很好了。
 
  外面的雨声哗啦啦的冲刷着整片树林,任小粟对杨小槿说道:“我守前半夜,你先休息吧,这场雨下完明天的路会非常难走,要消耗巨大的精力和体力。小心那几个私人部队的军人,他们不坏好意。”
 
  任小粟之前就发现了,自从他们两个夺了枪之后,这几个私人部队的军人就时不时凑在一起,这是个隐患,但任小粟还没想好该怎么解决。
 
  “嗯,”杨小槿点点头便靠在岩洞的石壁上闭目休息起来,只是直到这个时候,杨小槿的枪口仍然对准了所有人,包括任小粟。
 
  任小粟笑了笑也不介意,换了他也一样会这么做。
 
  11个人的队伍,这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9个人,任小粟看向岩洞里面剩下的那个几个私人部队军人,有人坐在里面抽烟,那烟味仍然夹杂着让任小粟恶心的感觉。
 
  他很难想象一个避难壁垒里的军人都开始用这种精神类药物来刺激自己,那这壁垒的防护力量该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是只有113号壁垒这样,还是大部分避难壁垒的私人部队都这样?
 
  这些私人部队的军人原本带了不少烟,刘步也给他们准备了十条,然而这逃亡路上导致他们丢失了大部分,现在每个人身上只剩下半包或者一包,有些人则干脆一根烟都没有了。
 
  这群人坐在里面吞云吐雾搞得整个岩洞都乌烟瘴气的,好在任小粟、杨小槿和骆馨雨都坐在岩洞的最外侧,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只听一个军人对其他人说道:“借我一根吧,我没烟了。”
 
  “我也没了,这是最后一根,”他旁边的军人往旁边挪了挪,其实他兜里还有半包多呢,但是日子还那么长,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自己的也不够啊。
 
  借烟的私人部队军人看向其他人:“借我一根,回到壁垒我还你们一条!”
 
  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瘾”已经上来,他不惜开口许下重诺也只为了抽一根烟而已,要知道这烟在壁垒里面也并不便宜。
 
  “谁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呢,”有人嘲笑道:“到时候你拿什么还,拿命吗?”
 
  任小粟叹息,这群私人部队的军人还真是一群乌合之众啊,还有两名队友在外面生死未卜,这些人都已经开始为了烟闹内讧了。
 
  那名犯了瘾的军人没有借到烟就只能坐在岩洞里面,任小粟仔细观察着他,他开始瑟瑟发抖甚至额头上冒出冷汗来。
 
  虽然这些私人部队抽的烟要比集镇工人抽的好,但戒断反应也来的更为剧烈。
 
  这时候要有什么危险来袭,恐怕这为瘾君子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抵御了。
 
  任小粟看向还没睡的骆馨雨:“你们壁垒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这其实是任小粟最好奇的问题之一,他一直挺向往壁垒里的生活,因为集镇这边生产的所有生活物资都捡最好的运进壁垒里面,里面的人不用吃窝头,可以天天洗脸,据说还可以用电。
 
  任小粟和颜六元曾几何时都认为那里就是天堂了吧,但现在看来,里面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骆馨雨见任小粟主动跟她说话便很开心了,她这一路上要仰仗任小粟的地方可多的是,她小声解释道:“其实私人部队这边也是有人故意诱导他们这样的,曾经有一处壁垒里私人部队闹了兵变,其他壁垒的管理者慢慢和军人产生了嫌隙,大人物们既希望有人保护自己,又希望这些军队永远忠诚且没有野心,而这些烟,是最消磨野心的。”
 
  任小粟问道:“这玩意抽多了没事吗?”
 
  “当然有事,”骆馨雨说道:“有些退伍的军人在壁垒里犹如行尸走肉一般……还有人老婆转头就跟别人跑了。”
 
  “你们壁垒里还真是乱啊,”任小粟感慨道。
 
  “这算什么,”骆馨雨说道:“我还见过六十岁的老妇养十几个小白脸,老牛吃嫩草!”
 
  任小粟愣了一下:“六十岁?老牛吃嫩草都不足以形容了吧。”
 
  骆馨雨也愣了一下:“那算什么?”
 
  任小粟沉思道:“老来得子?!”
 
  骆馨雨:“……”
 
  骆馨雨发现,这任小粟的脑回路确实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好吗,难怪集镇上的人都说他脑子有病!
 
  明明没病却天生有一种精神病的气质,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脑回路啊!
 
  就在此时岩洞里有人惊呼一声:“什么东西!湿漉漉的!”
 
  说着一群人从岩洞里跑了出来,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任小粟朝岩洞里面看去,他纳闷了,什么也没有啊。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