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67、你不是一无所有

67、你不是一无所有

  “私人部队所得到的烟草都是庆氏财团从其他地方输送过来的,你应该见过卡车车队吧,那运来的物资不是别的,就是烟草,”骆馨雨说道:“其实其他壁垒也差不多是这样,壁垒管理者们虽然很清楚自己是傀儡,但总有几个想要挣脱枷锁的……”
 
  任小粟点点头,看来他不能以私人部队的实力来衡量财团的力量,今天任小粟已经从骆馨雨这里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他需要先消化一下。
 
  “最后一个问题,”任小粟好奇道:“你为什么会选刘步这种人当你的经纪人?”
 
  这骆馨雨也不算蠢的出奇啊,为啥会选刘步呢?
 
  骆馨雨解释道:“他是壁垒里后勤司一位股长的弟弟。”
 
  任小粟大致明白了一些原因,但他还是不了解一个后勤司股长能有什么权力。
 
  这时候骆馨雨感觉自己是不是和杨小槿、任小粟的关系更近了一些?她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能不能带我活着走出去,我在这个荒野上已经一无所有了,能依靠的只有你们……”
 
  任小粟摇摇头说道:“你并不是一无所有啊。”
 
  骆馨雨愣住了:“什么意思?”
 
  “你还有脸让我带你活着走出去啊,”任小粟说完就不理骆馨雨了。
 
  这漆黑的雨夜,任小粟留下骆馨雨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脸……
 
  这特么是什么语言水平啊,大家说的是同一个语种吗?
 
  这时候骆馨雨才意识到,原来她所谓的大家关系近了一点,都是错觉。
 
  其实任小粟觉得骆馨雨还挺可怜的,一个女孩在这荒郊野岭谁也无法信任,甚至连个愿意帮她的都没有,身边还净是想打她主意的私人部队兵痞。
 
  可是谁不可怜呢,如今正在集镇里忍受许愿反噬的颜六元不可怜?
 
  这个时候任小粟如果答应带别人一起出去,那就等于对颜六元不负责任。
 
  只要任小粟越发的依赖运气,那么颜六元必然会遭受更严重的反噬。
 
  虽然平常颜六元只是会头疼脑热,可问题是如果任小粟借用运气躲过了生死大劫呢,恐怕颜六元遭到的反噬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这是个守恒的能力,一方越幸运,那么另一方面就越倒霉。
 
  当颜六元为任小粟许愿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他把自己的命交到了任小粟的手上。
 
  所以,就算是为了颜六元,任小粟也不能答应救别人一起出去。
 
  别人的命,并没有颜六元的值钱。
 
  半夜的时候杨小槿醒来,她看向任小粟说道:“你睡吧。”
 
  任小粟点点头便开始闭上眼睛睡觉,他已经将近30个小时没闭眼了,纵使是他如今的身体素质也有点吃不消。
 
  半睡半醒间任小粟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杨小槿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归属于庆氏财团那个所谓的作战旅吗。
 
  不对,如果是归属于那个作战旅,不应该隐藏身份加入队伍吧,而且还给骆馨雨他们交了钱。
 
  在任小粟看来,如果庆氏财团驻扎在113号壁垒的作战旅派人一起执行任务,那私人部队这群人得把这位当做神仙一样供起来。
 
  毕竟那是真正掌握了壁垒生杀大权的势力。
 
  任小粟想不明白杨小槿的目的,所以对于杨小槿的身份便只能暂时存疑。
 
  凌晨的岩洞里静悄悄的,杨小槿刚睡醒后感觉到自己饱满的精神状态,她是接受过相关方面训练的,所以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睡眠方式,甚至能在睡梦中保持着警觉。
 
  这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东西,正如普通人如今仍旧无法理解超凡者一样。
 
  外面的雨渐渐停歇了,正如任小粟所说,雨后的森林地面变的格外泥泞,明天的路程恐怕有人会掉队的吧。
 
  岩洞里还有私人部队的军人没睡,在窃窃私语着什么,而刘步则张着嘴巴接水喝,这时候只有其他人都喝的差不多了才终于轮到他。
 
  杨小槿剥开晚上吃剩下的松果,将里面的松子捏开后一粒粒的送入嘴中,以此来补充自己所需的营养。
 
  这时候坐在任小粟对面的杨小槿一边吃松子,一边打量着入睡的任小粟,是真的入睡了,还是半睡半醒之间?
 
  结果,杨小槿就听到了任小粟的呼噜声,不光是她听到了,整个岩洞都能听到!声音实在太大了!
 
  这时有两个私人部队的军人起身跟许显楚说道:“我们两个轮替你,你休息吧。”
 
  许显楚点点头:“注意观察,不要放松警惕。”
 
  “放心吧,”其中一名私人部队的军人回答道。
 
  这两人慢悠悠朝着岩洞口走来,似乎是要去岩洞入口守夜。
 
  杨小槿低着头,目光便藏在鸭舌帽下,看到这两名兵痞的时候她嘴角便微微勾起,因为这个时候她察觉到,任小粟的呼噜声……停下来了。
 
  只是那两个兵痞似乎还没察觉到什么,其中一人闲聊道:“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活着回去。”
 
  “谁知道呢,”另一人回答。
 
  两个人的聊天就像是普通的交谈,只是他们刚走到杨小槿和任小粟身边时竟然暴起发难,这会儿雨已经停了,万籁俱寂。
 
  两名兵痞一左一右掏出自己身上的军刺,他们竟是要分别对任小粟和杨小槿下手!
 
  三步之内到底是人快还是枪快?这个问题很多人讨论过,大家也都觉得三步之内可能是人更快一些。而现在两名偷袭者分别距离任小粟和杨小槿都只有一步,就这个距离而言任小粟和杨小槿根本没有机会拔枪。
 
  他们不傻,所以找到凌晨这个任小粟刚刚熟睡,而杨小槿又刚刚睡醒的时间,人在刚睡醒的时候会肌肉困乏,这不是身体不好,而是身体机能还没来得及完全运转。
 
  这一次偷袭,可能是为了杨小槿和任小粟身上的枪,也可能是为了水,也可能是为了骆馨雨,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砰!
 
  一声枪响之后,杨小槿对面的兵痞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腹部的血洞,他明明看到杨小槿在剥松子,枪根本就没拿出来啊,为什么杨小槿的速度会比他快这么多?
 
  而另一边偷袭者爆发出一声痛呼,就在他接近任小粟亮出手中军刺的一瞬间,任小粟宛如空气中骤然迸发的雷电一般起身抓住了他的脖子。
 
  偷袭者想要把手中的军刺捅入任小粟的身体,可他这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也被任小粟抓住了,丝毫都动弹不得。
 
  170斤的成年男性就这么被任小粟一只手给握住脖子提了起来,紧接着偷袭者眼睛一花便感觉背部传来巨大的疼痛感,任小粟竟是单手将他顶在了岩壁上!
 
  当啷一声,偷袭者再也握不住手里的军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