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不正经人家的孩子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任小粟看着那一包包破碎的烟盒便有些心痛,按照王富贵店里一根二十元的烟钱来算,这店里的烟得价值多少钱?
 
  更何况这条街上任小粟粗略估算了一下就最起码有五六家烟酒店。
 
  这一刻任小粟换算了一下物价,心想灾变之前的人类可真有钱啊……
 
  仓促之间任小粟都没意识到,其实灾变前的烟草并不是什么紧俏物资。任小粟转头看向店铺后排墙壁上摆放的酒,那些酒的外包装盒子因为没有塑料保护,所以早就不复存在了,全是光秃秃的酒瓶。
 
  有些酒瓶似乎是因为地震的缘故散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碎,有些还摆在柜子上,可任小粟随手打开一看便发现里面的酒早就没了。
 
  也不知道现在距离灾变到底过去了多久,酒瓶子里的酒竟然尽数挥发。
 
  任小粟嘟囔道:“以前的酒厂也不知道把密封性做的好一些吗?!”
 
  他不信邪的又挨个晃了一下还保存完好的酒瓶,结果都毫无例外,里面的酒早就没有了。
 
  事实上这种酒要保存都需要专门的保存技术重新加工,比如封蜡之类的,不然五十年陈酿拿出来只剩半瓶那是常有的事情。
 
  如今集镇上最贵的其实就是烟、酒、药物,尤其是酒这东西压根就是违禁品,但集镇上的人就比较尿性,越违禁的东西就反而越值钱。
 
  原本任小粟看到这些店铺的时候以为自己找到了巨大的宝藏,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之前自己的幻想全是在扯淡呢。
 
  时间与灾变就像是一柄巨大的刀,将新、旧两个文明一刀斩断,任小粟心说烟酒都这样了,那药物就更不用说了。
 
  刚才他还看到一个药店准备去探索一下呢,结果现在看来也不用探索了。
 
  任小粟走到街上认真的思考起来,有什么东西是没有保质期的?或者说保质期能够高达数百年?
 
  他忽然看到身旁有一家店铺的名字叫计生保健,不过任小粟没有进去,毕竟在他看来这应该是个卖保健品的店铺吧,可什么保健品也存不了这么久啊。
 
  他再次确认庆氏财团的注意力没有转移到自己这边,于是重新放下心来,此时任小粟依然能够听到外围的枪声,这让他非常疑惑,那个实验体竟然如此厉害吗?
 
  不过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能达到数百年都不腐坏的,不正是金属吗?
 
  任小粟豁然转头,他听王富贵说壁垒里是有金店的,那么这座城市规模如此宏大,也一定有!


  • 上一篇:82、烟和酒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84、午夜枪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