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处处都是绝路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任小粟用影子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他不是怕暴露了自己超凡者的事实,毕竟你都快死了还管什么超凡不超凡?
 
  他只是害怕暴露了自己可以复制别人技能的事实,任小粟之所以冒名许显楚,也是因为他远远看到许显楚还没被抓住,而且庆氏财团肯定已经通过刘步得知了许显楚的能力。
 
  任小粟已经见过好几个超凡者了,杨小槿可以凭空具现出一杆无匹的狙击枪,许显楚可以具现出自己的影子,骆馨雨可以穿梭于暗影,庆缜的保镖可以具现白扇。
 
  那一刻任小粟仿佛有种错觉,好像超凡者都是大白菜似的。
 
  但他的超凡能力不同,一个能够复制所有人超凡能力的能力,算是什么等级?任小粟不知道。
 
  搞不好庆氏财团发现他可以复制别人能力后,对他更感兴趣了怎么办。
 
  刚才任小粟逃亡路上还在想,这世上到底有多少超凡者呢,很多吗?
 
  但仔细想想好像不是这样的,而是境山和庆缜将他们全都吸引了过来。
 
  此时的许瞒听到任小粟的吼声,他之前的疑惑终于解开了,并且在通讯频道里通报信息:“之前情报错误,目标不是任小粟,目标是许显楚!”
 
  其实他们判断任小粟之所以是任小粟,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身为流民的任小粟应该对黄金更感兴趣,但他们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认定任小粟的身份。
 
  首先是他们没见过任小粟的模样,其次,就算他们见过任小粟和许显楚,可任小粟的脸已经脏到没什么辨识度了……
 
  而且,任小粟还穿着孙君政的作战服,他和许显楚就连衣服都是一样的……
 
  按照庆氏财团之前掌握到的信息来对比,许显楚可以具现自己的影子来战斗,而且战斗力非常强,甚至无惧子弹。
 
  虽然任小粟的这个影子是黑色的与刘步描述不符,但许瞒下意识就觉得这可能是光线的问题,也许这影子白天就变成灰色了也说不定……
 
  这边庆氏财团的作战人员原本听到任小粟的豪言壮语“许显楚在此,谁敢战我”,以为目标是要跟他们决一死战,结果这目标转头就跑了!
 
  刚刚有几发子弹和任小粟本体擦肩而过,但任小粟直到现在都是毫发无损。
 
  他知道这不是自己躲的好,也不是庆氏财团的作战人员枪法太烂,而是颜六元许的愿……开始起作用了。
 
  任小粟担心的皱起眉头,也不知道六元现在怎么样了,他必须尽快摆脱庆氏财团,不能再这么冒险下去了。
 
  等他跑出大概一百多米的距离,才终于收回自己的影子!
 
  影子在人群之中横冲直撞,任小粟甚至不再控制它去精准打击敌人的要害,而是更加粗犷的直接用身体来进行摧毁式撞击。
 
  要知道任小粟自己的力量就已经相当于将近三个成年人,而影子却是他的两倍!
 
  所以根本不需要击打要害,只要影子撞到谁身上,谁就是粉身碎骨。
 
  在庆氏财团的包围圈里影子孤军奋战犹如一叶扁舟,仿佛随时都会人死灯灭,可是让人意外的是,这影子不管挨了多少伤痕都仿佛能够永远战斗下去似的。
 
  在影子与任小粟之间阻拦着许多作战人员,当任小粟召回影子的时候,这影子宛如一列火车一般,硬生生在人群之中撞出了一条血路!
 
  影子召回,必须与任小粟身形合一才可以,同样,任小粟想要释放影子,它也只会从任小粟背后分离出来。
 
  当影子回到任小粟身边时,它的身上已经被打出了许多伤痕,那些伤口就像是伤在自己身上似的疼痛难忍,影子逃离时也挨了好几枪,打的任小粟差点疼得吐血!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他的脸上、背上滑落,任小粟忍受着痛苦只能咬牙继续逃命。
 
  难怪之前许显楚的影子扛了子弹,许显楚自己脸色也白了一些,原来这影子也是有“副作用”的。
 
  只不过任小粟不知道的是,如果许显楚在这里一定会十分惊讶。
 
  许显楚曾经自己测试过,一旦影子经历高强度的运动,一定会导致本体“精神力”枯竭而消散,那个时候本体会恶心、呕吐、胸闷,生不如死!
 
  但任小粟这个影子,与他的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任小粟问宫殿,可否评定精神力数值,结果宫殿的回答是……无权限告知。
 
  ……
 
  任小粟在树林里玩命的逃亡着,因影子而来的疼痛迟迟不见消退,任小粟这时候意识到影子不能乱用,如果他打算用影子代替自己送死,就要做好那疼痛如骨髓的痛觉。
 
  影子死一次,他就等于死一次。
 
  任小粟剧烈的喘息着,他不是没受过伤,但这疼痛比真实的伤口来的还要真实。
 
  不过让任小粟感到安慰的是,影子并未因为受伤而消散,他还有一战之力。
 
  身后的庆氏财团作战人员就像是一条条黑色的猎狗,紧紧的追着不放,如果不是任小粟前进速度比他们快,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任小粟并没有跑直线,而是试图慢慢甩脱身后猎狗的追击路线,很快,庆氏财团甚至有些分不清楚任小粟到底在哪个方位了。
 
  直到这个时候任小粟才松了口气,毕竟被几百人追杀的压力太大了,他准备隐藏在树林里喘息片刻。
 
  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前方出来铁链声……
 
  任小粟站在原地捂着胸口惨笑了起来,这特么……
 
  他感慨道:“人生处处都是绝路啊。”
 
  任小粟曾在远处看到庆缜他们拘禁笼子里的实验体,但他听不到庆缜的话,所以他不知道实验体不止一个。
 
  任小粟以为往北方逃亡的路上,最大的障碍可能是火山,结果没想到是这些实验体。
 
  按照声音来判断,任小粟一瞬间便发现对方来自三个方向,也就是说他遭遇的实验体最起码三头!
 
  那哗啦啦的铁链声越来越近,任小粟再次听到那实验体口水滴落在腐败树叶上的声音。
 
  影子与他并肩而立,任小粟在心中大致估算着,也许影子能够解决两只实验体,但他自己能不能单独解决一个成了大问题。
 
  前有四头实验体,背后有数百人,这一刻全都想置任小粟于死地。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