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墙真的塌了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集镇北方的流民们已经乱的不像样了,任小粟带着王富贵他们临走前跳上一个屋顶朝北方看去,他赫然看到北方黑压压的虫潮正在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集镇。
 
  那一幕里,集镇像是被一盆墨水给忽然染色一般,原本彩色的集镇渐渐被黑色的虫潮给覆盖。
 
  野兽在更远方奔腾,任小粟没有看到狼群和实验体,恐怕人面虫就是第一波抵达集镇的生物。
 
  不过任小粟觉得不需要过太久,更大的危机就可能降临。
 
  流民们纷纷逃向壁垒的闸门口,他们哭嚎着在城墙之下乞求壁垒能开门救他们。
 
  “快开门啊!”
 
  “求求你们开门救救我们吧!你们没看到那些虫子吗!?”
 
  “求求你们了,只让我孩子进去也可以!”
 
  那些城墙下的流民都跪下了,可城墙上的私人部队守军只是象征性的拿自动步枪扫射虫潮密集的地方,却始终没有开门放人的意思。
 
  而且,他们的子弹对于虫潮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眼看着虫潮马上就要到来,而壁垒大门始终紧闭,有些流民开始破口大骂,但他们骂不了几句就必须赶紧离开,不然虫子就到了!
 
  任小粟从来就没有对其他人抱有过什么期待,所以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跟壁垒交涉,而是立马离开。
 
  别人的死活他管不了那么多,他只能先照顾好颜六元他们。
 
  一开始任小粟还担心王富贵带很多累赘的物品,结果他发现王富贵和王大龙只是一人背着一个背包而已,王大龙虽然有点彪呼呼的但人很壮实,背起东西来一点都不含糊。
 
  甚至某一刻任小粟都感觉王大龙是不是某种力量型的超凡者啊,任小粟掀开王大龙背后的背包一看,里面竟然全是壁垒里流通出来的压缩饼干,而王富贵自己背的则是一些药品。
 
  那些药品的包装盒子都拆掉了集中分类储存在一些塑料瓶子里,这样方便携带。
 
  任小粟一边带着他们沿着壁垒朝西南方逃离,一边好奇问王富贵:“我还以为你会背点金子什么的。”
 
  “我也想背,可我背不动啊,万一体力不支不就死翘翘了吗,”王富贵苦着脸说道:“我包里倒是还有不少钱,但都是庆氏银行发行的,到了109壁垒想要兑换成李氏的纸币,恐怕要被刮两成油水。”
 
  王富贵跑的气喘吁吁,他平时太缺乏锻炼了,所以逃命的时候最累的就是他。
 
  任小粟瞥了他一眼:“不要哭惨了,你背的药可都是值钱货,这上千粒消炎药,一粒就是200块钱。”
 
  而且还有一点,逃亡路上很多时候钱是没用的,但药不会没用。
 
  张景林曾说黄金是硬通货,但他还少说了一个硬通货,那就是药。
 
  实际上,王富贵现在是做了最聪明的选择。
 
  ……
 
  不是所有集镇流民都傻乎乎的去城墙下面呼救,也有人从一开始便明白壁垒里的大人物们并不关心流民的死活,索性直接向荒野上逃难去了。
 
  任小粟他们离开的时候,耳旁尽是背后流民的哀嚎与城墙上的枪声,没过多久更激烈的轰鸣声便响了起来,任小粟回头望去,远远的便看到城墙上的私人部队士兵竟然开始往墙下扔手雷和炸弹!
 
  那下面还有许多活人!
 
  相对聪明一些的流民都在疯狂的往荒野上跑,有些人不小心跌倒了,结果连滚带爬的也不敢在地上停留一秒。
 
  向西南方逃离的人不止任小粟他们,“同行”的还有数百人。
 
  因为颜六元、小玉姐他们也没法跑太快的缘故,所以任小粟只能带着他们混杂在这数百人的大部队里。
 
  好在所有行李都是任小粟扛着的,颜六元和小玉姐还算轻松一些。
 
  大家跑了一段路后发现人面虫没有追过来,便渐渐放慢了速度,此时除了任小粟以外,每个人都跑的筋疲力尽了。
 
  有人回头看去,原本的集镇已经仿佛成了炼狱,窝棚全都在燃烧着。
 
  “家没了,”有人喃喃说道。
 
  有刚刚失去亲人的忍不住哭了起来,任小粟刚才亲眼看到有人为了跑的更快一些,连年幼的孩子都抛弃了。
 
  但也有人临死前都牢牢的护着孩子,最终双双死在人面虫口中。那些人面虫背甲上的花纹似乎更明亮白皙了一些,它们进食时发出的咀嚼声怕是很多人以后难以忘记的噩梦。
 
  此时他们这群人因为离开的早,所以已经走到相对安全的地带,那些人面虫似乎对壁垒更感兴趣,于是就没有追赶逃往荒野上的人类。
 
  任小粟忽然感觉那座壁垒应该会帮逃亡的人类吸引很多注意力,毕竟对于野兽和人面虫来说,那里的“食物”更多。
 
  到时候庆氏财团的军队加入战斗,动用他们储备在壁垒里的军火和重型武器,想要依靠壁垒挡住那些野兽怪物,应该不成问题的吧。
 
  如果不是为了躲避庆氏财团,任小粟很有可能会决定在荒野上呆一阵子,等庆氏财团清理了这些怪物,他再带着颜六元和小玉姐回来。
 
  但现在,他必须远离庆氏财团控制的区域。
 
  然而就在此时,任小粟皱眉低头看向大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又地震了!”
 
  这一次地震比以往哪一次都猛烈,甚至有人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了地上!
 
  “你们看那是什么!”有人指着北方。
 
  只见那里有一条巨大的黑线正在不断向南方快速蔓延,那条黑线来自境山方向,然后犹如一柄刀似的直直扎入壁垒!
 
  那浑圆且巍峨的墙壁发出冰山崩解般的声响,连那坚固的墙体都自下而上的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纹。
 
  任小粟看着这一幕已经震惊到无法说话,那裂缝并没有形成深渊,而是将硬生生的将壁垒分割成东西两个半圆,而西边的地面忽然抬高起来十多米!
 
  就像是有人忽然在整块平原上硬生生拉起了一节台阶!
 
  两个地壳板块在这里挤压冲撞着,仅仅一瞬间就将壁垒的围墙摧毁过半!
 
  墙真的塌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