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墙真的塌了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 第一序列 >
集镇北方的流民们已经乱的不像样了,任小粟带着王富贵他们临走前跳上一个屋顶朝北方看去,他赫然看到北方黑压压的虫潮正在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集镇。
 
  那一幕里,集镇像是被一盆墨水给忽然染色一般,原本彩色的集镇渐渐被黑色的虫潮给覆盖。
 
  野兽在更远方奔腾,任小粟没有看到狼群和实验体,恐怕人面虫就是第一波抵达集镇的生物。
 
  不过任小粟觉得不需要过太久,更大的危机就可能降临。
 
  流民们纷纷逃向壁垒的闸门口,他们哭嚎着在城墙之下乞求壁垒能开门救他们。
 
  “快开门啊!”
 
  “求求你们开门救救我们吧!你们没看到那些虫子吗!?”
 
  “求求你们了,只让我孩子进去也可以!”
 
  那些城墙下的流民都跪下了,可城墙上的私人部队守军只是象征性的拿自动步枪扫射虫潮密集的地方,却始终没有开门放人的意思。
 
  而且,他们的子弹对于虫潮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眼看着虫潮马上就要到来,而壁垒大门始终紧闭,有些流民开始破口大骂,但他们骂不了几句就必须赶紧离开,不然虫子就到了!
 
  任小粟从来就没有对其他人抱有过什么期待,所以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跟壁垒交涉,而是立马离开。
 
  别人的死活他管不了那么多,他只能先照顾好颜六元他们。
 
  一开始任小粟还担心王富贵带很多累赘的物品,结果他发现王富贵和王大龙只是一人背着一个背包而已,王大龙虽然有点彪呼呼的但人很壮实,背起东西来一点都不含糊。
 
  甚至某一刻任小粟都感觉王大龙是不是某种力量型的超凡者啊,任小粟掀开王大龙背后的背包一看,里面竟然全是壁垒里流通出来的压缩饼干,而王富贵自己背的则是一些药品。
 
  那些药品的包装盒子都拆掉了集中分类储存在一些塑料瓶子里,这样方便携带。
 
  任小粟一边带着他们沿着壁垒朝西南方逃离,一边好奇问王富贵:“我还以为你会背点金子什么的。”
 
  “我也想背,可我背不动啊,万一体力不支不就死翘翘了吗,”王富贵苦着脸说道:“我包里倒是还有不少钱,但都是庆氏银行发行的,到了109壁垒想要兑换成李氏的纸币,恐怕要被刮两成油水。”
 
  王富贵跑的气喘吁吁,他平时太缺乏锻炼了,所以逃命的时候最累的就是他。


  • 上一篇:102、死去的爱情
  • 返回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 下一篇:104、真正的灾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