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真正的灾难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任小粟曾经跟颜六元闲聊的时候说过一个话题,如果这守护人类的墙崩塌了会怎么样?
 
  当时任小粟自己说的时候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墙崩塌了也不过是重新修一遍而已,壁垒里的大人物依然是大人物,集镇上的流民也依然还是流民。
 
  但现在不同,墙可以在任何时候崩塌,都不能在这个时候,因为墙外有狼群,有境山里奔逃出来的野兽毒虫,有人面虫,有实验体!
 
  地壳板块造成的地震就像是一只黑天鹅似的忽然扇动翅膀,然后便为壁垒带来了灾难。
 
  这个壁垒就像是在两个地壳板块的中间,当两个地壳板块剧烈运动时,立马就将它撕裂了。
 
  可地震带来的灾难还不止这些,那壁垒里的房屋也开始倾倒,无数的活人被掩埋在了建筑之下!
 
  任小粟在山坡上远远的俯视着那一切,保护了壁垒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围墙,就像是崩解的冰川,墙体在一块又一块的崩坏脱落,最终化为废墟。
 
  这大概是任小粟此生见过最震撼却又最让人疯狂的画面,围墙上的私人部队守军还没来得及撤下去,就连同着围墙一起坠落到地面,摔的粉身碎骨!
 
  要知道这围墙足有五十米左右的高度,只要是正常人类从上面摔下去都必死无疑!
 
  原本无法突破围墙的人面虫虫潮这一刻全都涌入了那座壁垒城市之中,那城市里的“大人物”们还来不及从房屋倒塌的仓皇中清醒过来,就要立刻面对吃人的虫子!
 
  王富贵他们也全都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这一幕,每个人眼中都有着深深的恐惧。
 
  “小粟,这城市里面的人还能活下来吗?”小玉姐喃喃问道。
 
  任小粟转身继续朝109壁垒的方向走去:“我们能活下来就足够了。”
 
  在任小粟看来,这壁垒里的人一定还有一部分人可以脱离出来,几十万人口的壁垒城市不至于一点聪明人都没有,而且还有庆氏财团的军队在里面呢。
 
  但这些都跟他没什么关系了,这个时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曾经壁垒的大人物们没有管过流民的死活,现在也同样不会有人去管他们的死活。
 
  而且,这灾难没人管得了。
 
  忽然间有人说道:“你们看,壁垒里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光。”
 
  下一刻任小粟回头,他赫然看到天空之中竟具现出一个巨大的水泡飘向人面虫,紧着水泡爆裂开来,将虫潮硬生生的向后推了十多米,而且最前面的一些虫子像是直接被炸死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任小粟一瞬间就想到了被抓进壁垒的张宝根!
 
  这水泡也就是比他见过的那个大一些,但模样和功能都非常相似。
 
  任小粟心中疑惑,看来张宝根还没有死,而且他的能力也有了增长!
 
  “超凡者!”有人惊呼道:“壁垒里有超凡者出手了。”
 
  “这水泡是什么东西?”
 
  任小粟看着这些惊呼的人心想,我说这是张宝根吐出来的口水泡泡,恐怕你们是不会相信的……
 
  王富贵的儿子王大龙嘀咕道:“我要也是超凡者就好了。”
 
  之前因为壁垒抓捕超凡者的事情,搞得大家都对超凡者这个词汇避而远之,生怕自己跟这三个字沾上什么关系。
 
  可是凭心而论,谁不想拥有这样超越凡俗的能力?就连王富贵这样已经步入中老年的选手,不一样幻想过吗。
 
  这就是人类对于世界的终极渴望啊。
 
  然而超凡者是稀少的,现在看来数十万人里也不过寥寥十多个而已。任小粟知道那壁垒里一定还有隐藏着的超凡者,但数量一定也不会太多。
 
  “怎么才能成为超凡者啊?”王大龙好奇的看向自己的老爹王富贵。
 
  王富贵哑口无言:“我也不知道啊。”
 
  颜六元随口说道:“可能需要一些条件吧,比如运气,或者是血统之类的东西?”
 
  王大龙沮丧起来:“那我爹也不是超凡者啊。”
 
  颜六元安慰道:“也别太绝望,也可能他不是你亲爹呢?”
 
  王大龙:“???”
 
  刚才逃亡路上,哪怕爱情死去了都没有哭的王大龙,嗷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任小粟你们兄弟俩这嘴巴也太损了吧,”王富贵差点骂出脏话来:“那张宝根也是超凡者,你看他爹有什么超凡血统吗?”
 
  此时,因为张宝根连续吐出四五个水泡逼退虫潮之后,有不少人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们看准空档直接朝壁垒外面逃来,逃跑的方向,正是任小粟他们所在的位置。
 
  壁垒的围墙倒塌时那些破碎的墙体形成巨大的路障,里面的人想要出来都不容易,但好在任小粟他们这个方向恰巧有一个缺口,足够好几人同时通过。
 
  当危难时所有人都会有一种盲目从众的心理,那些灾难之中的人都已经丧失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只能是别人往哪里跑,他们就往哪里跑。
 
  一个人冲着这个缺口跑来,其他幸存者便跟着他们一起跑,慢慢的这逃亡人数像是滚雪球似的不断累积汇聚。
 
  王富贵只是粗略估算了一下,这逃亡的人流恐怕就有上千人,而且还在越来越多。
 
  不能再等了,人面虫恐怕不会甘心放过这么多食物,那些狼群也同样不会。
 
  混乱的枪声在越来越微弱,任小粟原本以为庆氏财团的作战部队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但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并没有看到那支作战旅投入战斗。
 
  有可能是那军营距离很远吧?
 
  慢慢的,壁垒里有人想要跳入河中躲避人面虫,按照常识,虫子通常都是怕水的。
 
  只是有人刚跳进去,那浑浊的水下忽然有什么东西张开了血盆大口,竟是将跳下去的人一口给吞了进去,紧接着浑水里便出现了浓重的血色。
 
  整个壁垒城市都弥漫着烟尘与血腥味,任小粟从未见过如此残酷的画面,纵使是他也觉得残忍。
 
  他皱眉道:“快走,那些逃出来的人很有可能把危险也吸引过来。”
 
  周围有很多流民都累的不想走了,他们刚刚跑出集镇逃命的时候还没感觉,可是这一停下来,就算浑身肌肉酸疼。
 
  要知道全力奔跑时所消耗的体能远超慢跑。
 
  王富贵和王大龙、颜六元、小玉姐都没有任小粟这么好的身体素质,但是当任小粟说要继续前进的时候,这四个人谁也没说半个不字。
 
  这一刻只有听任小粟的才能活下去!
 
  小玉姐他们咬咬牙跟上了任小粟的脚步,任小粟低声说道:“剧烈运动后会有大量乳酸开始在体内堆积,你们必须继续往前赶路,不然你们再休息一会儿,会更加痛苦。”
 
  其他的流民看到任小粟他们离开,有些人跟上了,但还有些人心想人面虫根本没有注意这边,他们也不用着急。他们不是不走了,只是想等个几分钟。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缺心存侥幸的人。
 
  忽然间,小玉姐和颜六元他们已经发现,在场所有人里面,只有任小粟一脸轻松,仿佛一点都不疲惫似的。
 
  ……
 
  感谢忠仆旺财、颜世宝同学成为本书新盟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