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齐天大圣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等姜无回去点燃自己的篝火时,学生们全都围上来烤火,他们的身体早就凉透了,手指和脚尖没有一丝温度!
 
    忽然间又有两个中年汉子起身朝任小粟他们这边走来,只是还没走到跟前呢,小玉姐冷声道:“不行。”
 
    那两个中年汉子悻悻的回去了,心说这男女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小玉姐还蛮霸气的嘛,”颜六元笑道,他学着小玉姐的语气冷酷的说道:“不行!”
 
    “你懂什么,”小玉姐笑着白了他一眼:“这个叫姜无的老师还挺不错的,是个好人。那俩男人还非得等女人来给他们做榜样,才敢过来开口,真没出息。而且这个姜无钻木取火了半天,实在没办法了才找我们借火,其他人呢,半点努力也没付出,就知道捡现成的!”
 
    小玉姐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提高的了嗓门,愣是给旁边一群大老爷们臊的够呛,她说完之后朝着任小粟笑道:“也就你在我才敢嗓门大点,你觉得那姑娘怎么样?”
 
    任小粟一头雾水:“啥玩意?”
 
    “装啥糊涂,”小玉姐乐了:“虽然年纪看起来比你大了点,但女大三抱金砖嘛,人好就行。”
 
    “行了行了小玉姐,”任小粟哭笑不得:“赶紧吃饭吧。”
 
    此时姜无带着学生们围坐在篝火前,她安慰学生们说道:“大家晚上好好休息,我这里有根发卡,大家把脚上的水泡挨个挑破了再睡。”
 
    学生们一个个沉默不语,一位女同学低头道:“谢谢老师,其实你不必为我们做这些的,现在已经不是学校里面了。”
 
    “说什么呢,”姜无打断道:“我是你们的老师,我必须把你们带到安全的壁垒去。”
 
    “老师,我想家了……”
 
    “我想我爸我妈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
 
    学生们说着说着就哭了,那经历灾难之后的悲痛,直到这一刻才终于释放出来。
 
    有人哭,旁边就有人跟着哭,仿佛这哭声会传染似的。
 
    这些从壁垒里逃难出来的人全都哭成了一片,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悲伤起来,这是真正的家破人亡。
 
    唯独留下任小粟他们坐在哭泣的人群中,一脸懵逼……
 
    “哥,咱哭不?”颜六元看了一眼周围弱弱的问道。
 
    “没事,咱不哭……”任小粟无语道。
 
    忽然间,他们来时的路上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人声。
 
    只听那边有人喊道:“看,有火光,肯定有活人!”
 
    任小粟转身看去,赫然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带着几十人朝这边跑来,年轻人兴奋的大喊:“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我能带你们和其他人汇合吧!”
 
    任小粟有些疑惑,这群人也是逃出来的吧,怎么这会儿才赶上?
 
    这时候年轻人到了大部队这里,有人问道:“你们也是从壁垒里逃出来的吗,我记得后面的人都被那古怪的虫子挡住了啊?”
 
    一个人回答道:“多亏这位陈无敌,是他帮我们重新打开了一条出路,我们这才逃出来。对了,他是一位超凡者!”
 
    名叫陈无敌的年轻人开心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齐天大圣就该降妖除魔,保护百姓!”
 
    任小粟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定睛一看,这陈无敌的穿着有点古怪,蓝白色条纹相间的上衣胸口写着……113壁垒第三精神病院……
 
    合着,这是位精神病人啊?
 
    齐天大圣这个称号,任小粟是听过的。
 
    学堂里曾经放着一套西游记,可以让学生们借阅,而且曾经没禁酒的时候集镇上还有小酒馆,酒馆里说评书的先生最爱讲的桥段就是三国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还有孙悟空齐天大圣大闹天宫。
 
    张景林说这曾经都是四大名著,是人类的瑰宝,还有两部叫做红楼梦和水浒传,但说书的先生从来不讲红楼梦。
 
    以前有人问说书先生为啥不讲红楼梦啊,说书先生笑着说,讲那个不过瘾。
 
    前些年任小粟挺喜欢带颜六元去听故事,但后来禁酒了,日子也越发艰难,说书先生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故事也没得听了。
 
    这时有人小声问陈无敌身边的人:“这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吗,不会是前一阵子被庆氏财团抓走的那几个人之一吧?”
 
    陈无敌旁边的人小声道:“恐怕就是了,他是超凡者,能变出一根棒子来,还力大无穷。不过他非说自己是齐天大圣转世,我们也不知道真假……”
 
    说实话,如果陈无敌不是超凡者,他们就只当陈无敌是个妄想症患者了,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些人迷迷糊糊中还真有点信了陈无敌的说辞……
 
    当然,也就是半信半疑。
 
    任小粟饶有兴致的看向陈无敌,他现在对一切超凡者都很感兴趣。只是陈无敌目光在人群中扫来扫去,当他看到任小粟的时候表情都变了,那眼神中像是洋溢出极致的喜悦来!
 
    “让一让!让一让!”陈无敌挤开人群朝任小粟走来。
 
    任小粟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颜六元小声问道:“哥,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任小粟纳闷道。
 
    陈无敌距离任小粟越来越近,最终他走到任小粟面前才终于站定,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任小粟……
 
    “师父!”陈无敌惊喜道。
 
    任小粟:“???”
 
    什么鬼?!
 
    只见陈无敌回头对他同行的那些人大喊:“我找到师父了,你们自己保重吧,我要护他去西天取经!”
 
    所有人:“……”
 
    一旁的王富贵都快笑傻了,他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看着任小粟惊诧的表情便觉得莫名喜感。
 
    然而就在此时陈无敌转头看着王富贵:“八戒,你笑什么?”
 
    王富贵的笑容戛然而止:“???”
 
    陈无敌没有管他,而是继续看向王大龙笑道:“沙僧你也在啊,太好了。”
 
    王大龙懵懵懂懂的忽然感觉,自己和他爹的关系好像有了变化,原本的父子,突然就变成师兄弟了……
 
    “这特么……”任小粟忽然有点惆怅,自己这就要去西天取经了啊?!
 
    人生的转折,就是如此的突然……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