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策反陈无敌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当众人休息的时候,任小粟找到一处山坡想要眺望一下四周,尝试看能不能找到狼群的踪迹。
 
    然而当他走上山坡的时候便愣住了,任小粟竟然发现狼群真的就在附近。
 
    只见银色的狼王站在荒野之上静静的凝视着他,连荒野上的风都仿佛为它停止了。
 
    但是很意外的是,任小粟这一次并没有发现狼王的攻击意图,对方只是静静的看他一眼,然后反身朝荒野里跑掉了。
 
    那狼王壮硕无比,任小粟大概估量了一下刚才狼王身边一些灌木之类的参照物,他赫然发现,如果自己没估算错的话,这狼王已经是比一头牛的体型还要大了。
 
    为什么呢,这狼群跟在他们的身后有什么目的?
 
    之前任小粟就曾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狼群不敢穿过峡谷,可是任小粟从峡谷后面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它们竟然一直守在那里。
 
    当时任小粟寻思会不会是去年自己从它们嘴里逃脱,让它们有点记仇来着,但现在看来,好像情况更加复杂。
 
    不管了,任小粟心想只要狼群不来袭击就是好事,至于到底为什么,自己也不打算深究。
 
    也许还有一天的时间他就要跟这荒野说再见了,他将进入曾经梦寐以求的壁垒,过那种不需要提心吊胆的日子。
 
    生活在一天天好起来,任小粟答应过颜六元,一定会带他过上好日子的。
 
    回到车子边上,所有人都在下车活动,毕竟车里虽然不算太挤,但闷在里面总会有些不舒服。
 
    这时王富贵找到任小粟,他郑重说道:“谢谢你小粟,谢谢你带我们父子俩进壁垒。”
 
    “来自王富贵的诚心感谢,+1!”
 
    任小粟看着王富贵说道:“咱们之间就不用说这种见外的话了,不光进壁垒,咱们还要把你的杂货铺重新开起来。”
 
    结果这时候王富贵摇摇头:“不是我的杂货铺,而是你的杂货铺。你听着小粟,那是你用命换回来的,我以后给你当个掌柜就行,别无他求,记得给我工资开高一点。”
 
    任小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王富贵面对这么大的利益都能推辞。
 
    就在王富贵继续思考怎么说服任小粟的时候,却听任小粟感动的说道:“行,就听你的。”
 
    王富贵:“……”
 
    果然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不要脸还爱钱的少年啊……
 
    不过这时任小粟补充了一句:“这店里有你三成股份,你那些抗生素卖出去的钱也归你自己。”
 
    这股份也不是白送的,首先任小粟自己并没有什么经营店铺的天赋,而老王却经营了一辈子,所以任小粟觉得专业事还是专业人去做,自己也好干点其他事情。
 
    其实任小粟现在最想做的事不是赚钱,而是去上学。
 
    ……
 
    罗岚这边趁着任小粟走开的这个空档,眼睛一直在不停打量着陈无敌。
 
    要说他对陈无敌已经挺熟悉了,不管是陈无敌的作息或者是陈无敌的喜好,早就有人将资料给了他。
 
    曾经罗岚还挺羡慕自己那位弟弟的,毕竟那位弟弟还有超凡者做保镖,想想就爽啊。
 
    但可惜的是,庆缜麾下军营里出现了一个超凡者,但罗岚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而现在,罗岚在发现陈无敌竟然能独自解决三头实验体之后,便动起了心思。
 
    要知道这陈无敌是个傻子啊,他堂堂庆氏财团大人物,还哄不住一个傻子?
 
    任小粟并没有在罗岚面前展露过自己的超凡能力,所以在罗岚眼里,那个任小粟也不过就是个身手好点、胆子大点的流民,凭什么能有陈无敌这么厉害的超凡者做追随者,而且还是师徒关系!
 
    他罗岚比任小粟有钱,长的又比任小粟帅,还是财团的大人物拥有别人想象不到的权力,自己这种人才应该拥有陈无敌这样的追随者啊!
 
    罗岚想到这里便凑到陈无敌旁边乐呵呵笑道:“那个……无敌啊,你看你师父那么穷,不如以后跟着我混?”
 
    陈无敌瞥了罗岚一样说道:“我不想跟奔波儿灞说话。”
 
    罗岚:“???”
 
    神特么奔波儿灞,这个事过不去了是吧!
 
    精神病人的思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能不能正常一点?!
 
    这时任小粟回来,他看到罗岚凑在陈无敌身边便笑道:“怎么,你也想去西天取经?你要真愿意的话,我们还缺一匹白龙马……不行,你这样子也不像白龙马。”
 
    说着任小粟回头环顾四周,当他看到王大龙的时候眼睛一亮:“我们还缺一副扁担和两个筐,要不你当竹筐吧!”
 
    罗岚被气得的转身就走,他忽然感觉自己因为不够神经,而和任小粟他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清晨的时候车队准备重新启程,这一次他们准备直接奔向109号壁垒!
 
    之前罗岚他们车子坏掉的时候,他们都把坏掉车子里的油给倒腾到了没事的车子上面,所以油箱里的油完全足够支撑这段路途。
 
    任小粟幻想着自己居住在壁垒里面的样子,他忽然问姜无和她的学生道:“壁垒里到底是什么样子?”
 
    姜无想了想回忆道:“学生们可以在壁垒里安心的上课,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们还会抱着篮球去操场上挥洒汗水,女孩们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孩会为他们欢呼,而老师其实知道他们已经萌生情愫,但有时候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大部分老师会喊来他们的家长。”
 
    “喊家长?”任小粟愣了一下::“喊家长干嘛?”
 
    “让家长责罚学生呀,”姜无笑道。
 
    “哦,”任小粟点点头:“还好我没有家长……”
 
    这句话给姜无噎了一下,她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把这句话接下去!但不知道为何她又有一点心酸,原来这少年生活在这荒野废土之上,是如此的无依无靠。
 
    任小粟喊道:“都上车吧,出发了!”
 
    然后他看到罗岚面对着他们来时的方向鞠了三躬,给那些为他战死的作战旅士兵。
 
    其实一路上罗岚并没有显露出什么特别悲痛的情绪,就好像非常乐观似的。
 
    但任小粟看到这一幕时,忽然感觉罗岚没表现出来悲伤,只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很软弱而已。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