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冬负南有问题!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任小粟家店铺的黑药能治不孕不育这事在壁垒还造成了小范围的轰动来着,但任小粟和王富贵对此事保持了沉默……
 
    虽然大家很想赚钱,但没有的药效他们不能宣传。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王大龙骑着车带颜六元走了,而任小粟则是老老实实的坐电车过去,不是他不想骑自行车,是他到现在都还没学会……
 
    临走前任小粟还跟陈无敌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看好那个冬负南,他总觉得这个冬负南是个巨大的隐患。
 
    为此,任小粟还答应六天之后放陈无敌出去随便玩上三天!
 
    当任小粟看到陈无敌搬了个小板凳直接坐到冬负南身边时,他才放心的上学。
 
    到了班级教室里面,杨小槿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了,任小粟寻思这姑娘还真是来睡觉的啊,过几天可就期末考试了,你也不准备准备?!
 
    不过任小粟没有管她,而是径直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结果刚坐下来,杨小槿便起身说道:“罗岚最近在筹划很危险的事情,你最好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任小粟来了兴趣,正好他也怀疑罗岚在偷偷摸摸搞什么事情:“罗岚在干嘛?”
 
    “我们看到庆氏财团的人在第四精神病院外面踩点,”杨小槿慢条斯理的说道:“看样子,是想打劫那个精神病院。”
 
    “我听说过打劫金店的,也听说过发了疯打劫财团银行的,”任小粟面色古怪道:“但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要打劫精神病院……”
 
    “你不知道的是,”杨小槿平静说道:“那里关押着以前李氏财团所有抓捕到的超凡者,里面有一个超凡者非常危险,他能老老实实呆在精神病院里面,这应该是所有人值得庆幸的事情。如果罗岚把他放出来,恐怕整个109壁垒都要陷入不可知的未来中。”
 
    这么一说任小粟就明白了,合着罗岚收伏冬负南失败之后,竟然又把目光转向了这所谓的第四精神病院。
 
    话说这罗岚为了给自己找个超凡者保镖,还真是有点不遗余力的意思啊。
 
    殊不知,包括罗岚和庆缜都已经达成共识,超凡者便是这废土之上最有价值的资源之一,大量的资料与情报让他们明白一个事情,超凡者的进化程度是非常快的,在未来的单兵作战里,恐怕没有什么单兵武器可以比拟。
 
    当然,要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庆氏财团本身就有。
 
    “可庆氏财团就那么点人了,他们怎么敢去打劫精神病院啊,”任小粟无语道。
 
    “你太小看庆氏了,”杨小槿说道:“或者说,太小看庆缜这个人了。”
 
    所以,庆氏财团在这个109壁垒里安插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啊,如今都归罗岚调配了。
 
    “可这里是李氏的地盘啊,”任小粟说道:“罗岚不怕李氏发现了把他驱逐出去?”
 
    “你可能不了解罗岚这个人有多混球,”杨小槿平静道:“在113壁垒里的时候就无法无天混的要命。但罗岚是个胆大心细的人,他现在就是仗着李氏顾不上管他,就算出事了也大不了就是让庆缜花钱赎他而已,李氏不敢杀他。”
 
    好吧,自己还是对罗岚不太了解。
 
    任小粟好奇道:“那第四精神病院里的人,竟然让你们也如此忌惮吗?”
 
    “不是忌惮,”杨小槿纠正道:“是担心他给局面带来太多的不确定性。”
 
    “他的能力是什么,”任小粟好奇道。
 
    “催眠,”杨小槿说道:“他现在被隔绝在精神病院里面,每天连送饭的人都是带着降噪耳机隔着门推进去的。”
 
    “搞得这么神秘,”任小粟心说得多可怕的人才会让李氏财团和壁垒的管理者如此小心,他好奇道:“那你们这么担心他出来,为啥不直接杀了他?”
 
    “他又没做什么恶事,为什么要弄死他?”杨小槿奇怪道:“你这个逻辑很奇怪。”
 
    然而这次任小粟平静说道:“可你们又怎么判断善与恶呢,制裁的权柄就掌握在你们手里,可如果你们判断错了呢?你说庆缜和火种公司都是想要掌握他们自己无法驾驭的东西,可这个评判的标准是谁来决定的。”
 
    杨小槿陷入沉默之后说道:“世界曾毁灭在那些东西手里,我们只是不想看到这个世界重新陷入绝望。”
 
    任小粟愣住了,这是有前因才得出的结果,杨小槿所归属的组织是在清理着曾经毁灭过世界的东西。
 
    这下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有时候他感觉现在的自己还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这时杨小槿说道:“对了,罗岚救的那个超凡者有问题,如果她跟在罗岚身边的话,你们也小心一些。”
 
    “咦,”任小粟惊奇于今天杨小槿提醒了他好多东西,而且还告诉他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她说的是冬负南吗?
 
    任小粟问道:“那个超凡者有什么问题。”
 
    这会儿,杨小槿并不知道冬负南已经寄居在任小粟的店铺里了。
 
    杨小槿说道:“我们确认了一下,那个冬负南和死掉的超凡者并没有什么往来,没有血缘、不是情侣、没有交集,原本我们以为他们是同盟,但后来被告知不是。”
 
    “而且这壁垒里前段时间出现了几起比较奇怪的杀人事件,被害者都是血液被吸干了,变成了干尸。我们现在觉得,那个叫做冬负南的超凡者是嫌疑人之一,而且骆馨雨看到了战斗的全过程,她分析后总感觉冬负南救另外一个超凡者的动机……可能纯粹是躲在一边想尝尝超凡者的血,只不过战斗经验不够丰富,玩砸了。说白了,就是一个新手。”
 
    这一刻任小粟从杨小槿的话语里得到了巨大的信息量。
 
    首先冬负南有可能是在演戏,而且是多起杀人案的凶手。
 
    其次杨小槿他们在壁垒里的人极有可能身居要职,不然她们不可能得到如此清晰详实的情报。
 
    “那个冬负南现在就在我们店铺里,”任小粟平静说道。
 
    “那你还不赶紧回去?”杨小槿皱眉道:“我可以让骆馨雨送你回去。”
 
    “不用,”任小粟淡定道:“她被我们绑起来了。”
 
    “……”杨小槿静静的看着任小粟,她想了半天说道:“她是个超凡者。”
 
    “没事,还有另一个超凡者守着她,”任小粟解释道。
 
    “陈无敌?”杨小槿问道:“我知道他,他在113壁垒精神病院还挺有名的。但你不担心他守不住吗,万一威胁到你家人的安全怎么办。”
 
    任小粟淡定道:“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家里人的安全,而是怕陈无敌把她给捶死了。”
 
    毕竟,捶死可就完不成任务了……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