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催眠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你们有没有觉得少了点什么?”任小粟吃晚饭的时候问道。
 
    “好像是少了点什么,”王富贵抹了抹嘴。
 
    颜六元说道:“少了罗岚来讨好冬负南的声音……”
 
    今天晚上很反常,这几天差不多一天要往店铺跑三趟的罗岚,竟然一次都没来。
 
    任小粟顿时意识到,罗岚他们打算洗劫第四精神病院的行动,不会就在今晚吧?
 
    他问道:“你们知道第四精神病院在哪里不?”
 
    “怎么了,”小玉姐诧异道:“前天的时候六元让我去买了一张109壁垒地图,我去找找,上面应该能找到第四精神病院吧。”
 
    任小粟看向颜六元,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未雨绸缪了。
 
    “我就是觉得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到一个地方先看看地图总没有错,”颜六元说道。
 
    这大概是颜六元跟着任小粟耳濡目染出来的习惯,任小粟在荒野上也是这样,先观察环境,一定要先了解环境才有机会生存。
 
    六个人趴在桌子那么大的壁垒地图上找着,王富贵忽然说道:“找到了,距离咱们大概十多公里。”
 
    任小粟心说这壁垒真的太大了啊,随便一个地方的距离就十多公里,这还算是很近的地方了。
 
    他跟陈无敌和颜六元交代道:“看好那个冬负南,千万小心别让她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话音刚落,任小粟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把颜六元拉到一旁小声说道:“没有什么危险,不要许愿。”
 
    “嗯,”颜六元乖巧点头,但其实两个人都明白,该许的愿,还是会许。
 
    说完,任小粟便出门了。
 
    ……
 
    夜色降临,平日里壁垒的夜晚是热闹的,居民们会结伴到街上的茶馆来,那个时候整条街道似乎都能听到麻将搓在一起的哗啦哗啦声响。
 
    有钱一点的居民还可以去吃火锅,红红的锅底放入新鲜的菜与肉,看起来就特别诱人。
 
    这年头,能在饭店吃饭是一个很有面子的事情,如果一个人常去饭店,那说明他一定是壁垒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公园里的大妈们还在跳着广场舞,丝毫不畏冬季的严寒,而一些歌舞厅里,早就聚满了孤单的单身男女。
 
    当黑夜彻底笼罩,人群渐渐散去。
 
    第四精神病院外面的一个窨井盖忽然被人从内向外推开,紧接着,竟然从里面钻出三十个荷枪实弹的作战人员,还有胖子罗岚。
 
    这些人的枪械上都装好了消音器,而且脸上都画上了迷彩,准备异常充分。
 
    不知道庆缜何时开始对109壁垒布局的,竟是已经将整个109壁垒的地下系统给摸的一清二楚,恐怕李氏财团都想不到这地下到底还藏了多少人,或者还藏着什么东西。
 
    唐周在简易的通讯设备里说道:“三个小组,分别渗透。”
 
    说完,这支完整的作战班组便迅速分成了三队,朝着第四精神病院包围过去。
 
    这第四精神病院里的安保足有一百多人,他们只有三十多人却毫无惧色。在他们看来,这里的安保不过是一些私人部队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罗岚就大摇大摆的跟在他们后面,亲眼看着这三支作战小队犹如三柄锐利的黑色匕首,捅进了第四精神病院。
 
    这精神病院里的安保遇到庆氏财团的作战人员,顷刻间便被土崩瓦解。
 
    随着队伍继续前进,这支作战班组终于在精神病院的主楼外汇合,唐周低声说道:“不要恋战,找到2号白鼠立刻撤退,除2号白鼠以外的所有目标一律击毙。”
 
    按照情报显示,2号白鼠应该将于今晚执行解剖手术,这就是他们选择在今晚突袭的原因,不能再等了。
 
    这第四精神病院里只有两个超凡者,但1号根据情报太过危险,所以罗岚选择放弃。
 
    一行人一路朝着楼上突破,整个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都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杀进来,要知道这时候壁垒里还是很太平的,虽然出了火种公司那档子事情,但火种公司的人员已经被驱逐了啊。
 
    罗岚在作战班组身后笑道:“不用留情面,这些拿同类做小白鼠的人,有一个杀一个绝对不冤枉。”
 
    此时罗岚的神态中有种异样的神采,好战,亢奋。
 
    很多人习惯性的以为他只是个没用的私生子,大家对他最多的称呼是“庆缜的哥哥”,但113壁垒的人,还有庆缜与他手下的士兵都很清楚,罗岚从来都不是个怂货。
 
    光是罗岚主导的小范围战争,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有些人觉得,这罗岚骨子流淌着与他弟弟一样疯狂的血液。
 
    经过资料室的时候,罗岚走进去找到1号白鼠的研究资料,其中还有三盘厚重的老式录像带。
 
    他慢条斯理的将录像带放入资料室的录像机里,然后打开了电视。
 
    这录像带里是三段录像,只见一个面目白皙清秀的年轻人坐在审讯室里,而他对面则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年轻人忽然说道:“你看到‘我’去哪了吗?”
 
    “我问你,你看到‘我’去哪了吗?”
 
    “啥?你别光张嘴不说话。”
 
    “喂,那个人,你看到‘我’去哪了吗?”
 
    医生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年轻人的头慢慢低了下去:“哦……不好意思,‘我’找不到了。”
 
    年轻人孤独的坐在那里垂着脑袋,连自己都找不到了。
 
    罗岚站在电视机前默不作声,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那个年轻人就像是坐在全世界的边缘角落里,被别人遗忘,被自己遗忘,直至一无所有。
 
    这才是真正的孤独。
 
    ……
 
    第二段受诊记录里,医院的催眠师在尝试着给年轻人催眠,这个时候的年轻人看上去已经正常多了。
 
    医生对年轻人说道:“闭上眼睛……放松……试着想象你沿着一条隧道向前走去,世界渐渐陷入黑暗……”
 
    “那是你熟悉的隧道,你向右边的隧道跑去,那里的尽头有光,当你抵达光的位置……就会抵达你最想去的地方,听我数3……”
 
    “……2……”
 
    “……1……”
 
    结果这时候年轻人睁开眼睛,医生惊诧:“你怎么睁眼了。”
 
    年轻人笑着说道:“我跑错方向了。”
 
    ……
 
    第三段受诊记录里,依然是催眠的过程。
 
    这次医生对年轻人说道:“闭眼……放松……试想你躺在海水中,温暖的海水包裹着你,当你沉入海面的时候可以尽情呼吸,当你落入海底的时候,将会抵达你想去的地方,听我数3……”
 
    “2……”
 
    “1……”
 
    然而异变突生,这次,医生竟然睡着了!
 
    而年轻人则面带微笑。
 
    ……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