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死胡同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小胡同只有三人多宽,而且是个死胡同。
 
    任小粟在胡同的尽头打量着这两个归属于凌晨的超凡者,说实话他还没有正经和其他超凡者交过手,所以任小粟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在超凡者里的水平到底怎么样。
 
    所以,打过才能知道。
 
    任小粟从来都不是胆怯的人,如果胆怯,也没法在荒野里生存那么久。
 
    既然不能抛下问题一走了之,那就把制造问题的人给杀了,这就是荒野的逻辑。
 
    那两名超凡者相视一眼便同时出手朝任小粟开枪射击,今晚的计划已经失败了一半,如果再失败的话他们两个恐怕也要面对被销毁的命运。
 
    胡同两旁都是青灰色的砖石墙壁,任小粟没有躲避射击的空间,但只是一瞬间,宫殿内的黑影便已经分离出来,出现在任小粟的面前。
 
    任小粟与影子的位置在一条直线上完全重合,一枚枚子弹击打在影子上都像是打入了深海,根本无法造成穿透伤害。
 
    只是那一枚枚子弹打在影子身上,便如同打在了任小粟的身上,他皱着眉头忍受着疼痛。
 
    那痛觉不停的在四肢百骸里蔓延开来,但越是疼痛,任小粟便越是清醒。
 
    两名凌晨的超凡者似乎没想到任小粟的能力竟是召唤影子,他们之前围猎过来就是想要抓到许显楚,庆氏财团通缉许显楚的事情,以及许显楚的样貌、能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这才导致火种公司对许显楚的兴趣大增。
 
    刚才他们以为被罗岚追捕的那个人是许显楚,但没想到,面前这个才是!
 
    他们冷笑着将手枪丢弃在地上,并各自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刀,捕猎超凡者这种事情,他们最擅长了。
 
    忽然间任小粟看到其中一人摘下了自己黑色的皮手套,那手套之内的手掌,竟是一只黑色的爪子。
 
    这还是人类吗?难道这就是基因编辑?
 
    凌晨的成员笑道:“勇气可嘉。”
 
    任小粟看着这两名超凡者默不作声,他只是抬手在虚空中仿佛握住了什么似的,猛力一拔!
 
    瞬间,那两名超凡者竟然看到任小粟从空气中抽出了一柄神秘的黑刀,这是什么能力?两人皱起眉头来,他们还从没见过哪个超凡者竟然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
 
    “你为何有两种能力,”一个凌晨的汉子皱眉问道。
 
    任小粟笑道:“不是两种,是三种。”
 
    说话间,任小粟手腕旁边忽然开启了一个小小的暗影之门,只见任小粟提刀朝着暗影之门内捅去。
 
    噗嗤一声,那说话的汉子怔怔的看着自己胸口冒出的刀尖,以及流淌出来的血液……
 
    这特么是个什么阴损能力?!
 
    竟然能当面在背后捅刀子!
 
    凌晨仅剩的成员顿时愣住了,这一幕完全出乎意料,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边竟如同儿戏般的减员了两人!
 
    下一刻影子便犹如一列火车般凶猛的朝着他冲去,只见这凌晨仅剩的超凡者忽然跳跃而起,他竟是要直接越过影子来杀任小粟!
 
    可是还没等他从影子头顶越过,这名超凡者便看到地面上的影子也一跃而起,他一脚朝影子踹去,可影子毫无畏惧的硬生生扛着这一脚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钻心的疼痛从这名超凡者脚踝处传来,席卷着他尚且清醒的意识,那影子如铁钳般的手掌像是要直接将他脚踝捏碎似的。
 
    咔嚓一声,他惊恐中发现自己的脚踝竟然真的被捏碎了!
 
    要知道他们的骨骼与肌肉强度比大多数超凡者都要强上许多,寻常战斗中他们才是最皮糙肉厚的一方,可现在形势忽然逆转!
 
    那如同鬼魅般的影子能够直接挡住子弹也就算了,竟然还能徒手捏碎他的脚踝,这得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而原本还在小心警惕的任小粟也愣住了,这么弱?!
 
    影子在捏碎对方脚踝之后并未停顿,它扯着对方破碎的脚踝将对方狠狠的拉了下来,双方在空中不停扭打,彼此的动作都快到拉出残影,那强大的动能仿佛能让空气都燃烧爆裂。
 
    影子与凌晨的超凡者拳拳都捶在了对方的身上,可那超凡者忽然发现,自己被捶的吐血时,对方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这顷刻间他连使用自己能力的机会都没有。
 
    当双方落地的那一刻,影子率先双脚沾地,只见它毫无停歇的顿时双脚发力将那名超凡者抓在手中朝胡同的墙壁贯去,那墙壁轰隆一声竟是被砸的龟裂开来。
 
    墙壁上的裂痕,犹如蛛网般恐怖,而那名超凡者在墙体中,就像是一副被挂上去的画!
 
    还没等他醒过神来,却见影子骤然小撤一步,整个影子的躯体弯腰弓步,等它再次发力时便如炮弹般以肩部为施力点,狠狠撞在了那名超凡者的胸口。
 
    超凡者的胸腹迅速塌陷下去,可见这一撞之力有多么的恐怖!
 
    任小粟刚准备松一口气,可是忽然间他身后的空气如水面一般波动起来。
 
    他豁然回头看去,隐约间任小粟发现那竟是一个超凡者正提刀朝任小粟挥来,原来凌晨来的不止四人,竟是还有一人依靠自己的超凡能力躲在暗处。
 
    “还有完没完了,”任小粟冷声道。
 
    他的腰部肌肉突然拧紧,整个人仿佛有一条轴似的反身挥刀。
 
    钢铁般的意志在空气中轰鸣,这刹那之间没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除了任小粟自己。
 
    的一声,凌晨的超凡者惊愕的发现,他平时赖以战斗的刀在那柄神秘黑刀面前犹如纸片一般应声而断。
 
    紧接着他便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胳膊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断裂的胳膊处犹如有一个泵似的,将他的血液一点点抽离喷射出去!
 
    原本半透明的身体顿时在空气中显露出来,无处遁形!
 
    黑刀的锐利程度早在任小粟斩杀实验体的时候就得到了印证,那座脑海中神秘宫殿赠予他的东西,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
 
    紧接着任小粟腿上骤然发力,他整个人向前以巨大的压迫感冲撞过去,还没等对方回过神来,任小粟就已经手持黑刀将地面上的敌人硬生生的钉死在了胡同尽头的砖石上!
 
    任小粟把黑刀从墙与尸体中抽了出来,那具尸体因为没了支撑,于是歪倒在了地上。
 
    此时胡同内像是被血染过一般,任小粟默默的站立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凌晨的人……好像也不怎么样。
 
    正所谓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竟是几个二百五。
 
    这么弱的超凡者,也不知道一开始有什么好瑟的。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