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礼尚往来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当任小粟与那两名军官战斗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对方手背的血管亮起银色的毫光,正常人的血管从外部看去应该是青色的,然而那一刻明显是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在对方体内奔腾,以至于光芒自内向外透射了出来。
 
  那时候任小粟就在猜测会不会是纳米机器人,而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只见那两名军官身体里的银色光辉犹如溪流汇聚成河,在他们的皮肤表面越聚越多,任小粟谨慎的一点点靠近过去,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获取这个未知的力量。
 
  对于未知,他向来是小心谨慎的。
 
  “刚说完封建迷信不可信,这自己就用上了,会不会有点不合适?”任小粟有点牙疼。
 
  之前在军营里体检的时候,他便发现那些纳米机器人被人操控着试图连接他的精神意志,而现在没人操控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却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东西有着天然的掌控力。
 
  纳米机器人是没有意识的,机器就是机器,早先纳米机器人始终无法投入军用,正是因为它们个体太小,无法加载过于复杂的程序。
 
  当接驳神经元技术突破之后,人脑就是它们的处理器,而纳米机器人只是执行终端罢了,俗话说,它们只是纯粹的工具。
 
  但纳米机器人在使用前需要匹配DNA,每个人的DNA就像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密码,来匹配自己的纳米机器人。
 
  它们将通过权限判定来决定是否处于可操作的状态,进行匹配过的纳米机器人,就像是上了密码的保险箱,没有那个密码的话只能停止工作,并拒绝陌生意识访问。
 
  所以两名军官彼此无法操控对方的纳米机器人,别人也同样不可以。
 
  但是当任小粟的精神意志接触到它们的时候,起初他只是感觉那些纳米机器人全都处于“呆滞”状态,似乎有什么隔阂在拒绝他接触这些纳米机器人似的。
 
  然而当他的精神意志扫过去之后,宫殿的那台打字机突然打出一行行小字。
 
  “重新加载程序……”
 
  “恢复出厂设置……”
 
  “清除联机程序……”
 
  “匹配成功。”
 
  然后……任小粟就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掌控这些小东西了。
 
  只见那银色的河流顺着雪地朝他流了过来,最终顺着腿部汇聚到了他的手中,这两名军官体内提取出来的纳米机器人合起来也只有拳头大小罢了。
 
  难怪这么弱,原来身体里的纳米机器人才这么点?
 
  在纳米机器人失去主人之后,它们重新开放了自己的端口等待重新匹配,一般情况下这需要被送回原厂才可以处理,但宫殿直接越过了所有的步骤,通过那重新开放的端口,帮任小粟把这些纳米机器人给刷机了。
 
  如果没有重新开放的端口,宫殿估摸着也做不到这个。
 
  银色的液态金属球在任小粟掌心来回变换着奇怪的形态,转瞬间,竟是在任小粟手掌外表覆盖成一副金属的拳套,可它们接驳神经元之后就犹如身体的一部分似的,根本不让人感觉到有什么别扭。
 
  他一拳捶向越野车的车体,却见车体上的钢铁发出嘎吱声响后便塌陷崩坏,而任小粟手上这纳米拳套却屁事也没有。
 
  以前罗岚说起纳米机器人的时候,任小粟真的有点不屑一顾,但现在他稍微有点改观了。
 
  这要是弄一身纳米机器人当体外甲,是不是以后就不用拿影子挡子弹了啊?毕竟挺疼的。
 
  当然,现在也只是改观一点而已,具体好使不好使,任小粟觉得自己得多弄点李氏子弟来提取更多的纳米机器人,才能知道了……
 
  两个李氏子弟消失在外出巡查的路上,这种事情肯定会有人来调查的吧,也不知道来调查的人身上有没有纳米机器人?
 
  任小粟指挥着影子把两具尸体放到车里,一起扛着朝他记忆中的湖泊走去,毁尸灭迹这种事情必须干的仔细一点,不然下次没人来送纳米机器人了怎么办。
 
  杀人的时候他就没有用刀,怕留下血迹,现在则更加小心了,生怕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任小粟带着影子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老许,你说他们这体内的纳米机器人会不会有多有少?”
 
  “同步协调率有高低,那能控制的纳米机器人数量肯定也有区别吧?”
 
  “你说下次来的人会不会更强一点?那也挺好的,说不定身上的纳米机器人更多……”
 
  “你还有点腼腆呢,咋不说话呢……”
 
  人家都说细节决定成败,所以为了不暴露身份,任小粟决定直接把影子改名为老许……
 
  在把车辆扔进湖泊之前,任小粟把两名军官的制服也给扒下来扔进了收纳空间里,万一以后有用呢?这可是李氏财团的上校军装啊。
 
  等他把车辆装满石头扔入湖泊中后,便回到了哨所,学生们见他回来便凑上来问道:“班长,怎么样了?”
 
  “搞定,”任小粟言简意赅的回答道:“都回去睡觉吧,明儿还得早起呢。”
 
  就在此时,任小粟看到远处山巅处伫立着狼王,他想了想便朝着山里走去。
 
  其实任小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很想跟狼王交流交流,走在山间小路上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时候与狼相处,反倒比与人相处更加轻松一些。
 
  没走多远,任小粟便看到狼王从一条山脊上缓步走了下来,原本就是想来找狼王聊聊的,结果见到狼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方就平静的看着他,任小粟寻思着一年半前对方还追着他在荒野里满地跑呢……
 
  他忽然想起学生说的要礼尚往来,任小粟开口打破僵局:“那个……你看你都送我一只兔子一头羊了,我要不要也送你点什么?”
 
  狼王没有说话,但任小粟能感觉到它的肌肉正在慢慢放松,这意味着狼王也在慢慢的放下戒备。
 
  任小粟见对方没回应,便试探道:“你也不会说话,那我给你几个礼物的选项?你看你老孤零零的跑山上,王都是孤独的我能理解,那要不我把昆山狼王送给你吧,让他陪你聊聊天,你俩都是狼王,说不定能有共同语言……”
 
  不知道为何,某一瞬间任小粟总觉得这狼王好像能听懂他说话!
 
  因为当他说起昆山狼王的时候,对方一脸的嫌弃,他都怀疑这狼脸是怎么做出这表情的!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