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陈无敌的变通能力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经过这几天狼王的一通折腾,任小粟怀疑狼群在两个月之后族群会再次扩大不少……
 
  今天狼群狩猎的时候,他就发现这狼群出动时数量少了好多,搞不好少的都是母狼。
 
  按照以往的规律,母狼怀孕到生崽,大概是63天左右,对于人类来说这个时间太快了,也不知道这些狼群蜕变进化后这个自然周期会不会也有所改变。
 
  他循着狼群留下的痕迹往山里找去,任小粟判断狼窝应该不会距离哨所太远,因为那天晚上听到的狼嚎声似乎很近。
 
  结果并没有走多远,狼王忽然出现在山路的尽头,挡住了任小粟的去路。
 
  任小粟总觉得,这狼王好像也出来寻找自己的。
 
  只听狼王低低的呜咽了一声,任小粟沉思了半晌:“你是来让我帮你给同伴治伤的吗?”
 
  在荒野里野兽捕猎是非常谨慎的,因为它们可能因为一点小伤就感染而死,细菌病菌这种东西就算是再强大的物种也很难抵抗,事实早就证明这世界上最顽强的生物之一就是细菌了。
 
  世界经过多少次毁灭与重生,有些细菌却偏偏每次都能幸存。
 
  当任小粟问完,却见狼王竟然点了点头。
 
  任小粟拿出黑药来:“这个能治伤的,我知道你族群里有同伴受伤了,我可以帮你给它们治治。”
 
  狼王疑惑的表情好像在说:这玩意还能治伤?!
 
  刚才任小粟就在想,人类可以直接拿手指去抹药,狼怎么办?狼一般治伤就靠舔啊。
 
  那它们要是靠舔来涂抹黑药,这一舔不就坏事了吗……
 
  此时狼王似乎犹豫了一下,便转身带任小粟往山里走去。
 
  来到一处背风的山谷里,任小粟看到几十头小狼崽子在草地上打滚,它们也不怕任小粟,以前在逃亡路上大家就见过了,只是狼崽子如今更多了一些。
 
  看来这一路上,狼群也没闲着。
 
  当然任小粟也能理解,毕竟现在狼群的食物那么好找,也没法看书打牌啥的,没有其他娱乐活动了。
 
  狼群见到任小粟来了便纷纷给他让路,任小粟在狼群之中穿行着也是心惊肉跳的,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恐惧继续往前走去。
 
  只能说他这是艺高人胆大了,换成别人真不敢这么深入狼窝,当初在集镇上就他能靠打猎过得好好的,不是没有原因的。
 
  往里走去,任小粟便看到六七头狼正倒在地上喘息着,它们附近则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子弹穿透它们的肌肉虽然无法造成致命伤,但长时间的伤痛与流血,会将它们慢慢拉入深渊。
 
  任小粟看了一眼身旁的狼王说道:“我得先把它们伤口里的子弹取出来才行,肯定很疼,你得给它们交代好了别咬我……”
 
  狼王甩了甩脑袋:赶紧的!
 
  任小粟蹲在一头受伤的公狼身边,他从收纳空间里取出一把小钳子来,这时候也不用讲究什么消不消毒了,反正狼群也不知道消毒是啥。
 
  说实话这活他也是头一次干,任小粟一边把小钳子往伤口里探,一边观察着身边那头狼的反应,以免对方疼的时候乱咬人。
 
  结果让任小粟吃惊的是,这狼眼瞅着都疼的翻白眼了,却连哼都没哼一声。
 
  “狼中好汉啊,”任小粟感慨道,此时他已经用钳子探到了子弹的位置,这子弹比他想象中打入的位置还要浅一些,说明这些野狼的肌肉强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
 
  当啷一声,任小粟把夹出来的子弹扔到了旁边的石头上,紧接着便随意涂抹点黑药到伤口上就算完事了。
 
  抹上黑药的一瞬间,任小粟便察觉到对方因为疼痛而颤抖的肌肉开始慢慢放松了。
 
  这一刻,狼王看任小粟手里黑药的眼神就变了!
 
  等任小粟给七头狼治好伤,已经是满头大汗,这时他也放下了对狼群的恐惧,任小粟一边擦汗一边大大咧咧说道:“等伤好了记得给我们再送点猎物啊,我们计划着把肉卖去壁垒里面呢,多赚点钱我们也能过个好年,小玉姐和六元该添新衣服了……”
 
  狼王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也没搭理任小粟,一人一狼就这么往狼窝外面走去。
 
  任小粟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如此随意的出入狼窝,要知道几个月前他还拿狼群当假想敌来着。
 
  “行了,不用送了,”任小粟往外面走着:“记着让它们不要吃辛辣,不要吃葱姜蒜……”
 
  说到这里任小粟忽然顿住了,他望着山野间的雪景感慨,自己这是职业病犯了啊,狼吃个屁的辛辣啊。
 
  就当了没几天医生,竟然还有了职业病……
 
  话说以前他在113壁垒外的集镇时还是全集镇唯一的一个医生,听起来就像是“全村人的希望”一样。
 
  结果这当着当着,竟然成兽医了……
 
  “不过有伤的狼还是尽量少吃羊肉,要遵医嘱知道吗,”说完,任小粟深吸一口气回头看着狼王说道:“记得多送点屁股上长绿毛的那种山鸡,那玩意比羊肉好吃,香!”
 
  狼王已经不太想听这碎嘴选手说什么了,扭头就回了狼窝。
 
  任小粟回去的路上觉得,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啊,比在壁垒里遭人白眼强多了。
 
  然而就在快要回到哨所的时候,任小粟忽然听到哨所里的动静不对,这时候所有人应该都睡了啊,怎么还有那么大的火光。
 
  他过去一看,便见到所有人围在篝火旁边烤着肉吃,而一个老人则坐在人群里,花白的头发分外突兀。
 
  老者见到任小粟来了便笑道:“你就是任小粟吧,他们说你去拉肚子了,看你这拉肚子的时间可不短啊。”
 
  之前任小粟就跟陈无敌交代的是,如果出现意外情况,那陈无敌可以权衡着随机应变,说他出去拉肚子了,尽量不要起冲突。
 
  现在看样子,陈无敌竟然还算变通的不错,任小粟喊陈无敌过来:“我‘拉肚子’多久了?”
 
  陈无敌掰指头算了算:“六个小时。”
 
  任小粟:“……”
 
  任小粟愣了半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又问陈无敌来问道:“这是谁?”
 
  陈无敌想了想说道:“土地老儿!”
 
  任小粟觉得自己真是糊涂了,这种正经事怎么能问陈无敌……
 
  此时李清正见他站在那里不动,便赶紧过来拉他坐下,这个过程里李清正小声嘀咕道:“李氏的人,也是来调查那两个军官失踪事件的,我们都没提白天狼群的事情,你可不要乱说啊。”
 
  任小粟轻微的挑挑眉毛,一个老人竟然敢独自来这里调查案件?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