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为陈无敌出头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中午,大家找了一处背风坡进行短暂的修整,大家背着的馒头已经被冻得又冷又硬,但是没办法,荒野上就这个条件了。
 
  按照私人部队的士兵们所说,有馒头吃就很不错了。
 
  吃干粮的时候,有人忽然抱怨道:“都这鬼天气了,竟然还让继续前进,太没人性了吧!”
 
  “那你能有什么办法,”一名士兵咬了一口冻硬的馒头:“要不是昨天晚上拿了点馒头,今天保准饿死在路上,这天气不吃东西根本走不动。”
 
  “嘿嘿,你还别说,看到刘泰宇现在这个下场,我还挺解气呢,”有人说道:“咱们被克扣的军饷,肯定都是落入刘泰宇那小子的腰包了。”
 
  “我就觉得不过瘾,之前神机营的军官怎么没把他一脚踢死算了,”一名士兵忿忿说道。
 
  “这里距离最近的滩头山还有几十公里,再往北还有凤仪和双龙山,雪下的这么大,得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有人绝望道:“而且第一连那群孙子还开始监督我们了,想跑都没地方跑。”
 
  “拉倒吧,”一人说道:“跑?这天气一个人走进山里,想痛痛快快的死都需要勇气,跟着大部队还有活路,当了逃兵必死无疑。”
 
  “我给你们支个招,”有人低笑起来:“等会儿再上路的时候你们就假装晕倒,只要你们一晕倒,那个叫陈无敌的傻子就会来扛你了,能少走不少路呢!”
 
  结果刚说完这句话,他就觉得背后一凉,身上本来就已经很冷了,结果这一刻他冷的直想打哆嗦!
 
  可是他回头一看,什么都没看见啊!
 
  奇了怪了,什么情况?
 
  任小粟这边正悄悄给陈无敌和学生们切腊肉呢,他忽然发现陈无敌表情沮丧了起来:“怎么了无敌?”
 
  陈无敌小声说道:“师父,我顺风耳的本领恢复了。”
 
  任小粟愣了一下:“无敌,齐天大圣是不会顺风耳的……”
 
  陈无敌解释道:“现在这个版本的齐天大圣会。”
 
  “嗯……”任小粟点点头,行吧你自己的版本你说了算,说实话到现在任小粟都不知道陈无敌到底是哪个版本的了。
 
  能给自己打补丁真是了不起……
 
  “师父,”陈无敌心情沮丧道:“我不想帮他们了。”
 
  “怎么了?”任小粟好奇道:“你听到什么了?”
 
  “他们说,等会儿重新上路之后要假装晕倒,这样一来叫做陈无敌的傻子就会把他们扛起来走了,”陈无敌说道。
 
  这话说完任小粟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谁说的?”
 
  陈无敌没说是谁:“说出来师父你就要杀人了。”
 
  “杀点人算什么,”任小粟冷笑道。
 
  “师父,”陈无敌说道:“我只是不明白,这世上有些人,怎么会这么恶。”
 
  “恶人自有恶人磨,”任小粟阴翳的看着周围的私人部队士兵,这几天以来,他还是头一次这么想杀人。
 
  下午重新上路的时候任小粟在队伍里面走着也不说话,忽然间竟是同时有五个人倒在了地上,任小粟慢慢走到这些人身旁,他似不经意间踩在了一个人的手背上,那人疼的一抖,却始终假装昏迷没有睁眼。
 
  任小粟笑着对李清正说道:“给我拿跟绳子来,之前咱们行军背包里有。”
 
  “好,”李清正也不知道任小粟要着绳子干嘛,但还是果断给任小粟取来了。
 
  只见任小粟将这地上五人的小腿一一捆在了绳子上,然后硬生生在雪地上拖着他们往前走!
 
  这地上有人见情况不对想要赶紧爬起来说自己清醒了,结果刚爬起来,却见任小粟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这人当场便咳出一口血来!
 
  任小粟站在雪地里,所有人都回头看向他的背影,空气里鼓荡的雪花在他身周盘旋,杀意盎然。
 
  他平静说道:“我允许你起来了吗?”
 
  说完,地上有人起身吼道:“这样要被他拖死在雪地里了,咱们跟他拼了!”
 
  然而他们刚要起身,却被任小粟一一重新踹回了雪里,这些人只感觉那只踹到他们胸口上的脚硬如钢铁,而旁观的人甚至都没怎么看清任小粟动作到底有多快,只感觉可能是雪太大了,让大家眼有点花。
 
  任小粟回头对其他人咧嘴笑道:“你们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的路,自己走,听明白了吗?”
 
  陈无敌在雪地里呆呆的看着任小粟:“师父……”
 
  那山野中的少年身影迎着风雪,正对他笑道:“师父帮你出出气。”
 
  却见任小粟用绳子在雪地里拖着身后五人前行,李清正凑上来:“我帮你一起拖。”
 
  姜无的那八名学生也过来了:“班长,我们帮你拖。”
 
  这一瞬间,队伍里竟没人敢开口替那五人求情,知情的人知道,恐怕是这五人想要故意占陈无敌便宜的事情被任小粟知道了。
 
  有时候,就有这么一些人哪怕在千万人群之中也会如同鹤立鸡群一般显眼,之前任小粟并未显露过什么,所以大家只以为他是个普通的少年。
 
  可是这一刻,这少年骨子里的那种狠劲儿,让所有人害怕了。
 
  他们知道,任小粟这是打算在雪地里把那五人给活生生拖死了!
 
  队伍最前面的神机营军官看着这一幕有些发呆:“都说特侦司狠人多,之前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另一名神机营军官喃喃道:“等仗打完了和其他人汇合之后,咱得给战友们都说说千万别惹特侦司,特侦司的人手段都极其残忍……”
 
  其实以前任小粟嘴上是并不承认这师徒关系的,毕竟他也没教过陈无敌什么,拜师过程也非常的莫名其妙。
 
  但任小粟打心底里还是挺喜欢陈无敌叫自己师父的,陈无敌就像是一块干净的水晶,纯粹而没有杂质,谁不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呢?
 
  所以,任小粟在心里早就承认这段师徒关系了。
 
  但今天,任小粟也不是非要替陈无敌出这个头。
 
  他只是想帮陈无敌守住那最后的一束光。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