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我没得选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当力量犹如火山口下的岩浆开始翻涌时,那一切坠入火山口的生灵都将被赤红色的火焰融化殆尽。
 
    人类对力量的渴望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不然李氏也不会创造出纳米机器人这样的东西投入军用。
 
    任小粟感受着自己身体内那股汹涌的火焰,他提刀向前一步跨去,纳米战士带着愕然的表情眼睁睁看他从身旁掠过,他们想要举起纳米佩刀朝任小粟劈砍,可此时的速度碾压让他们一个个就像是被人按了‘慢放’一般。
 
    那黑刀从一名纳米机器人的胸口横切过去,他挡在胸前的刀被切出了整齐又平滑的断面,而后身体也分崩离析。
 
    一名纳米战士因躲避不及,被任小粟连同着外覆式装甲撞在了身上,他感觉自己的胸腔正在塌陷,血液因被挤压而无处可去,只能在身体里的血管断裂处积压。
 
    十多名纳米战士在任小粟身周包围,一柄纳米刀砍在了他背后,却只能将外覆式装甲砍出一条裂痕,甚至都不能伤及任小粟的皮肤。
 
    那外覆式装甲的裂痕处向外翻卷着,狰狞恐怖。
 
    这一瞬间纳米战士们才忽然发现,原来纳米机器人应该这么用!
 
    当任小粟强大的身体素质与外覆式装甲结合在一起时,就像真正的攻城机械一样,横冲直撞,令人生畏。
 
    有纳米战士开始害怕了,他不知道怎么才能战胜面前这台厚重而又强力的机器,心中被无力感布满!
 
    他捡起地上的枪械,怒吼着开始向帐篷里疯狂扫射,仿佛这样就能消除他心中的恐惧。
 
    但下一秒这吼声便戛然而止,任小粟手里的黑刀扎入了他的胸口,血液快速填充进他的肺泡,在里面形成血沫。
 
    任小粟慢慢将黑刀抽了出来:“无敌,你那边怎么样。”
 
    陈无敌把金箍棒扛在肩上:“搞定!”
 
    直到这时任小粟才将外覆式装甲退去,黑刀也收入了宫殿,他看向旁边的一片狼藉,这帐篷竟是还没有塌掉。
 
    只不过情况似乎不太好,任小粟看向地上趴着的“战友们”,有些在刚刚纳米战士扫射时便中枪死了,有些还在抱头痛哭。
 
    但任小粟并不在意他们怎样,而是朝李清正、王宇驰他们望去:“伤到了吗?”
 
    任小粟皱眉发现王宇驰腿上有血迹,好几个学生都是,李清正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王宇驰满脸都是汗水:“被枪打中腿了,骨头可能断了,班长你看看其他人,他们好像也有受伤的。”
 
    任小粟统计了一下,受伤的学生有5人,而且受的伤都不算轻,需要先处理留在身体里的弹头才行。
 
    “这里不能再呆了,”任小粟说道:“我们趁着现在正打仗往外逃,抢一辆卡车,先回一趟108壁垒!”
 
    这次危机让任小粟意识到,已经有人能够将诸多事件联系在一起了,他继续在李氏呆着只会更危险。
 
    任小粟对陈无敌说道:“你把受伤的抱出去,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
 
    李清正自觉的帮忙把伤员扶了出去,等其他人都出去后,任小粟一一扭断了其他‘战友们’的脖子,这些人知道的太多了不能留着。
 
    他将自己收纳空间里的锅碗瓢盆、铲子、锤子之类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只留下了黄金和食物,然后将那些纳米战士身上的纳米机器人给全都装了进去。
 
    做完这些,任小粟才走出帐篷,与其他人一起扛着伤员往外面走去。
 
    313阵地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庆氏炮火猛烈到难以想象,没人注意他们,即便来往的其他作战序列也只以为他们是从前线退下来的伤员。
 
    “那边有辆车!”任小粟低声说道:“司机还在车上,抢车!”
 
    这里已经距离313阵地入口很近了,只要抢车就能立刻冲出去,这种混乱的时候没人会发现他们的行踪。
 
    然而就在此时,一队奇怪的士兵从阵地外面跑步进来,任小粟心中泛起怪异的感觉,这群士兵动作太整齐了,而且眼神中好像没有什么感情。
 
    这是一个满编营,足有五百人!
 
    任小粟低下头,试图带着陈无敌他们与这支队伍擦肩而过,可是那队伍最前方的军官忽然喊住他们:“你们是哪个作战序列的?”
 
    声音机械而又平静,李清正立刻凑上去解释道:“我们是第七步兵团的,受伤退下来,正准备去医疗所。”
 
    那军官看了任小粟他们一眼,继续说道:“带我去英雄营所在阵地。”
 
    任小粟拳头忽然握紧,这些人竟然又是冲着他来的?!
 
    怎么办,对方如果真如任小粟猜想的那样,是500名纳米战士,那任小粟和陈无敌就算是神仙也打不过吧。
 
    而且在这开阔地,打起来的话太引人注目了!
 
    正在任小粟紧急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却听李清正笑道:“行,我带你们去。”
 
    任小粟愣了一下,然后便看到李清正回头对他苦涩的笑道:“你们赶紧去医疗所吧别耽误了治伤,我把长官们带去英雄营阵地就与你们汇合。”
 
    任小粟怔怔道:“你……”
 
    “我什么我,”李清正笑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行了你们去吧。”
 
    说着,李清正便忽然转身,毅然朝英雄营所在的高地上走去,没再回头。
 
    真正的战争与生活都是如此,来不及说什么很壮烈的话,也来不及煽情,意外随时发生,然后带走你熟悉的人和熟悉的笑容。
 
    任小粟决然转身朝卡车走去:“谁都不许回头。”
 
    王宇驰挣扎道:“班长……”
 
    任小粟压低了声音怒吼:“我说了我不是好人!我那束光早就他吗的没了!”
 
    王宇驰他们一时间语塞,甚至不知道任小粟说的那束光是什么。
 
    只有陈无敌听懂了,他记得下午的时候师父说:如果我有选择,其实我也想当个心里有光的人,可我没得选。
 
    不是我不想选,是生活从来没给过我这个选项,我看到的选项只有两个,一边是生,一边是死。
 
    这就是废土。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