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壁垒破灭

所属目录:第一序列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颜六元问道。
 
    这段时间他们身处壁垒,也没有太多获取前线消息的渠道,整个壁垒都处于一个非常闭塞的状态,收音机里的广播停了,报纸上也绝口不提战争。
 
    只是颜六元忽然发现隔壁换了人,平常隔壁的男女主人都会在早上7点的时候出门上班,结果今天没有,这引起了颜六元的警惕。
 
    不是他过于多心,而是他们现在身处的这个环境,必须要注意一切“异常”。
 
    但任小粟现在没时间解释了,纳米战士已经发出了求援的信号,传说中的那支神秘部队恐怕很快就会赶到这里,他对颜六元招招手:“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此时卡车就停在路边,院子里没人多说一句废话,而且早就准备好了行李,仿佛料到随时都要离开似的。
 
    任小粟跳上车问道:“制衣厂在什么位置?”
 
    “西边,”王宇驰喊道。
 
    “那就往东开!”
 
    李清正一脚油门踩下去,卡车轰鸣着往东飞驰,通常壁垒里不会有人把车开这么快,所以当卡车经过时很多行人都忍不住侧目看过来。
 
    有人小声嘀咕道:“赶着去投胎吗?”
 
    说完,他便像往常下班一样往家里走去,心里还惦记着晚上是不是多买点米,家里这两天煮粥都快看不见米粒了。
 
    在车上的时候,任小粟给颜六元再次匹配了一堆纳米机器人,王富贵抱着一个大背包问道:“小粟啊,这是怎么了?”
 
    “这壁垒里快打起来了,咱们得赶紧走,”任小粟说道:“你们最近过的怎么样?”
 
    “还好还好,很多人家都断粮了,他们也没什么存款,所以食物价格一涨他们就买不起了,咱家的钱倒还充裕,”王富贵乐呵呵笑道:“咱们这次去哪?”
 
    进入壁垒的流民里,恐怕也就王富贵他们过的最自在了,有钱。
 
    只是不知道为啥,王富贵感觉自己都习惯四处奔波了,在这乱世里为了活下去,好像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逃亡。
 
    但这么逃下去总会疲倦,有时候王富贵都想问问任小粟,要不咱们找个山野住下算了,也免得掺和这外面的纷纷扰扰。
 
    小玉姐则是先仔细打量着任小粟,确认他身上没有伤了才放下心来:“你们在前线打仗遇到过危险吗?”
 
    陈无敌乐呵呵道:“小玉姐,我师父就是‘危险’,我们去哪,哪的人就很危险……”
 
    小玉姐眉开眼笑起来:“你们没事就行。”
 
    在小玉姐的认知里,任小粟他们没事就行,其他人有事没事跟她关系不大,这是流民最朴素的逻辑,管好自己。
 
    然而就在此时,壁垒里某处忽然传来惊天的爆炸声,紧接着巨大的黑烟冲天而起,像是哪里着了大火一样。
 
    任小粟看了一眼车斗外面,也不知道是杨氏还是李神坛部队干的?现在他都没法确认动手的人是谁。
 
    街道上的壁垒居民们全都驻足眺望,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战争带来的灾祸,恐怕大部分人都以为这是哪里的锅炉或者变压器炸了而已。
 
    在壁垒人的世界里,虽然现在是战争,但108壁垒却没有遭受过战火的波及,只是粮食价格涨了而已。
 
    平日里广播不提前线战况,报纸也不提前线战况,壁垒人还以为战争不会蔓延到他们这里呢。
 
    可紧接着响起的是枪声,直到这一刻壁垒人才慌了起来,这是战争到来了吗?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呢,只见南方天空竟有拖着长尾的导弹朝壁垒飞来,那细长的导弹在天空中快速飞行着,一路朝东边飞去。
 
    当它开始快速坠落时,壁垒东方再次传来轰鸣声,那正是任小粟他们要走的方向,只见壁垒墙壁上开始出现裂痕,大量的硝烟卷上天空,竟是有人从外面直接用炮火轰击壁垒的城墙!
 
    一定是李神坛的部队了,任小粟没想到李神坛竟是打算连这108壁垒一起毁掉。
 
    类似这一幕场景在很多地方都上演着,壁垒人赖以生存的墙壁开始遭遇热武器的攻击,任小粟默数着,这攻击城墙的炮火声大概来自三个不同的方向。
 
    下一刻,东面的城墙忽然开始崩解,一块块硕大的壁垒碎片开始向下坠落,街上的壁垒人全都朝那边看去,眼神里只有惊骇与麻木。
 
    这麻木不是因为他们不关心这城墙,而是当刺激太巨大时,他们的神经已经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都朝那碎裂的城墙看去,街道上的人们就像是一尊尊被石化的雕塑,有些人在屋里透过窗户朝外面看去,屋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墙壁是壁垒人赖以生存的保护圈,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与信仰,他们大部分人出生就在壁垒里,在他们的眼里,世界就是有一圈围墙的。
 
    他们生活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娶妻生子终老,大部分壁垒人甚至没思考过如果这墙塌了会如何。
 
    当墙壁塌掉的那一刻,他们固有的世界观与人生观,也塌了。
 
    任小粟在卡车上大吼道:“就朝东边开,城墙塌了正好方便我们逃出去,难怪李神坛只控制了一支作战旅就敢进攻壁垒,他特么控制的是导弹部队!”
 
    不过东方缺口已经打开,这也升了任小粟还得炸开壁垒大门的步骤。
 
    可是当车辆往东边驶去的时候,任小粟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东边的百姓正在往他们这个方向逃离!
 
    “不对不对,总感觉漏了什么似的,”任小粟觉得就算壁垒塌了,这些人也不应该逃这么远!
 
    可是他们距离东边还有很远,任小粟根本看不到这人群后面发生了什么。
 
    东边!东边有什么?
 
    任小粟忽然对李清正怒吼:“调头调头!草,我把实验体给忘了,这么大的乱子,它们怎么可能会缺席!”
 
    正如任小粟所料,实验体早就蛰伏在壁垒周围伺机而动了,而现在人类内乱,就是它们最好的机会。


上一篇:
第一序列目录: 第一序列
下一篇: